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3览:225 早报新闻:旧NKF管理弊病大揭秘 作者:蔡培强
主题:早报新闻:旧NKF管理弊病大揭秘
作者:蔡培强 1:42pm 20/12/2005

回应: 早报选读:欢迎NKF展现新气象 作者: 李客星 09:45am 02/12/2005

旧NKF管理弊病大揭秘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05-12-20)

  ● 蔡深江/洪艺菁

  KPMG调查报告揭露NKF旧管理层在监管方面出现重大疏失,NKF新管理层正寻求律师的意见,以判断过去的管理手法是否逾越法律规范,并决定是否对旧董事部成员和执委采取法律行动。

新董事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

  
NKF主席余福金(右二)、执行理事长吴志禄教授(右一)、KPMG会计事务所合伙人谭世才(左二)及KPMG的代表律师库玛拉瓦利一起召开记者会,公布KPMG进行了5个月的调查结果。(曾坤顺摄)  

  面对旧管理层的弊病,NKF主席余福金说,新董事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但底线是“不会花5元追讨回1元”,也就是说,他们不准备把公众善款用来同旧管理层打官司,否则将得不偿失。

  至于前执行理事长杜莱和旧管理层是否涉及任何不法或不正当的商业行为,则有待相关单位的调查结果。据知,商业事务局、贪污调查局、人力部、税务局、卫生部等单位已就个别项目介入调查,相信接下来将有进一步消息。

  昨天出炉的调查报告厚达332页,内容直指杜莱以及与他共事的执委在多方面没有符合财务监管原则,并有多处不排除出现可能图利的疑点。

  报告书也指其他监管机构如慈善总监、国家福利理事会和卫生部等机构没有及时行使监督权力。

  昨天NKF与受委托进行调查的会计事务所KPMG举行记者会,公布进行了5个月的调查报告结果。

  NKF执行理事长吴志禄教授向媒体汇报管理层对报告书的回应时,逐项解释新管理层过去5个月的“补洞”措施,大力加强了监管机制。

  40名审计人员耗费约1万个工作小时完成的报告显示,NKF旧管理机制明显出现疏漏,杜莱独揽大权,为所欲为。调查资料显示,他表面上婉拒加薪,实际上透过追算花红和年假等方式,所得的报酬远比原本拒绝的加薪数额更多。

  调查报告显示,旧管理层对外公开的数据欠缺透明、虚报病人数目、薪金管理不当、操弄筹款账目、签署对NKF不利的交易合约、没有规避利益冲突等。调查也发现,以杜莱等人的名义购买的数十张机票并没有使用,之后他们曾针对9张没有使用的机票作出退款要求,但NKF没有任何收到退款的纪录。

  审查小组发现,旧NKF在多项纪录上意图转移筹款活动的开销,并以其他筹款活动的款项为特定筹款活动的数目灌水,报大筹款数目以符合政府规定公共慈善机构必须把筹款开销定在收入的30%以内的目标。

  针对杜莱领取的薪金数目,余福金说,自己从没听说过有任何慈善团体提供这么优厚的报酬。他在记者会上也描述NKF职员昨天上午聆听管理层汇报调查内容时,一些员工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调查报告的附录文件显示,杜莱、前主席杨坤达、前名誉财政吕世山、执行委员蔡丽云和翁书莹通过律师发函逐点否认各项指责。然而,KPMG报告书也针对各项疑点,提出怀疑的基础。

  余福金在7月18日上任的第一天就委托KPMG对旧管理层进行调查,以调查旧董事部成员的疏失。新管理层希望公众看到过去监管不当的真相时,能认同新NKF的改革决心,继续支持NKF协助肾脏病人的善举。

监管机构未及时行使权力 NKF弊病四年前原可纠正

  NKF的内部管理弊端,其实早在四年前就可以纠正过来,可惜监管当局错失良机。

  昨天公布的KPMG审查报告指出,好些官方机构都有权力调查NKF的运作,不过他们都只管捐款税务回扣程序,在今年7月NKF和前执行理事长杜莱起诉新加坡报业控股和海峡时报记者龙丽娴诽谤的案件曝光前,各机构都没使用他们的职权来监督NKF是否有管理疏漏。

  调查显示,尽管国家福利理事会早在2001年就发现NKF把过多人力和物力用在筹款方面、善款的使用方法也值得怀疑,不过它却没有通知慈善总监,只撤销了NKF的公益机构(IPC)资格。

