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编选文章
03览:121 二丑卸责的闹剧 作者:李客星
主题:二丑卸责的闹剧
作者:李客星 2:05pm 26/12/2005

回应: 从集体梦游到集体行骗 作者: 费言 11:39am 25/12/2005

    02年香港才子陶杰写过一篇《高官卸责大悲剧》的短文,里头就是说“长沙纵火案”:

    1938年,日军攻陷岳阳,国民党军警奉令在湖南省省会长沙全城纵火,实行所谓的“焦土抗战”。由于是仓促行事,毫不知情的市民匆匆忙忙争相出逃,互相拥挤践踏,造成很多死伤,熊熊大火还烧掉了十几万间民房商店,损失极为惨重。惨剧发生后,一时间国内舆论哗然,令重庆当局极为被动。12月18日,蒋介石下令枪毙“长沙纵火案”的三个当事人:长沙警备司令酆悌、警备第二团团长和长沙市公安局长文重孚,借他们的人头以平息民愤。

    实,“长沙纵火案”的幕后指使者正是蒋介石本人。据台湾方面近年来公布的档案材料透露,当年12月12日上午9时,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接到蒋介石密电,令其派人将长沙城焚毁。张治中接到命令后,当即通知了酆悌,要他按密电令行事。而至于是什么人放了第一把火,就连酆悌本人也不清楚。结果是酆悌等三人成了替罪羊,酆悌死得尤其冤枉。据最新史料透露,蒋介石其实对酆悌早就心怀不满了,一年多前便有将他除掉之意。只是因抗日军兴,战事激烈,又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影响,才没有下手而已。“长沙纵火案”的发生,正好给蒋介石提供了一个动手的借口……

    时上位者‘引刀成一快’,不在主持正义,而在平息众怒,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今天,二丑们也要卸责了,他们的理由是:集体误导去相信谎言。不管以前他们靠在主子的身边,写过什么、做过什么,拦截了多少揭发贪墨的投稿,他们也是受害者——冤人又何苦为难冤人呢?:

  1. 连精明、有效的新加坡政府竟然也会‘遇人不淑’?关键处就在于政府对于慈善事业持有一个基本立场,这个基本立场是,把慈善当作民间化的事业,慈善事业的主动性应该来自民间;NKF作为一个慈善机构、非政府机构,而能够把慈善筹款做得有声有色,等于是为政府分薄了担子,因此政府对NKF是越来越器重,就在NKF丑闻爆发之前,政府还希望它扮演更大的角色,把这一盘‘生意’做得更大,也为癌症病人筹款。

  2. 背叛了信任、误导了政府、欺骗了民众,在数据陈列事实、报告摆明内幕后,不论是否曾经为NKF捐献点滴,大家都有资格和权力抨击这个冠以‘全国’的代表性机构的弊端。

  3. 人们对亮丽光环笼罩下的人曾经不吝赞誉,最后都发现竟被误导一场。

  4. 报章标题:余福金说:“我从不捐钱给NKF。……我喜欢支持那些我可以看到他们在采取哪些实际行动的团体。让我接管NKF,感觉有点造化弄人,感觉有如上帝和我开了个玩笑。”余福金以前收到NKF筹款信时原封不动就丢掉,也从不看NKF电视筹款节目。

  5. 仿佛被NKF前执行理事长杜莱误导,并不是太令人难堪的事了,经由媒体铺天盖地的披露、报道,原来你我都曾被一个极度聪明的慈善机构领导者所营造出来的气氛迷惑。我们甚至一度为自己无法完全信任他的种种说法,讨厌过自己不够坦然的心机。

  6. 当卫生部长许文远代表政府发表声明,说出他们也同样被误导的强烈不满时,老实说,我们稍微觉得好过一些。原来,那是一次长达好几年的监管机制被集体催眠的状态。

  7. 的确,在NKF事件中,我们是有预谋地被引导着去相信谎言的,甚至还凭借这些虚假的内容作出判断和决定,赌上道德支持的筹码。

  8. 人们有受骗的深刻感受,因为我们善良,也相信别人摆在台面上的善良。

  9. 慈善公益事业牵涉了大众利益,要合法律,也要合情理。事至如此,政府如不加以大力度整治,我们就只好寄望圣诞老人,把‘诚信’放到袜子里了。

    杰最后写道:蒋介石没有承担责任,七年后‘还都南京’,却成了‘民族救星’。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6/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台湾联合晚报 (附上内容) (转载) 7:56pm 27/1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