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1览:192 网文选读: 谁来问责官员?(二) 作者:费言
主题:网文选读: 谁来问责官员?(二)
作者:费言 8:32pm 28/12/2005

回应: 网文选读: 谁来问责官员?(一) 作者: 费言 8:30pm 28/12/2005

问责的主体是民众

官员问责,官员成了问责的主体,上级问责下级,中央问责地方,几次大的官员问责事件,最后都要由中央派人介入调查,并且宣布结论和措施,这种由上至下的问责固然有它高效率的一面,但是,依然无法排除它受制于上级和中央的视野局限的不足,以及所带来的事后追究的弊端。

官员问责制最早出自于西方,人们在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某个国家出现了重大的事故,执政党一般都有阁僚出面辞职,严重的情况政府甚至要集体辞职,以承担责任,这就是所谓的承担政治责任。我们一般所说的官员问责,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即官员并非由于他直接造成的问题而去职,由此可以看出,官员问责与所谓的责任政府 (responsible government)原则是密切相关的,它不仅要求政府考虑人民的利益,追求人民的福祉,而且要求政府对人民解释、说明其决策的目的、依据及结果;人民可以经由大众媒体或其他途径对政府施政提出批评,政府必须对人民反应强烈的意见作出说明,解释其接纳或不接纳人们批评的理由;政府施政的结果需接受人民的评估,以体现对人民负责的精神。

官员问责制有四个层面:一是道义上的责任,向受害者和公众负责;二是承担政治责任,向执政党和政府负责;三是承担民主责任,向选民负责;四是承担法律责任,向相关法律法规负责。而解振华等官员的去职,首先承担的是道义和政治的责任。官员问责制并非不加责任判定的官员连坐,和向公共舆论作的简单政治交代。

因此,人们实际上应该思考的就是,谁来问责官员,即官员问责制的主体到底应该是谁,如何保障主体的权利。

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回答,在所有的政府大门口,我们都能够看到一个熟悉的称谓,一个由于太熟悉以致于我们都将它忽略的称谓,那就是“人民政府”。举凡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现代政府,皆是民选政府,也就是其权力来源于人民,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就是民众与政府的关系是一种委托——代理的关系,人民把治理国家、维护人民生命安全和社会秩序的权力委托给政府官员,即公务员,由他们代理民众去处理各种公共事务,由此可见,政府的权力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这一点,是没有疑义的,那么,民众也就理所应当成为问责政府的主体。如果权力的授予者没有对权力的监督权,那么这种授予也就成了剥夺,因此,官员问责是否能够真正常态化,而不是由风暴最后变成了过眼云烟,关键就要看民众是否真正成为官员问责制的主体,是否由民众起来问责官员。

那么,我们目前的官员问责是否能够真正保障民众的问责官员的权利呢?

知情权与公共舆论

问责的前提是知情,没有知情权的问责权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从宪政民主制度的角度讲,知情权是指公民接受、寻求和获取官方所掌握的情报信息的自由和权利。知情权能契合于现代社会并且其重要性日益突显的原因在于该权利之客体的“情报”、“信息”的巨大价值。公民是否占有以及占有信息的多少直接影响其参与管理国家和实现自身利益的程度。知情权的客体应当包括国家机关所掌握的一切关系到公民权利的利益、公民个人想了解或者应当让公民个人了解的各种信息。从内容上讲,知情权包括公民信息接受权和信息获取权;而后者更包括了不受公权力干涉以妨碍其请求权的权利,与要求政府机关公开有关信息的权利。而且当公民的信息获取权遭到不当否决时,有权请求法院给予救济的权利。

在当前公众获取信息的过程中,存在着诸多障碍。一些政府出于维护公共安全的考虑,经常有意隐瞒一些事情的真相,结果,非但没有起到维护稳定的作用,反而事与愿违。2003年的SARS流行期间,在病毒刚流行时,就有地方政府不顾专家的反对,一再宣布病毒已经被控制,结果是SARS的更大范围的蔓延。今年,吉林石化公司发生爆炸,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宣布城市停水4天,理由却是市政管网维修,结果,全市市民蜂拥抢购纯净水,一天之内,市政府只好再发通知,才把一个众所周知的原因告诉公众。

那么如何才能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呢?关键是要保障公共舆论的相对独立性,因为公众自己是不可能去主动获取各种资料的,主要还是要依靠各种媒体,既包括传统的大众传媒,也包括新兴的网络媒体。如果正式的媒体不能承担起向广大公众传达真实消息的功能,那么就会有非正式的媒体出来承担这一功能,这就是我们俗称的流言。流言的内容未必是错的,但是流言是无法纠错的,当公众通过流言获取信息时,其对政府施加的压力也是非理性的,此次,哈尔滨市一再流传无任何征兆的地震的谣言,政府虽然几经辟谣,也无济于事,公众盲目抢购物资,这与前述一度回避事实真相不能不说没有关联。

从官员问责走向问责官员,这中间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最终还是要走法制化的道路,只有一切于法有据,作为问责制主体的公众才能够清楚如何行使自己的权利,去监督政府官员的行为,作为问责制客体的官员同样也能够理性地预期在什么情况下,自己到了该向乌纱帽说拜拜的时候了,而不会产生委屈的沮丧之情。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8/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