找到标题 第70页
02览:212 今日报选读:现在你能回家了,蒂凡那! 作者:李客星
主题:今日报选读:现在你能回家了,蒂凡那!
作者:李客星 3:44pm 09/12/2005

现在你能回家了,蒂凡那!

星期五 2005 年 12 月 9 日

林彼得(海峡时报前总编辑)

    在我的朋友蒂凡那能回家, 现在他已经过世了。

    并不说他不能早些回来,而是他选择不这么做。

    1985年蒂凡那辞去共和国总统职务后,和李光耀资政结下不解的心结。在那之前,自1959,他们曾经是为独立事业并肩奋战的同志。蒂凡那把李先生视为政治偶像和知己,后续的发展,导致由爱生恨,蒂凡那后来把李先生谑称为‘雷云酋长’。

    凡那领导工会的时候——即使听说当年的总理并不特别喜欢劳工运动——还是有办法经常把微笑和成功带给工作伙伴。

    第一次遇见他,他还是全国职工总会 (NTUC) 的秘书长,我则是新加坡全国记者协会(SNUJ)的新手执委。

    1963年代号‘冷藏行动’的大围剿,把大批资深的记者协会领袖逮捕起来,剩下一批饱受惊吓的新闻从业员,我们决定向全国职总求援。当时我们认为需要全国职总的资源和专长来争取更好的工作待遇和环境。

    些记者同侪认为,参加全国职总会使我们党派分明。他们协会的信条,就是要在全国职总和新加坡工人联合会(SATU)之间的殊死战保持中立。

    加坡工人联合会(SATU)是一个脱离自人民行动党的组织,政治上追随社会主义阵线。全国职总则倾向人民行动党。

    虽不关心政治,却被人耳语言传是个秘密的亲共分子。当我们提出协会在加盟之后,不必追随全国职总的政治理念时,马上受到冷淡对待。奈尔先生答应接见我,我那个空前的但书也夹杂在申请里,他竟然接受。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他告诉身边的高层官员说:“那个彼得·林,我一点也不觉得特出。”

    年他一定觉得这些新闻记者太幼稚,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议程,无论如何,他还是不让机会错过,即时地伸出援手。

    凡那后来和我成为好友。有一次,他告诉我一个令他心痛的故事。某次,他到香格里拉酒店出席一个宴会,抵达目的地下德士之前,德士司机开口问他:“你就是蒂凡那同志?听说你已经被招安了。”

    他在马来西亚国会拥有席位并且在新加坡的全国职总担任要职时,他雇有一个保镳。 别人劝他买一辆坚硬和有力的汽车代步,他选择了富豪(Volvo)汽车。 当工会同志和工人陆续问他为什么要驾辆 " 资本家汽车 " 时,他倍感压力。

    间是1969年11月,他通过现代化的研讨,引领劳工运动向前迈进。以全国职总的名誉登高一呼,促成劳资政三方的和谐共存的现实,并让工人和工会走出‘穷亲戚’的既定看法。

    天的职总合作社是新加坡最富有的机构之一。工会在很高尚、好玩的地方开宴会。许多工人也消费得起昂贵的汽车。然而, 在新加坡,我们仍然面对贫富不均的课题, 使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职工运动是否真的独立和有效?我的好友蒂凡那如果还活着和住在新加坡的话,相信会对这个议题滔滔不绝。

    因为他的仓皇辞去总统,和多年来是否是个‘酒鬼’、‘没有退休金’等等的困扰,他已经多年没有回家了。

    多人投入不懈的努力让蒂凡那夫妇能快乐地回家。如果这些争取成功的话,那么—多年来的心结就得以解开,可是每在关键时刻,总有莫名的力量作梗而无法达成。

    凡那的遗体将在这个的周末在加拿大火化。较后,他的家人打算把他的骨灰领回新加坡安置。

    快回家了,蒂凡那!你不只是马六甲出世的新加坡之子,你也是我们共和国的创办者。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9/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