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2览:388 早报娱乐新闻:明义法师:凡事尽力而为就好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娱乐新闻:明义法师:凡事尽力而为就好
作者:费言 11:53am 06/01/2006

回应: 早报娱乐新闻:电视艺人是马戏团艺人? 作者: 费言 11:45am 06/01/2006

明义法师:
  凡事尽力而为就好
  回应郑秀珍“马戏团”之说

---------------------------------------------------------------------------------------------------------------


● 洪铭铧

  针对郑秀珍受伤后发表的言论,明义法师接受本报访问时回应说,演出是因人而异的,好比有些人常运动,演出时较胜任,而少运动的人,忽然要他跑步自然会累。他说他从来没有对内容提出要求,凡事尽力而为就好。

  他说:“我自己都做不到100分,我怎么要求别人做到90分?”

  对于自己做的项目一年比一年难,会否把观众的胃口养大,他说他的演出并非随观众起舞,“不是观众要我跳我就跳”,而是“凭爱心去做个人范围内可以做的事”。

  “我不是冒险家,不会挑战完一座山又再去挑战另一座更高的山。”

  他说两年前他演出“冰封22分钟”,身体浸入冰块里表演耐寒功力,事前也是问遍医生,确保不会伤害身体后才付诸行动。

  记者问他会不会责怪郑秀珍说这些话,明义法师说:“不会不会,我们还是很关心她,希望她多休息。”他重申,几年前他就说过,只要艺人表演时尽了力,演出就算成功了,至于筹得多少款项,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这次的挑战更大

  这边厢艺人们为义演彩排受伤之时,那边厢仁慈医院主席明义法师前晚也把表演难度提高,他挑战66层楼280米高的共和大厦(Republic Plaza),绕着楼顶外墙走一回。

  明义法师受访时坦承,这次的挑战比过往难度更大,三年前《仁》第一次举办,他从45层楼180米高的新达城滑行而下,一鸣惊人,看得观众惊心动魄,他也因此被媒体封为“狮城蜘蛛侠”。

  这回,位于莱佛士坊对面的共和大厦的顶楼外墙,搭建了由一节节木梁组合而成、总长22公尺的走道。明义法师在前10公尺双木梁可以两脚并行,到后面12公尺的单木梁,就得单脚前行。悬空走道离建筑物外墙超过1公尺,明义法师双手碰不到墙面,必须靠身体平衡感,跨过一节节悬空的木梁,不过他身上系着钢索,做足防护措施。

  明义法师在11点半上楼,系钢索就系了半小时多,才开始踏步彩排,又半个多小时后才下楼来,他说一切很好,但因两边没有把手,大风一吹,木梁摇晃来,增加不少难度。

  他说,通常他都只彩排一两次就上阵,今年不例外。

相信公众的眼睛雪亮

  《仁》将于1月8日晚上7时30分通过U频道现场直播。在KPMG调查报告揭露旧NKF的管理疏失问题后,明义法师听到有些人表示已放弃支持慈善事业,他担心观众捐款不踊跃,但他也相信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心里有数,他会尽力把表演做好,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这个为仁慈医院筹款的义演。

  电话捐款已开放,5元捐款热线是:1900-112-8888,15元是1900-112-8889,30元以上热线是:6746-1110。

郑秀珍“马戏团”之说,参与义演的艺人回应

观众胃口被养大

单靠歌舞难募款?

  郑秀珍此次在《仁心慈爱照万千》参与的项目可谓伤兵累累,先是陈汉玮因痛风退出,接着章缜翔在拍摄电视剧《星闪闪》时被詹金泉打断鼻梁骨也告假,最后由曹国辉和沈炜竣顶替,而李心钰也曾在彩排时滑倒无法动弹而当场送医。不过据说她将照旧上阵。

  目前这个项目只有许美珍、谢韵仪和唐育书属原班人马。许美珍认为这个项目有魔咒,因为她参与过许多演出,从来没见过有那么多人退出过一个项目。

  郑秀珍希望自己的一番告白,可以激发其他人有话直说。郑秀珍说:“艺人受伤在慈善义演中是常事,而人们开始觉得这也没什么。我想这是不对的,如果只有一个人谈论,那是没用的。应该有更多人出来讲话。”

  根据本报跟多名艺人的访问,多数人表示,他们在同意郑秀珍有言论自由的同时,对慈善节目该不该有惊险演出则见仁见智。

曹国辉:艺人就是卖艺的

  和郑秀珍表演同个项目的曹国辉不正面回答马戏团之说,不过坦言:“艺人就是卖艺的。”他说,艺人主要是配合节目运作,要考量到表演项目能不能筹到钱的压力,如果筹不到钱,责任担当不起。

  去年也参与过约五场义演的他,也曾想过是否有其他演出方式能更好地展现才华,但每次表演完惊险项目,看到筹到款额可观,就觉得做对了。

  他坦言因为个性问题,每次都毛遂自荐参加义演,但他自认聪明,每次彩排前会先暖身,因为不想像一些艺人彩排到来不慎受伤前功尽弃,反而难受。

钟琴:观众要求艺人够诚意

  钟琴同意郑秀珍的演出有难度,尤其是如果郑本身不常做这类活动,做起来难度更大。她说,郑秀珍敢于大胆表达自己的看法是好的,但她认为观众有很多种,有些看你唱歌跳舞就肯捐钱,有些非要看到你付出诚意不会有行动,所以是否该做惊险表演,还是见仁见智。

翁清海:

为艺人多投保

  也是惊险项目常客的翁清海说,问题不是该不该有惊险项目,而是该选对艺人来做对的项目。

  他说,一般义演项目都难不倒他,如果他做不到,项目就会取消,因为无人能代替。不过他觉得不该拿自己跟其他人相比,因为他是武术国手出身,身体素质较一般人好。

  他之前参与义演受伤,刚动了右脚膝盖韧带手术,错过了最近两场义演,但全年也参与了三四场。他认为除了本身的素质,艺人也须靠毅力和意志完成挑战,不过他提醒:“当旁人都在游说、鼓励你去完成时,你要知道自己做得到还是做不到。一般艺人吃亏在他们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所以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极限,等到知道的时候,也许已经发生意外了。

  对于受伤,他倒是无怨无悔,因为“我是个好动的人,我去打球或练武也会受伤。”

  对于惊险演出,他认为观众这些年来已经被养大胃口了,单靠唱歌跳舞,一连几场下来,他怀疑观众还会踊跃捐款。

  他建议艺人可多做一些耗费体力但没有危险的项目,比如跑马拉松,因为观众如果看到艺人有付出努力,就会感觉到诚意,就会愿意捐款。

  另外,他希望电视台为艺人多投保。现在的数额还不够吗?“多多益善嘛!”

艺人受伤,有苦难言

  看来,这的确是见仁见智的话题,就像许美珍与谢韵仪做同一个舞蹈项目,也各有看法。许美珍说这是她做过最高难度的挑战,谢韵仪则说更难的她都做过了。

  只有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艺人说,他支持郑秀珍的说法,要求公司不要在假借慈善名堂,要求艺人做那么多高难度的表演。他曾经参与过筹款义演,目睹艺人受伤有苦难言。他说,义演可以替公司赚钱,艺人不能表态不支持,当然公司不会强迫艺人去做他不能做的挑战,但有时意外难免还是会发生,他很惊讶郑秀珍敢那么大胆说出真心话。

  记者昨天尝试联络郑秀珍的助理,对方一直没有回电,不知是否已接到封口令。另外,至截稿为止,本报仍无法联络上《仁》的制作人林培琴,发表对此事的看法。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6/01/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