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7页
编选文章
03览:171 哗众取宠? 作者:李客星
主题:哗众取宠?
作者:李客星 11:47am 17/09/2005

回应: 早报选读:白士德—是言论自由还是言论放纵? 作者: 李客星 11:43am 17/09/2005

白失德的文章挺谬的,他把自己摆在所有文章之上,以高姿态评论别人,本身就是‘哗众取宠’。

[哗众取宠]所有的评论文章都是打击别人、抬高自己(包括阁下正在阅读的这篇),差别在于作者有没有自知之明;有自知之明的,懂得嘲笑自己,把自己的‘敝帚’放在芸芸众生之中,不求特别的待遇。没有自知之明的,自我膨胀,自以为是什么高人,却成了‘甘中之最’(阿甘哥,Forrest Gump)。

白失德说:“任何论者无论是提出什么观点,描绘什么社会现象,如果没真正吃过苦,只是从自己的经验和主观的观察出发,而把错综复杂的问题搁在一边,完全不理会社会过去的发展轨迹,谈起问题,哪怕是忧国忧民,不是搔不到痒处,就是以偏赅全,有失客观。但是,如果真正吃尽苦头或深谋远虑的人不出来说些什么,错误的观点必居上风。/无论是什么评论,都要对读者负责,论者在说明自己的观察和提出意见时,都必须有凭有据,而不是从自己所见的某一现象,片面去发挥,甚至无限地放大。”——政治组4君子到底吃过什么苦?在新加坡,所谓‘负责’好像只是吃官司、破产、坐牢,如果写的文章拍正马屁,则就不必‘负责’了,怪不得他们写到这么爽。

[为言论负责]以前有个人吹捧NKF,认为‘不管黑猫白猫,能捉老鼠的就是好猫’——尽管笑骂由人,贡献最大的还是NKF。今天NKF的下场,证明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目前临时执行委员会在做的,不就是民间流传已久的批评重点吗?那个人为自己的言论忏悔了没有?NO!他这回爬得更高了,他说:“纵使政治领导人希望公众把作为慈善机构的NKF与旧管理层的作风区分看待,然而,善良百姓的是非观念没有这么丰富的层次,一旦受影响的情绪仍挥之不去,就无法坦然面对这个努力再生的团体。……NKF决心重新出发,过去行之有效的做法摆在一旁,重新孕育整体社会对慈善的支持力度,需要极高远的视角。我为NKF重新出发的勇气喝彩,也希望公众寻回捐助慈善机构的道德与情感支点。”——善良百姓思想没有层次且不成熟,需要这些有‘极高视角’的高人定时匙喂我们‘正确的观点’。新加坡人不成熟?诚如李慧敏所说的‘如果本地选民不成熟,那么在过去大选中,执政党都获得压倒性胜利,看来也要归咎于选民不成熟了。’

[具体观察、具体建议]上面这幀漫画,除了讽刺还是讽刺,没有‘客观具体的观察’,也没‘提出什么具体的建议’,在白失德看来根本不值一哂。

白失德说:“对于刊在外国报刊或由本地报纸转载的外国人评论,不管对新加坡是弹是赞,我也不会不假思索,完全接受。”——的确是这样的。早报这两天转载了3个外国人的文章,主要是他们‘赞’了新加坡;第一位是《纽约时报》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的《新加坡和飓风卡特里娜》、第二位是美国作家布鲁斯·斯特林(Bruce Sterling)的网上日记、第三位是《星洲日报》林明华的《我们只有一个水龙头》,文章的特点是他们拿新加坡政府和本国的政府作比较。这次,白失德和严阿达没有指责外国人不了解新加坡的国情、拿自己那一套民主标准来套在政府的治国方针上,因为这些文章说了新加坡的好话。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些写作人不过是借新加坡这个酒杯浇自己块垒,鞭挞自己的政府,这边的‘痴情汉’却当真他们是来诉衷情的。

白失德说:“我举这个例子,是想指出如果我们都喜欢对时弊、时政或眼前的现象提出尖锐的批评,却厌恶受批评者的反驳,久而久之,哪怕是完全不正确的批评或观点,写的人多,驳的人少,都会迫使正确的观点靠边站,甚至被淹没在茫茫的谬论之中。/这样发展下去,我担心的不是言论自由,而是言论放纵,没人会再理会什么是事实、什么是真相。偏偏现在的社会强调沟通,凡事都要讲创新,看不惯的人可能因为害怕无端端被扣上挤压言论空间或保守的帽子,而决定少谈为妙。这样下去,也许有一天如果有人指别人不善沟通或思想保守,都可能被起诉诽谤,要赔偿名誉损失。”——读来有些恍忽,好像我们的台词反倒给别人抢去了,正所谓“来说哗众取宠者,正是哗众取宠人”。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7/09/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