  但是,卫生部作为医疗慈善机构中央基金执行者,在2002年接管评定和批准NKF的免缴税捐款事项后,却一次过颁发为期三年的公益机构资格给NKF。

  调查小组指出,旧NKF长期在筹款方面的显著成就,也许是导致NKF没人管的主要因素。

  报告指出:“许多员工都对杜莱非常尊敬和忠心。筹款的成功、组织内的忠心,令董事部留下深刻印象,因此很容易忽略整个机构已迷失方向的迹象。监管机构也对NKF的成绩感到钦佩,觉得既然公众对NKF发出的信息如此感动,愿意捐出更多善款,这并没什么不妥。”

  报告指出:“在一个有权力、有魅力的执行理事长的领导下,旧管理层利用NKF的超凡筹款能力,把‘在最短时间内筹得最多款项’作为NKF的目标。当卫生部要求NKF为非肾脏病人筹款时,NKF早已迷失他们照顾肾脏病人的使命。”

  报告指出,总结整个调查结果,旧NKF最大的弊病是它“缺乏有意义的管理”。

  审查小组指出,虽然旧NKF经常对外声称NKF达到相等于大企业的专业水平,但事实并非如此。其内部管理乱成一团,根本没有一套有效的内部监管机制。

  原本应负起监管责任的董事部(Board),把权力完全下放给他们应该监管的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而执委会则完全信任杜莱,许多事项都由他全权决定。

  报告指出:“杜莱一人独揽大权,他和亲信们也随意使用权力。执委会的成立和下放权力给杜莱的过程,根本就是(杜莱)一种贪得无厌追求权力的表现。”

  虽然NKF的章程规定,所有超过10万元的开销必须先获得执委会批准,但许多委员受询时表示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杜莱做决定时,也经常先斩后奏,批准了一笔庞大开销后,才通知执委会。

  其中最显著的是和Forte系统公司签署的电脑软件开发项目。前执行委员蔡丽云是该公司董事之一。由于该项目货不对办,新NKF管理层接管后终止合约,这笔328万元款项只能就此注销。虽然旧NKF尝试设立一些内部审查、财务管理、员工薪金与福利等分管委员会,但是这些小组委员会却虚有其表,并无实权。

  NKF事件一些关键人物的身份也模糊不清,既是董事,又是执行委员,又是小组委员会的成员,被监督者同时也扮演着监督者的身份。

  NKF聘请的法定审计公司PwC只专注于完成财务报告,即使察觉管理上有什么不妥,也没有表态。PwC在今年11月24日辞去了NKF法定审计公司的工作。

  KPMG报告指出,如果各管制机构能在恰当时候采取必要做法,早就能制止问题的发生,但大家都错过了机会。

卫生部与税务局 将对审查报告表明看法

  卫生部和国内税务局将在两三天内联合召开记者会,表明他们对KPMG独立审查报告结果的看法。

  卫生部长的新闻秘书昨天向媒体表示,卫生部欢迎NKF公布调查报告,这和许文远部长较早前表明的立场是一致的。

  卫生部长许文远最近受访时指出,他曾对审查小组表示,在调查过程中,不必对卫生部手下留情,如果发现卫生部在监管方面也有疏忽,可照实说出来,让监察机构可以从中学习。他也不排除卫生部必须负起部分责任的可能性。

新管理层若仍不获支持 新NKF考虑改名

  如果公众仍无法对NKF旧管理层的行为释怀,拒绝支持新管理层,NKF甚至会考虑改名。

  主席余福金最近在NKF网站上,在NKF名字前面加了英文的“The New”(新)字,希望公众把新旧管理层的行为区分开来。

  他昨天在记者会上说:“我希望大家可以把我们视为一个新的机构,给我们一个机会。这是个过渡时期的作法,希望一两年后,大家对我们有更多了解,就可以不必加上这个‘新’字。不过,如果加个‘新’字还不管用,我们可能需要一个全新的品牌。但如果必须完全摒弃NKF这个有多年历史的名称,那将会很可惜。”

新CEO月薪将不超过1万9000元

  NKF新管理层希望以不超过1万9000元的月薪,聘请新的执行理事长(CEO)。

  NKF主席余福金透露,1万9000元的月薪已经把花红计算在内,这个数额将是顶限,如果有人愿意接受更低的筹款,他将求之不得。

  他说:“当然,仍会有人认为这个薪水过高,但我们必须把这个机构的庞大规模考虑在内。我们是按这类人才的市价来计算,而且已经压低了薪酬。”



创意网站

留言簿

蔡培强 20/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