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7页
编选文章
03览:359 《弘一年表》的一点补充 作者:李客星
主题:《弘一年表》的一点补充
作者:李客星 1:37pm 01/10/2005

回应: 广洽也走宝 作者: 李客星 4:57pm 29/09/2005

《弘一大师年表》
一九三五年(民国二十四年)

  五十六岁。

  三月,在厦门万寿禅万寺作题为《净宗问辨》的讲演。是月,由广洽、传贯诸法师陪同,赴泉州开元寺,讲授《一梦漫言》而后去温陵养老院小住数日,适逢老人院有意修复古迹,大师遂为之题写“过化亭”横额,并为是院之叶青眼居书写一幅华严联句:“持戒到彼岸,说法度众生。”四月,于十一日傍晚,由传贯、广洽二法师陪同,乘船飘海赴惠安崇武净峰寺,一路上风浪颠簸。十二日晨改乘小舟抵净峰。十五日为当地僧众说戒。十六日赴崇武,住普莲斋堂。十七日为道友讲授三皈依、五戒。十八日为僧众讲授观世音菩萨灵感。十九日讲授净土法门,是日午后返回净峰。

  二十一日开始讲授《华严经·普贤行愿品》,至五月一日圆满结束。

……

  十月,一日于净峰寺作《菩萨戒受随纲要表》一文,后收入上海大藏经会一九五七年编印之《普慧藏》。下旬,决定离开净峰回泉州,临行前留下《净峰别菊占绝》一有:“我到为植种,我行花未开;岂无佳色在?留待后人来!”诗后并附小记:“乙亥四月,我来净峰,植菊盈畦,秋晚将归去,而菊花含蕊未放,口占一绝,聊以志别。”、二十二日,离净峰,至惠安县城,二十三日,上午在科峰寺讲授佛法,卜午回到泉州“温陵养老院”。

  十一月,十四日在承大芋作题为《参学处与应读的佛书》之讲演,而后又至惠安乡间讲经弘法,作《惠安弘法日记》。

  十二月,泉州承天寺请大师讲律,遂作名为《律学要略》之讲演。是月底生病,起初为“风湿性溃疡”,而后手足俱溃烂,伴以高烧,遂归泉州草庵养病,立遗嘱交传贯法师执行:“我命终前,请你在布帐外,助念佛号,但也不必常常念,命终后,不要翻动身体,把门锁上八小时,八小时后,万不可擦身、洗面。当时以随身所穿的衣服,外裹夹被,卷好,送到寺后山谷。三天后,有野兽来吃便好,否则,就地焚化,化后,再通知师友。但千万个可提早通知。我命终前后,诸事很简单,必须依言执行………

  是次为弘一大师一生中第二次大病。

一九三六年(民国二十五年)

  五十七岁。

  一月,病势有所好转,在正月初八日致信夏丐尊:“此次大病,为生平所未经过。虽极痛苦,幸佛法自慰,精神上尚能安也。其中有数日病势凶险,已濒于危,有诸善友为之诵经忏悔,乃转危为安。近十日来,饮食如常,热已退尽。惟外症不能速愈,故至今仍卧床不能履地,大约再经一二月乃能全愈也。”此后,大师在致仁开法师的信中又言及:“朽人初出家时,常读灵峰诸书,于‘不可轻举妄动,贻羞法’‘人之患在好为人师’等语,服膺不忘。岂料此次到南闽后,遂尔失足,妄踞师位,自命知律,轻评时弊,专说人非。大言不惭,罔知自省。去冬大病,实为良药。但病后精力乍盛,又复妄想冒充善知识。卒以障缘重重,遂即中止。至古浪后,境缘愈困,烦恼愈增。因以种种方便,努力对治。幸承三宝慈力加被,终获安稳。但经此风霜磨炼,遂得天良发现,生大惭愧。追念往非,噬脐无及。决定光将‘老法师、法帅、人帅、律师,等诸尊号,一概取销。以后誓不敢作冒牌交易。且退而修德,闭门思过。并拟将《南山三大部大部》重标点一次,誓以努力随分研习。……朽人当来居处,无有定所。犹如落叶,一”任业风飘泊可耳。”本信表现了弘一人帅严格自律门、勇于反省的可贵精神,以及献身佛法的坚定决心。

  二月,自泉州草庵移居厦门南普陀,经著名医生黄丙丁博士连续使用医药、电疗、注射等方法治疗,至五月初方全愈。黄医生因钦敬大帅之为人,拒收医药费“五六百金”,弘一大帅遂乎书《心经》一卷及数件字幅赠谢。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1/10/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