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3页
01览:333 蝙蝠侠的开战时刻 作者:闻达星
主题:蝙蝠侠的开战时刻
作者:闻达星 09:35am 27/06/2005

回应: 早报选读:李慧玲---- 问责与问心 作者: 费言 08:40am 27/06/2005

就像评论文章该不该署上真实姓名,蝙蝠人戴着面具行侠仗义也惹来一些非议。虽然套着假面具,这个‘黑色武士’(black knight)仍然受到50年代婴儿潮那一代人的死忠追捧。因为他触动每个人心中的那一块。这样的精神甚至影响影片的制作:男女主角都不用大牌来撑场,反而是演过之后,才成大牌,反英雄的意味很浓。

这类影片最爱的意象,莫过于在最后一道阳光将失的刹那,让我们的独行侠站在摩天楼的顶端,迎着强风,俯瞰着全城,默默地守护……

然而,无论是蝙蝠侠或蜘蛛人都有各自的灰暗面,有自己的困难、以及不断想退出的原因。他们的公共角色永远是局外的、业余的、游牧的、去中心的搅局者。

从这个角度看,蝙蝠侠或蜘蛛人又很接近萨依德笔下‘知识分子’的原型。他说:“社会权威漫天盖地而来的强有力网络——媒体、政府、集团等等——挤压、排除了达成任何改变的机会,使得个人在面对这种情况时经常感受到沉重的无力感。执意不隶属于这些权威,在许多方面是无法促成直接改变的,而且更可悲的是,甚至经常被贬抑成目击者的角色,来见证这些恐怖”,所以社会需要偏执的反抗者,他们“以不乐为乐,因而有一种消化不良的不满意、彆彆扭扭、难以相处,这种心态不但成为思考的方式,而且成为一种新的、也许是暂时的、安身立命的方式(我在表示这种看法时,甚至自己也多少吃了一惊)。知识分子也许类似怒气冲冲、最会骂人的人。”(别忘了,蝙蝠侠自深圳订购的碳纤维[carbonyl]头盔加面具是皱着眉头的。)

庄记却不这么想,他说:“姚国华所说的(精英)似乎太着重精神的层面了(按:姚说必须是承载社会使命与时代精神为标志的文化群体),到头来可能只有异议分子才适合做‘精英’。一个社会如果有精英阶层存在,它的影响力首先是不能脱离政治与经济的。从古到今,精英的首要定义就是掌握政经的那些人。”——同样忧国忧民,他却认为蝙蝠侠之流不配做精英。他的论点存在3个荒谬:
1、精英必须是政经的,太注重精神文化的层面,会让只懂政经的那班人成不了精英?
2、“一个社会如果有精英阶层存在,它的影响力首先是不能脱离政治与经济的”,试想想,美国社会如果只有小布什和他领导的精英、身后的财团,少了在野不断批评他的另一部分精英(延用本地的习惯),通过政治、学术和娱乐的方式形成一股制衡的力量,美国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直到目前为止,大家还是得承认美国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
3、“从古到今,精英的首要定义就是掌握政经的那些人。”庄记自己的想法,加上‘从古到今’4字,就想假冒真理?

够了!enough is enough,精英的讨论应该马上停止,因为歪理是越辩越黑的。‘精英’的真正含义已经被不懂精英的人迫入死胡同,或者说任意搓弄。

萨依德说:“越来越有力的媒体流通着形象、官方叙述、权威说法(不只是媒体,而且是要保持现状的整个思潮,让事情维持于现实上可被接受、批准的范围内),而知识分子只有籍着辩论这些形象、官方叙述、权威说法,籍着提供米尔思所谓的揭穿(unmasking)或另类版本(alternative versions),竭己之力尝试说真话,才能加以抵抗。”——这段话拿来配蝙蝠侠的身份十分有趣:以戴面具(masking)来揭穿(unmasking)现实中的恶势力,本身就是一个吊诡。

比照葛兰西对知识分子的描述,我尝试改成:“因此我们可以说所有的人都有或多或少的人格分裂,但并不是所有的人在社会中都具有蝙蝠侠的作用。”

《开战时刻》向观众揭示3种救世态度:
1、大企业家汤姆士·韦恩以科技和财富辅助‘好政府’来拯救歌顿市,劳心伤财——荒谬的是,他却被自己所关爱的市民抢匪所杀。
2、Ra's Al Ghul受天启宗教‘最后审判’的感召,希望以刀剑与火把消灭‘罪恶之城’,然后让它重生。荒谬的是他准备杀光所有的人来救人。
3、蝙蝠侠选择琐碎、吃力不讨好的办法打击罪犯、揭发腐败,因而成为黑白两道都不受欢迎的人物、媒体所误解的怪物。荒谬的是,他为了隐藏真实身份,还要假扮花花公子,然后蒙着面去济世。

李阿姐说:“只要权威而不对过失公开承担责任,并不是维护权威的最好方式。民众即便无可奈何,也会通过横向与其他国家地区的比较,对自己国内处理重大事故的手法窃窃私语,政府的权威并非就不会被动摇。”

‘高官问责制’的前提:权力附带责任。不过,近年又有一个更了不起的发明,叫做‘集体责任制’。发明者说:
1、集体责任制提高当政者的负责程度。集体责任意味领导和他的团队站在同一阵线向国人交代。事先的讨论都是秘密进行的,一旦对一项课题作出决定,所有首长将站在相同的立场面对公众,这是不可逆转的。
2、领导人的集体责任原则促进各部门间的协调,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这个构想粗看是挺不错的,不过和李阿姐说的似乎是两码事。高官责任制讲求事后的追究权力,而集体责任是讲事前责任的形成,至于事后的追究则‘省略’了。

‘集体责任制’再深究,就变成‘集体免责制’,因为它‘只要权威而不对过失公开承担责任’。如果社会仅存‘官方叙述、权威说法’的话,责任就很容易往下推卸。

以‘天灾’加‘人祸’的例子来说,如果某首长管辖范围的建设工程出事,造成国家成千上亿元的损失加上人命的伤亡,缺少一个披上斗篷的勇士(caped crusader)暗中行事的话,首长就很容易委过給承包商和下属。再不然,民众也可以尝试向集体领导挑战,让他们集体辞职,或者反过来,等他们动用国家机器来镇压你们。如此说来,他们今后可以高枕无忧,只要不是贪污或性取向变态,几乎是没什么理由可以让他们下台的了。

这时,你的阴暗面就会显现:你希望有个夜行者潜入这名狗官的家中,把他捉起来。然后,用手提着他的一只脚,站在50层楼的栏杆外,吓得他屁滚尿流,痛哭流涕承认错误,答应明早就辞职——瞧!我没说错吧,你也有些人格分裂……

    Get Firefox!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闻达星 27/06/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