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7页
编选文章
03览:091 没看法也没做法 作者:李客星
主题:没看法也没做法
作者:李客星 1:37pm 26/09/2005

星期天的早上蔡老大叹曰:不会为走宝感慨的岛屿。下午出版的晚报也刊登了山叔的《走宝—有看法没办法》,这就奇了?——悲观的看法不就是感慨吗?怎会不懂感慨呢?这似乎是本地华校生的无奈;故意把宝放‘走’,然后又以‘走宝’来揶揄当政者。

华社的知识分子都纷纷‘感而慨之’了,却落得个‘没办法’。所以蔡老大的‘不会为走宝感慨的岛屿’似乎是直指有关当局(因为华社已经表演完了),而山叔的‘没办法’当然是指动摇不了当局的意志,那么‘办法’是什么呢?他们俩希望:有关当局预算多一点、关怀多一点、政策宽一点、出手阔一点………

就在山叔感慨清末本地闻人李清渊的故居因招待过甲午战争的名将丁汝昌等,大门口还书有“多罗贝勒行邸”的殊荣没被保留的时候,星期一的报纸却发表市区重建局许多保存、维修得美仑美奂的旧建筑/古迹,可见有关当局是‘有看法又有做法’,你吹咩!

很多人对同济医院和同济医院旧址搞不清楚的时候,同济医院董事会在报纸登了一则启事,内容如下:

“……
第二:坐落在余东旋街的同济医院旧址建筑物已经在1973年6月28日被政府宪报公布列为国家古迹之后,已经被政府收购,不是同济医院的产业了,因此这项产业的买卖与我们同济医院无关。……

第三:美国公司购买的同济医院旧址建筑物,是一座不属于同济医院的产业,并不是同济医院卖给他们的,而我们也没有卖掉同济医院。我们仅此慎重声明,该公司的所有商业活动都与同济医院没有任何关系。
……”

读来让人心寒,表现了新加坡人的一贯无知和政治正确。同济医院旧址被政府用古迹法令征用,只要还冠上‘同济医院旧址’的一天,同济医院董事会就有权监督政府的做法,甚至对唯利是图的行为、没有尽力保存古迹原貌,董事会都可以提出自己或代表华社的看法,怎么会没有关联呢?这种‘看法’是什么鸟看法?

本地‘有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常自诩自己‘有看法’,其实是个笑话。很多‘看法’都是要刻苦学习、精心钻研而来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当我说这些人坐井观天、孤陋寡闻的时候,很多人会以为我是哗众取宠。我请各位稍安毋躁,看我举的例子,就明白‘有看法’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龙应台当台北市文化局长的期间,提出保留4个令人侧目的古迹,或许在本地务实的人看来会百思莫解:

  1.建国啤酒厂啤酒生产线的保存

台湾公卖局长以机械设备老旧、土地太贵、成本太高,决定土地腾空缴还中央,而啤酒产能过剩,决定政策性关厂。建国啤酒厂是建于日本殖民时期(1919年,原名高砂麦酒株式会社,1945年光复后改名台湾省专卖局台北啤酒公司,1947年改称与改组为第二酒厂,1975年再改称为建国啤酒厂),是台湾第一个啤酒厂,面临了关厂的命运。

台大建筑与城乡研究所夏铸九教授分析保存的意义:建国啤酒作为古迹保存的价值,虽关系兴建年代但重点并不在于建筑的风格,而是台湾啤酒产业的第一条生产线的意义。目前厂房中最老的建筑物是1920年代日本殖民时期的工厂建筑,表现机器般的功能性质朴,符合殖民现代性的简单理性。建啤古迹保存的历史意义在于这是殖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台湾啤酒产业工人的诞生,是看不见的生产关系的建构与再现。

  2.宝藏岩山坡上的老违建聚落的保存

宝藏岩社区是典型的发展中国家的都市违建(squatter settlements),也是所谓的都市非正式部门(urban informal sector)所支持的都市底层居民的住宅。它们是居民自力营造的产物,其建筑形式与空间模式展现了使用者营造生存空间的巧智,公私交错的空间连结了公共的廊道与家户延伸的露台,是社区网络与邻里关系的表现。简言之,相对于殖民者与菁英的地景,宝藏岩社区是台北市不可或缺的社会地景的一部份,也是了解城市历史的见证。

务实主义者专注的是创造性破坏(creative destruction)的文化(如把同济旧址改成狄斯歌、餐厅、高级会所)——“历史,成为观光客眼光中注视的传奇消费。古迹保存与观光发展间的矛盾关系是对后现代的空间文化形式主要辩论议题之一。针对观光旅游与保存之迪斯尼化,罗伯·修宜森[Robert Hewison]的批评是有助益的。他提醒:(这样的)保存再现了乡愁与爱国心,强化了政治顺从,我们需要由历史诠释的角度提高警觉。它常常隐蔽了社会与空间不平等,造成了营利主义与消费主义。”

一旦古迹保存脱离不了过去上层阶级单一性的鉴赏家审美品味与保守的形式主义限制之时,古迹就像古董一般,仅仅被孤立地评价其形式本身的品质了。

夏铸九教授的看法:廿世纪的古迹保存论述(the discourse of historic conservation/ historic preservation)是建构在对现代性与工业技术理性质疑的历史与社会脉络中,……古迹保存以保存为"鉴",是一种反省能力的建构,用理论的概念来说,古迹保存得以经以一种"镜像关系"建构为异质地方(heterotopias),这地方具备了批判的现代性所必需的-建构反身性效果(reflexivity),这才是市民主体性建构的基础。

全球化趋势下的文化比较压力也就要求我们质问,文化在新的历史脉络下如何建构,以及,如何比较?比较什么?文化再现又再现了什么?古迹保存的关键在于再现历史,而这又是谁的历史?什么样的历史?

  3.大稻埕公娼馆的保存

陈水扁在主政台北市长的时期,废除公娼,因此娼寮走入历史。而大稻埕公娼馆的保存又代表什么意义呢:夏教授说:“这种烟花女子的城市地图是有包容性的城市历史,也是容纳性的都市保存(inclusive urban conservation)。秦楼楚馆的历史存在暴露了权力地景的破绽,刻意否定它的历史存在,无疑将城市空间视为无菌的实验室,其实是虚伪的资本主义父权城市。公娼馆的保存颠覆了阶级与性别的成见。”——inclusive这里近年也喊得价响,就没看过这种高见。

  4.紫藤庐茶馆的保存

紫藤庐的历史其实是台湾政治史的组成部分,也见证了城市的历史,它是城市公共间/公共领域(public space/public sphere)的历史。紫藤庐前身的周德伟住宅,1950年代起就曾经是自由中国刊物所代表的,为当局所不容的自由主义经济学者常碰面的地方。而后,其次子周瑜犹有过之,在1980年代美丽岛事件后,将家宅改为紫藤庐茶馆,后更成为政治异议分子聚会,议论时政之场所,以及,1988年前后,台湾迄今唯一一本左翼批判性学术刊物《台湾社会研究》创刊于此,紫藤庐内的"紫苏"斗室正是编委会每月开会的地点。


当我们把古迹保留提升到人文/历史思维的高度,就不会奢望有关当局预算多一点、关怀多一点、政策宽一点、出手阔一点,因为是意见的对立,要换掉脑袋才有可能达成的事实。这才是叫着‘有看法’,其余都是胡思乱想。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6/09/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