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3页
01览:077 早报选读:严孟达---- 提防“奢侈”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严孟达---- 提防“奢侈”
作者:费言 08:43am 27/06/2005

● 严孟达

  西方的经济学家过去有个普遍担忧,就是人口的迅速增长,将带来全球的粮食供应短缺的问题,就算是繁荣发达的国家也难以幸免,结果是生活水平的下降。

  但是,当发达国家还没有真正受这个问题所困扰时,却发现到事实上该令他们担忧却是眼前的燃眉之急:人口出生率下降,甚至出现负增长的趋势;结果是,适龄的工作人口减少,须要靠社会福利和年轻一代奉养的老年人口增加。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人口老化带来的实际问题是许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不敢掉以轻心的,从微观的角度来看,这已是许多国家的当务之急。

  北欧的“小国”芬兰在几年前便已开始调整人们对年长工人的态度,把年长工人当做宝,“老树饱风霜”,人口的老化,使得她更重视年长工人对经济的贡献。

  我国政府一个星期前发表了五年进行一次的家庭开支调查的结果。从2002年10月至2003年9月进行的这项调查,结果显示一般家庭的常月开支每年平均增加0.9%,而家庭月入则提高1.1%,国人的实际收入因此是增加了。

  但是,低收入家庭的月薪其实已在减少。以月入最低的20%家庭来说,它们的人均月入从304元减至281元,每年平均下跌1.6%。

  贸工部长林勋强对最低收入家庭的入息减少的原因有如此这般的解读:一是人口老龄化,有更多的家庭有了退休者;二是进行调查期间的失业率较高;三是因面对中国和印度等国的竞争,新加坡为了保持竞争力,工人的工资自然也减少了。

  照部长这样说,除了失业问题目前已见好转之外,第一项的人口老龄化和第三项中、印的崛起带来的竞争问题,则可能是我们中长期必须继续面对的问题。那么这两项因素是否会继续造成低收入家庭的日子越来越难过,社会贫富悬殊越来越严重?社会的最低层人民难道就注定难以摆脱恶性循环的命运?

  这两项因素相较起来,老龄化属“国内因素”,其冲击也就比较容易通过政策的改变来应对。同样是小国、同样受老龄化困扰的芬兰可以“倚老卖老”,减轻老龄化的消极作用,新加坡也同样可以做得到。

  然而,中国和印度所带来的竞争属“国外因素”,不在新加坡的掌控之下,新加坡所要作出的对应就必须是全方位的。内阁资政李光耀昨天在新加坡海港工友联合会的59周年晚宴上指出,新加坡港务集团为了保持竞争力,就必须维持低水平的基本薪金,并通过可变动薪金给予雇员较高的薪酬,以继续把成本控制在低水平。李资政说的虽是港务集团,但无疑是新加坡目前和未来的策略,这也似乎意味着新加坡工人工资在今后五年仍无望取得可观进展。下一轮的全国家庭开支调查又是否让我们看到最低层的人民生活乏善可陈呢?这不只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政治领袖在这方面必须让社会中月入数百元的最低层看到未来的希望,各阶层的国人也应该对这个阶层的处境感同身受,给予援助。否则的话,新加坡社会久而久之便会走向明显的阶级对立,这种社会代价对小小岛国是一种“奢侈”。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7/06/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