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1览:329 早报选读:吴俊刚——国家监管系统也须不时检修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吴俊刚——国家监管系统也须不时检修
作者:李客星 12:35pm 23/12/2005

国家监管系统也须不时检修

● 吴俊刚

  NKF丑闻牵扯的面大,涉及的人多,追究起权责的话,该负起大大小小咎责的也不在少数。然而,迄今为止,就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向公众深深一鞠躬道歉。也许,新加坡没有或者欠缺这种“道歉文化”。但是,因为没人道歉,也就愈加凸显有错的人不能勇于认错的现实。

  许多人似乎更加在乎急于为自己寻找一个可以当众宣示的被蒙骗或误导的理由。另一些人则因自己被耍了,深感羞怒,无地自容,也已经无暇他顾。而许文远部长坦言卫生部必须负起部分咎责,确实很有君子风度。古人说,“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蚀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最具反讽的是,有一个人是道歉了,然而这声道歉并不是为自己在NKF丑闻中的角色而说的,而是在KPMG的审计报告出炉后讲错了话。这个人就是旧NKF董事部主席杨坤达。他声称前名誉赞助人吴作栋夫人知道而且认可杜莱的薪水。在吴夫人公开表示她实不知情以及许文远部长公开声讨其可鄙行为后,据报道,他已经私下向吴夫人表示歉意。

  此刻吴夫人的感受,用句老话说,也许就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但是,名人支持慈善事业,自有其积极的意义,因此,希望大家不要因为一次被咬的经验就因噎废食。

  说实在话,如此大件事,即便是道歉能使一些公众人士感到心里凉快些,若没有断然的后续行动也是无济于事的。在采取后续行动方面,应该说,卫生部是做对了。这包括彻查和提控,整治NKF,加强监管体系。但在一场大地震后,要收拾残局,工作还有的是。现在,单单总结经验和教训,控制破坏,弥补创伤,看来就已够有关当局忙了。

  

不要被形象工程所蒙蔽

  正如许部长自己所说,从NKF丑闻,“政府吸取了一次惨痛的教训”。痛定思痛,最值得研究的问题是,为什么大家都会给耍了?虽然事前有种种迹象,大家却要嘛淡然处之,要嘛往好处想。许部长的答案是,也许大家都被一路来对NKF先入为主的正面看法给模糊了视线。我也同意这样的说法。

  NKF的成功形象所具备的迷惑力着实太大了。因此,应该吸取的第一个教训是,不要被表面的形象工程所蒙蔽。因为,如果一个人心术不正,居心不良,必然会设法制造一个美丽的外壳,搞一个成功的形象工程来掩饰他不可告人的动机。

  旧NKF的成功形象,甚至促使许文远部长本身授意它扩大业务,为儿童基金和癌症病人筹款。旧NKF这种井水犯河水的做法,其实在报章上也曾引起公众的质疑。有人曾提出这样的疑问:难道NKF这么做是得到有关当局的默许?而有关当局又是否为了鼓励慈善机构进行某种“竞争”而这么做?

  但在我印象中,这些疑虑并没有得到回应或解答。如果当时卫生部有注意到,或者选择回应而不是默然,那么,情况是否又会不一样呢?这当然只是个假设问题。最令人错愕的是,部长现在亲口承认,原来那是他亲自授意NKF做的。这确实是人们所始料不及的。我们因此不难想像,部长此刻心中的痛。也许,这也将成为他胸口永远的痛。

  值得研究的当然是为什么部长那一阵子会有那个念头?他的解释是希望民间力量成长。这当中也许正隐藏着另一个值得政府认真检讨的思维。是的,发挥民间的力量,减少政府或国家的医疗负担,这个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所谓欲速则不达,可不戒乎?

  

审计师要有道德勇气

  

  旧NKF的形象工程,不单使监管者的警觉性麻痹,也使专业的审计师看走了眼。他们登门审计,虽然看到了一些苗头,却也不疑有他,打上没什么大差错的报告。因此,应该吸取的第二个教训是,不要太过迷信一般的审计报告。因为,当一个人存心误导,必然会在审计师到来之前,做足各种防备工事,把真相一层又一层地用各种迷魂阵和烟幕包装起来,如果不抽丝剥茧,肯定会被误导。

  不错,审计是现代管理中一道重要的监管程序,但是,NKF的个案显示,单有审计未必就能及时发觉弊端,存心作弊的人,即使是在专业审计师眼皮底下,也是完全有办法蒙混过关的。我就听过一些大机构,为了应付某种定期审计,动员员工事前操练的事情。

  所以,让我们别太迷信审计了。但,从专业审计师的角度看,他们所须吸取的应该是另一种教训,那就是不能过于相信审计对象所提供的所有信息和资料,而且,要具有当审计师应有的追根究底的道德勇气。

  总结NKF事件,最大的教训也许是:行政大权绝不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有效的制衡、监督、监管环环相扣,缺一不行。从这里,我也要引申出个人最关切的一个课题,即历经两代政治领导人苦心孤诣经营累积的国家基业,现在到底有多大的保障?

  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古训早已有之,因此,我不以为这是过虑或杞人忧天,也不是危言耸听。惊天弊案可以发生在商界,可以发生在慈善界,在世界其他各地,也已发生在政界,或者说在国家的最高层面上。

  而发生这些重大弊案的地方,比如高铁弊案的台湾,更早一点的马可斯总统时期的菲律宾,正印证了上面那句老话。用现代话来说,打击贪污腐败,结果往往只是打死几只苍蝇,却纵容了各霸一方的老虎。

  今天,我们的国家基业雄厚,累积财富数以千亿元计,面对NKF丑闻,总结教训,我们岂可没有丝毫警惕之心?一个企业、团体、机构尚且需要良好的治理,国家的基业和财富,更需要严密的监管。这不是说我们现在有什么问题,而是说,我们必须防患于未然。

  像NKF这样的案件说明,监管系统不管多严密,也必须时时检查,更新,甚至大修。国家层面上的监管体系,尤其需要时刻不断的检修。

  作为一个法治国度,我想,维护国家基业也脱不了要仰仗严刑峻法。我们必须确保的是,窃钩者罚,窃国者诛,权位越高,权责就必须越大,窃国者诛,意思是在国家层面上贪赃枉法的人,必须受到最高的刑罚,这样才能产生足够的吓阻作用。

  当然,能有君子治国是根本的。但是,正如许文远部长所说的,“由于我们都是诚实、奉公守法的人,我们以为其他人也一样。”但事实证明,不能有这样的以为。在国家的层面上,如果我们也这样以为,有一天,不幸出现一个杜莱式的人物,那怎办?

·作者为《联合早报》评论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3/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