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7页
02览:013 早报言论:李慧敏---回应《是言论自由还是言论放纵?》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言论:李慧敏---回应《是言论自由还是言论放纵?》
作者:费言 09:59am 23/09/2005

烂泥与莲花
  ——回应《是言论自由还是言论放纵?》

--------------------------------------------------------------------------------


● 李慧敏

  拜读了白士德刊登在9月17日《联合早报。话廊》的文章《是言论自由还是言论放纵?》。在此,本人想针对作者的观点提出我的看法。

一、真正吃过苦的人才能评论

白先生说:“任何论者无论是提出什么观点,描绘什么社会现象,如果没真正吃过苦,只是从自己的经验和主观的观察出发,…谈起问题…有失客观。”可是要经历怎样的苦,才能算是真正吃过苦?战争之苦?牢狱之苦?如果只有经历过上述苦中之苦的人,才最有资格对任何事情提出意见,那么本地各语文报章的许多作者都不该说话了。

此外,文章还指出:“如果纯粹是主观的批评,就当作消遣。”可是,真正客观的评论存在吗?任何所谓的客观都是我们主观意识的产物。

  其实,无论吃过苦与否,只要对事情有看法,任何人都有资格提出评论。而任何评论都有它存在的价值。观点没有所谓“正确不正确”之分,只有我们愿意不愿意接受之别。一篇文章是否能将观点很好地、有逻辑性地陈述出来,影响的是文章的优劣,但这绝对无关乎观点对错的问题。

二、舆论是一种监督

  文章提及白象事件时说道:“我们既然重视政府处事公开公正,何不停止评论‘白象事件’,宽容地让警方完成客观公正的调查,作个了结?” 针对这一点,我要提出媒体和舆论的监督作用。

  蔡深江早在9月12日的文章《媒体为什么死抓白象不放?》中就做几点观察,说明媒体关心白象事件的原因。  蔡文一开头就将新闻工作者的任务摆明:“媒体的作用除了报道事实,也必须监督事实。”他更说明了媒体死抓白象不放的原因:“因为民众关心的是后果,(媒体)也观察当局的姿态”,虽然“从管理者的角度,当然是越少报道越好,一切听由安排与指示。”不过,“作为媒体人,我们不愿意看到‘白象’课题只停留在‘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的法律层面。”我想,这几句话再深刻不过了。

  NKF事件要不是由记者揭发,引起各方注意与评论,人们可能永远不知道真相。而这些舆论对当局形成的是压力,也是一种警惕:人民在观察你,不要忽略人民的感受。

  所以,媒体报道和言论是相辅相成的,二者是公民社会的监督工具。歌功颂德的话毫无建设性。如果大家都写那种文章,言论再开放也变得没意义,社会不但不会因此而进步,人们的思考水平大概也会下降。

三、别低估读者的判断力

  另外,文章也忧心忡忡地点出一个现象,那就是“写的人多,驳的人少”。此现象引起白先生的担忧:“言论放纵,没人会再理会什么是事实、什么是真相”的事情发生。”确实,回应文章的人比写的人少。不过我并不认为我们需要因此而忧虑,因为我们不能低估读者的智商和判断力。

  没回应、没反驳不代表读者看了文章会照单全收。发表出来的评论不全是有如鬼斧神工般毫无疏漏的,所以文章总会有些片面性,也因此会有人赞同、有人反对。

  而读者不反驳,原因很多。有些是因为他们与作者观点一致;有些尽管不赞同,也只一笑置之。还有另一种情况是,有些文章根本让人看了皱眉,读者连读都懒得读下去,哪里管得着去回应这样的文章?

  其实,我们须重视的不应该是作者观点正确与否,或者读者会否被文章影响的问题。做出这样的强调,只会让更多人对发表意见的做法却步。我们需要做的是鼓励更多不同的言论浮现,让不同的声音组合成一个更大的图景。

  当局任何决策都与我们相关,所以我相信,作为社会的一分子,谁都能对任何民生的课题提出意见,为的就是不断改善我们的生活。当然,在这么做的时候,大家都要遵守一个规则,那就是:对自己的言论采取负责任的态度。

  现在我们言论的园地更自由了,大家或许像刚从鸟笼里放出来的鸟儿乱了方向随处乱飞。不过我们不能因此为这些鸟儿感到担忧,或试图为这些鸟儿划定路线图,这么做就违背了原本打开鸟笼的意义。再举个例子:或许我们现在看到了没人管理的烂泥,觉得很不雅观。但是耐心点,一滩烂泥中,也能开出美丽的莲花。

作者是本地电台节目编导兼主持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3/09/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