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3页
编选文章
04览:064 为低收入者画个饼 作者:闻达星
主题:为低收入者画个饼
作者:闻达星 1:41pm 02/07/2005

回应: 早报选读:蔡添成—为低收入者制造希望 作者: 闻达星 1:40pm 02/07/2005

蔡添成说:“在我们这个典型的功利主义社会里,政府的慷慨或许会让一些人感到意外,因此周围总有人凭自己的推论,把政府宣布兴建综合度假胜地后突显关怀联想起来,猜想政府如此慷慨,赢回掌声,是否快要举行大选。 无论人们怎么想,政府设立社区关怀基金所释放的善意,都不应被扭曲。”——根本是扯淡。首先他说这是政府‘慷慨’,第二他说释放的善意不容扭曲;言下之意,是认为政府太体恤人民才会如此,不然的话,则大可不必。我则持相反意见,我觉得这些纯然是保护屁股的技术操作。

蔡添成的说法,好像低收入者都是‘不认真’解决自己的问题,反而是政府‘纡尊降贵’替他们解决似的。可是,他又说:“当这些低收入国人的生计受到威胁时,很容易形成滚雪球效应,影响的人可不止30万。因此,这非但不是个小问题,如不及早处理,还是颗计时炸弹。 ”就不愿多谈了。这颗计时炸弹是给谁的?又因为做了些什么以致有人要投弹?这是蔡添成‘省略’的部分。

这颗计时炸弹就是社会动乱,从经济问题演变成政治课题。政府怕吗?我想‘怕’不是一个恰当的动词,只能说它有些担心;社会动乱,以目前配备精良的军警部队来镇压是不成问题的,而且总有个酝酿的过程,有许多防范、减缓措施可以采取,不至于走到这一步。政府最怕的:其实是成为国际社会的劣班生,反过来又影响国人对现政府的评价,揭穿许多烟雾,那才是它寝食难安的。

不管国人对许多国内经济、调查数据有怎样的反应,或传媒如何引导作出‘正确’的解读;在地球上的别个地方,如联合国、世界银行、各种研究机构都会就事论事地、根据数据作出判断。这个判断的结果就叫做‘国家综合实力’,共分成10个组成部分:
1、人均国民生产总值、
2、人均预期寿命、
3、恩格尔系数:恩格尔定律认为一个家庭收入越少,食物支出的比例就愈高,是测量生活水平高低的一个指标。其计算公式为恩格尔系数=食物支出金额/总支出金额。除食物支出外,衣着、住房、日用必需品等的支出,也同样在不断增长的家庭收入或总支出中,所占比重上升一段时期后,呈递减趋势。
4、基尼系数:联合国有关组织规定:若低于0.2表示收入绝对平均;0.2-0.3表示比较平均;0.3-0.4表示相对合理;0.4-0.5表示收入差距较大;0.6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悬殊。
5、平均人文发展指数、
6、国民经济中科技进步的贡献率、
7、全国平均受教育年限、
8、单位能量消耗和资源消耗所创造的价值、
9、生态环境质量、
10、能有效地克服人口、粮食、能源、资源、生态、环境、社会公平等对国家发展的瓶颈约束。

政府在忘情地配合全球化和新自由主义的当儿,政策出了偏差,才会造成‘国家综合实力’的下降。本地媒体从没提过这里的排名,可见不太乐观。由于全球化的规则本身具有很强的‘扶强抑弱’性,因而进一步扩大了两极分化。专家认为:基于纯粹经济理由推进的全球化的进程,由于没有一种公认的规则用以在国际或国家的层面进行社会协调,使得世界政治体制以及相应的众多社会正处于失衡之中,导致社会和国际政治的不稳定。再来、新自由主义者大量削减计划、经济控制和福利方面的开支,把许多公用事业私有化,因为他们相信是一种把自力更生和个人事业心这些‘有生命力的道德’从官僚制度和‘权势集团’中释放出来的一种改革。可是它的批评者却说:新自由主义的核心存在着致命的矛盾;一方面,在鼓励市场力量的自由发挥中,新自由主义政治哲学把那种影响深远的去传统性力量释放出来,同时,这些力量也瓦解了社会必不可少的传统符号,造成失衡和混乱,苦果只好留给民间去尝。

蔡添成说:“对弱势群体的援助,不是单纯的金钱援助问题,而是在提供机会的同时,也要让他们了解未来的情况,为他们应付未来的挑战‘制造’希望。只要这个希望还在,他们就会有信心去克服困难,改善生活条件。 ”——说穿了,不过是画个饼在拖延时间,为执政党的长期执政作努力。做为监督的媒体,应该犬儒、应该坚持看到政策的落实和成绩,而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就在一旁大喊:皇上英明!

蔡添成在自己天真无牙之余,实在没必要把政府也想得那么单纯、那么一心一意。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闻达星 02/07/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