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3页
01览:042 早报选读:李慧玲---- 告别北京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李慧玲---- 告别北京
作者:费言 11:58am 04/07/2005


● 李慧玲

  上高中时,班主任曾经让我们各自在纸张上以“我真的希望……”开头,写下自己心里所想。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写的是“我真的希望中国富强起来”。这当中既有文化的认同,很大的成分又还包括十八岁已隐隐意识到在岛国,中文的环境得随中国的起落而浮沉,以后要吃华文这口饭的话,还得看中国。当时不会去想“富强”将是以何种形态出现,或者走向富强是一种怎样的道路。它走向富强,对我们的影响。到时,世界和我们这些和中国既远又近的人,又有什么样的期望。

  结果,我高中毕业那年发生了六四天安门事件。

  将近二十年后,我在离开北京前的晚上,匆匆地在馄饨侯吃了一碗酸汤馄饨,然后在王府井走着,看夏天一大群西方游客在步行街上盘桓、拍照。

  我想到自己十八岁的期望,以及隔年到北京旅行时见到的王府井。对于我们这些来自岛国7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来说,历史课本里记录的大时代更多像历史小说一样遥远传奇,始终属于课堂而不属于生活。

  但是来到中国,我总是感觉自己散步于未来的历史之中。变化的发生在这里可以那么急速,我们短浅的生命记忆中竟然可以浮现同一个空间里强烈的对比画面。三几好友坐在一起,谁都可以说起三四年前和现在的经验有多大的不同。

  居住在这里,和三两天来旅行办事不一样。我们从最日常的生活中,感受它什么地方变得越来越好,哪里变得越来越糟,甚至参与其中。而这底下其实有一份潜藏于心、自觉与不自觉的 “大时代”意识。我们都处在一个时代变革之中,在一种蓄势待发之际,站在搭在弓上的箭,等着射出去后,不知道能飞多远,能不能射中鹄心。

  和中国友人在北京的台湾餐馆聚会,她吃着花生冰沙,我吃着台式炒米粉。我们聊着一些共同关心的话题,一些理想与现实的差异,有时则各自沉默思索。然后我问她:“世界说要改变中国,但是会不会变成中国其实正在改变世界?”

  早先是外国投资渐渐地进入中国,真正怎么在中国赚钱,很多企业没弄懂,但大家都知道要深沉的耐力与荷包,先占一席之地,建立交情。到后来东部起飞,晚进来的外商虽说少走一些冤枉路,少交学费,但是也有“慢一步”、错过了与中国“共患难”时期的遗憾。

  这几年形势再转,富强似乎在望。所谓的“引进来”后,我们看到更多的“走出去”。今年以来,从联想购买IBM,到最近海尔购买海尔购买美国老牌子美泰、更近的是中海油竞购优尼科。中国的步伐一旦跨出去,会叫世界正面领会“举足轻重”的含义。

  但“举足轻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经济是一股极大的动力,对社会主义的中国是,对世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也是。但是这些经济上的融合,产生的影响肯定远远超过账面上数字的大小正负而已。在这样一场中国与世界碰撞的过程之中,中国希望借世界之力来纠正和改变自己很多不规范的做法,解决自身的问题。但吊诡的是,尽管外人也对中国许多不规范的做法频有抱怨,但为了把事情办成,现在也越来越懂得“入乡随俗”。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强国,确有一些从它的国家利益出发干扰中国发展的声音,但是作为个人,许多企业界人士其实权衡利益后,更懂得如何本地化,如何按着中国的国情来办事。他们更懂得如何走关系,掌握着让对方受用的艺术,充分表现出对中国一套行事文化的尊重。

  投其所好和坚持自己之间,中国走向世界和世界走向中国之间,最终得找大一个平衡点,但是这个平衡点到底会在哪里呢?决定这个平衡点在哪里的又是什么因素?

  而我更关心的,是以岛国这么小、文化积淀那么浅的地方,未来长时间触碰中国时,要怎样保持自己的品质,不骄不躁了解中国,吸纳中国优点的同时,也抗拒中国目前许多不足的做法?岛国一直被批评不懂得和中国人打交道,到岛国越来越自在轻松地面对中国人,到底是中国改变了,还是岛国改变了?我们做了什么样的准备,来面对中国的富强?

  也在北京工作的老同学说,看不出我是真舍不得离开北京。我不知道如何说清在这个历史现场的别京之意。舍得和舍不得,或许只是简单的概括。突然想起的,倒是班主任当年看了我的愿望之后,不知道做何想。

(作者告别北京,“京探调”也告别读者,本篇为完结篇)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4/07/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