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7页
01览:322 早报选读:卢丽珊—官方与民间走宝的落差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卢丽珊—官方与民间走宝的落差
作者:李客星 11:03am 28/09/2005

回应: 没看法也没做法 作者: 李客星 1:37pm 26/09/2005

官方与民间走宝的落差

● 卢丽珊

  根据国家文物局的网站,本地一共有30多个博物馆及文化馆(Heritage Centre)。小小一个地方有那么多博物馆,其实很令人觉得了不起。然而,为什么“走宝”事件频仍、而且还会继续发生?  

  我猜测有两个可能性。第一是政府和民间对“宝”的定义有越来越大的分歧。

  据了解,本地很多收藏家都是年过60岁,他们的收藏可追溯至30年前,甚至更早。他们和官方机构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还有合作的机会,联手举办过很多展览。

私人收藏家和政府合作机会减少

  随着政府机构官员的年轻化,以及收藏家的年龄层老化,可能导致两者关系渐行渐远,私人收藏家和政府合作的机会就比过去减少了。

  政府经常倡导“劳资政”或者公共和私人机构合作的模式,在各个领域常有很好的效果。但在文化工作上,怎么会任由民间力量独自力撑,甚至允许它兀自凋零?

  第二个可能性是民俗文物反映的是新加坡早期草根性、以劳力为主的社会形态——它贫穷、落后,也可能不够光彩。

  如果民俗文化不符合国家定义的“宝”,有跨时代历史意义的航海家郑和够份量了吧?

  本报去年8月报道,新加坡国际郑和学会会长陈达生(69岁)捐赠10个郑和时期的古瓷大瓮给福建长乐航海纪念馆。他还将在马六甲独资创办郑和文化馆,文化馆将在今天配合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纪念会开幕。

  本报致电询问得知,文化馆耗资约800万新元,一半的展品是由他捐赠。

  我们不也是沸沸扬扬纪念郑和,请了英国前海军军官来办“1421展览”,又制造一个巨型龙牙门来吸引游客?有好东西为什么不先把它留在新加坡?

  他表示早已向有关当局提出建议书,但是却不得要领。 

  在保留古建筑、古迹和增加博物馆和文化中心的数量上,政府机构确实下了不少功夫,可是它是否全面和深入呢?

  我已厌倦陷入惋惜走宝的悲情当中。当民间的声音此起彼落,文物出走的窘境一再发生,国家文物局是否继续置若罔闻,还是趁机检讨自己的策略和方针?

  再提高一个层次来看,文物和历史保留本身就是不太赚钱的文化事业,它是不是在其他更重要领域的挑战下,只得到政府“有限的资源和空间”?

民俗馆生存是严峻挑战

  反观陈来华夫妇已是耳顺之年的老人,却为了自己办的民俗馆而到处奔走。单凭有心有力,没有财力,人手单薄,民俗馆的生存是个严峻的挑战。

  前天民俗馆正式迎接访客,为营造50年代咖啡店的气氛,在没有先进音响的情形下,他以小型收音机取代。有限的空间内,想讲的故事太多,空气凝聚不散,访客的喧哗终于带来了生气。

  汗流浃背的陈来华说:“即使没有办法在本地继续展出,我也一定要想办法延续民俗馆的教育意义,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

  本地的收藏界还有很多个陈来华,甚至是比他更执著、收藏量更惊人的人。当他们连人带物逐渐在岁月中消失,我们心目中的民间和土地概念,是否还完好无缺?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8/09/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