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0页
02览:360 蒂凡那:《序·捕捉一个鞑靼人》(二) 作者:李客星
主题:蒂凡那:《序·捕捉一个鞑靼人》(二)
作者:李客星 10:28pm 14/12/2005

回应: 蒂凡那:《序·捕捉一个鞑靼人》 作者: 李客星 9:04pm 13/12/2005

‘个人,是社会的一部分’不过是吴作栋在李先生恶名昭彰的论调上稍作的修饰,他们把国民在社会发展所扮演的角色仅当做‘数字’。你要不是一个有用的‘数字’就必然是个无用的‘数字’,就像机械人一样,他们必先要‘程序化’,才功能性有用。所以你不必訝异新加坡的政治程序员如何在社会和遗传工程之上,加紧制造‘国家认同感’。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在这里复活啦。

个人与社会之间,如果一方为了寻求重大的利益而必须牺牲对方,是没有安宁日子好过的,这样的历史不辩自明。彼此需要,彼此互补和满足,而不是一方吞吃另一方,否则后果是令人痛心的。不改变的话,最终将是两败俱伤,导致物质和精神的衰亡。这个公式守恒,不管你说的是东方还是西方。虽然李光耀假借儒家思想来压抑怒气,不过对于一些不愿中伤历史来捞取政治利益的人来说,简直是对孔子的污辱。孔子的中心思想是‘仁’——以人为本,强调人格的建立,增进人文精神,不是毁灭人性。

树因其果实而著名。国家权威驾临个人之上的手法如出一辙,不外是在无脸、无相、无良心的祭坛上,奉‘集体’之名,宰杀个人。但那个发自‘铁喉’的声音让我认得就是某些掌权的政治精英。他们以集体的不容忍来践踏个人的权益。政治无赖藉骑上此专横的机器来碾碎任何企图阻挡的个人。萧添寿很不幸地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另一个是谢太宝,他的长期监禁常被人拿来和曼德拉相提并论。还有很多,不便提及他们的名字,他们要嘛被折翼,要嘛被贴上封口的禁条。

萧添寿终于度过考验。现在他身在国外成了自由人,他是把新加坡式的不经审讯逮捕和监禁记录成文字的第一人。这么做,他无疑是向新加坡人,甚至任何有良知的世人发出一个有用的讯息。不过他是冒着被伤口撒盐、如果踏入国门将再次被捕的代价换来的。无疑地,这是他敢于对抗摩洛神的再次加码。这是难得一见的勇气,特别是当对手是如此乖张和强大。

我可见证被放逐的残酷,无论什么原因,把自己从熟习的生活、文化、事业、朋友、亲人中连根拔起,是精神上极大的痛苦。作为2号的个人通不过考验,就必然被1号的社会所窒息。当我写下这篇序言,等于是破釜沉舟,告别我的挚爱。但是,为什么不呢?——遭放逐,没退休金可向人吹嘘,就为了正直也值得呀。

萧添寿要诉说的故事,是一些高位的政客,如何面目可憎、毛骨悚然地加害新加坡。历史将会控诉新加坡的显赫之星,现在的资政和执政党的秘书长,李光耀,如何以障眼法欺瞒大众,如果没有急剧的政治改革,将把这个国家带往不归路。

我可能错误,因为我相信折返点早已过去了。众人似乎都在政治沉睡里鼾声大作,除了偶尔把香口胶塞进地铁车门,搞搞小破坏之外,实在无法把那张空白的支票塞回给新加坡政府。

然而,我也注意到这是一个连专家都无法准确预测的时代。我常面对出乎意料,更何况萧添寿。也很难说李或者他的继承人不会面对始料不及的局面。戈巴契夫、齐奥塞斯库、昂纳克是明显的几个;暗流突然涌现——变天——动摇了整个苏联帝国和东欧,让所有地缘政治专家和罗马教皇都目瞪口呆。

有些人还是坚信能够让新加坡起死回生的,仍然是那批共和国培养出来的精英。有为数不少专业人士和公务员都知道,并愿意私底下承认(当然要小心隔墙有耳)——一度大肆吹嘘的‘新加坡实验’已经出了大错。在一些更私密的场合里,他们会毫不迟疑地指出,以新加坡在经济和教育方面的成就,在东南亚名列前茅,即便在亚洲也不过排名在日本之后,为什么不能有个较开明的胸襟,包容异己和批评呢?他们认为新加坡人有足够智慧照顾自己的利益,不会落入哗众取宠政客的所谓锦囊妙计和万应灵丹之中。

是的,人们会记得,少受教育的上一代如何聆听公开政治辩论之后,一次又一次回绝那些不知天高地厚喊口号的政治煽动家,这些政客不知道小岛国的发展顺序,完全没有天然资源的我们得依靠马来西亚的水源,以及在经济上依赖出口市场赚取温饱。最后,我们的父执辈也当然知道:高傲的权威主义--出自亚洲一个具活力和成功的经济体--来自独夫的强逼性修正和古怪的价值观,他就是李光耀。

但是,洞见是否能配上道德勇气和毅力投入行动?短期内还很难看得出来。不过随时光的流逝,我必须承认我越来越相信:折返点早过了。对于这位银发的显赫王族来说,有巨塔一般的治国成就。他是领导这支超级团队的超级领袖,成功带领一群高度合群和聪明的国人走过蛮荒和贫瘠的政治沙漠走向杰出成就和国际公认的国家。

今天那个超级团体的成员都逐渐凋零,在自我更新的名堂下,不再过问政事并交出权力的担子,只有李先生还在确保自己紧握实权。作为执政党的秘书长,他不止一次让他比别人更‘公平’,不管是选举内阁、或司法部的任罢全要听他的。对于老一辈政治领袖,李最擅长窝里斗。当他们直抒胸臆时,他强硬处理。早年,有一回他把我惹火了,我记得连想都没想就‘三字经’问候他。

现在,李没有同侪可对付了,转而对付那些他所任命的,那些无需奋斗,却靠着恩赐而来的下属。他们受高深教育,却没有人期待他们有勇气去回嘴越来越自以为是、无所不知的李老先生。加上那些俯首帖耳的面包上都涂上一层厚厚的牛油。轻轻把头低下,你就能够享有亚洲最高的生活水平;敢把头抬上来你就失去工作、失去住家,还有可能被内安局修理一番,就像咱们的萧添寿。(待续……)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4/1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