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2览:018 早报选读:韩山元——谨防集体失忆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韩山元——谨防集体失忆
作者:李客星 09:41am 29/12/2005

谨防集体失忆

● 韩山元

  关于NKF的调查报告公布之后,人们最容易做的一件事是责骂,最难做的一件事是反思。旧NKF的高层领导犯了那么多不该犯的错误,当然该骂,然而,仅仅是骂能解决问题吗?

  人们是不是应该扪心自问: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我自己有没有犯错?我没有一点责任?旧NKF出了那么大、那么多的问题,难道全是杜莱一个人的错?

  卫生部长许文远给我们树了一个榜样:坦言自己及卫生部太大意,太过信任杜莱,强调要从NKF事件中吸取经验教训。许文远的表态给我们的印象是:在NKF事件中政府该负的责任,要一分不减地负起来,哪怕那是十分痛苦的事。

  现在的问题已不是政府该不该负一些责任,而是该负多少责任?这点,民间是有不同看法的。再者,犯了严重错误的人又该如何向公众交代,这个问题还远远没有解决,因为有一些人到现在还坚称自己没有错。所以,现在NKF问题只是告一个段落,并非剧终,也不能闭幕。

杜莱一人制造不出光芒

  其实,旧NKF那令人不敢、不愿正视的耀眼光芒,仅靠杜莱一个人是制造不出来的,那些帮杜莱与旧NKF制造光芒的个人与机构,都应该认真地反省,总结经验,否则,下次还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之所以要提这个问题,是由于健忘是人类的通病,几个人忘了同一件重大事情或惨痛教训,影响还不大,怕的是一大群人,甚至是全民一起忘了同一件大事,忘了惨痛的教训,这叫“集体失忆”,其影响就十分恶劣。

  大家还记得多年前某大福利机构花巨款办豪华慰劳会,给筹款人送厚礼的事吗?那次事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舆论一片谴责之声。几年之后,旧NKF的做法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为何大家却能接受?那不是集体失忆又是什么?

  当旧NKF用惊险、煽情的手法在电视上筹款时,报上不是没有批评,有人写文章指出,那种做法是“用非慈善的方式为慈善事业筹款”,是不可取的。但是主办单位听得进去吗?新传媒对此难道没有一点责任吗?

忘了当时的意见

  现在一些有关的机构与个人似乎都选择失忆又失语,好像旧NKF的错误都跟他们无关。

  今年5月,一个由总理公署(公共服务署)常任秘书林素芬领导的公益机构理事会在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表明,该理事会在最近呈交财政部的报告书中,不再建议公开公益机构首席执行员的薪金。

  据说是接受一些公益机构的要求才作出这样的决定,那些公益机构的理由是,如果公布高层人员的薪酬,他们担心聘请不到人才。

  当时,《联合早报》就有评论文章表示异议。才不过6个月,人们好像都忘了有这回事。现在,有关当局已建议,公益机构应该公开高层人员的薪酬。

  这种集体失忆如果形成病态(或者叫常态吧),那么,我很怀疑我们会认真吸取NKF事件的经验教训。

  事实摆在眼前,好多在报上发表的看来是“小人物”的意见,后来却证明是正确的。我们的老祖宗早有教导: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何况小人物未必愚,他只是权力不大、地位不高而已。

·作者是退休的新闻工作者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9/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