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3页
01览:250 早报选读:李慧玲---- 问责与问心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李慧玲---- 问责与问心
作者:费言 08:40am 27/06/2005

● 李慧玲

  上个月,北京市长王岐山、天津市长戴相龙和陕西省长陈德铭接受一家外国媒体访问时,被问到什么事情令他们睡不好觉。几位省长市长怕的都是夜半电话,北京市长担心城市安全,天津市长因为化工厂多担心生产安全,陕西省长担心管辖区内煤矿安全。

  看上去他们似乎是为城市和生产安全而担心。这还不仅因为天底下那么大,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省长市长虽然是一方大员,但是中间的架构一层又一层,预防和降低安全事故发生的指令发下去,是否执行得力,完全是另一回事,底下随时都可能因为人为缺失而发生什么事故。而“天灾”和“人祸”是放在一起的一组词,说的不一定是两件事,以中国目前的情况而言,天灾其实往往把长期被掩盖的人祸给暴露出来。

  但再往下推,省长市长担惊受怕,可能是发生重大事故要追究责任的问题。中国总理温家宝在工作报告里说过,要“强化行政问责制,对行政过错要依法追究”。

  这两年,出了乱子或大事故,有些人是要丢失乌纱帽或者影响仕途的。比如沙斯疫情公开后,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都被撤职。之后陆陆续续,包括去年北京密云县因为迎春灯展桥上拥挤践踏,导致70多人死伤、吉林省吉林市一商业大厦失火导致50多人丧命,市长、县长都辞职。更近的,就有辽宁省的特大瓦斯爆炸夺去200多条人命,负责安全生产的副省长刘国强先是被停职检查,后来被记了大过。

  上两周,黑龙江省宁安市沙兰镇中心小学因为遭遇山洪和泥石流灾害,上百学生死亡。省长张左己在现场指挥救灾工作,看了痛心,说自己作为省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示中央给予处分。

  省市领导人“公开道歉”、“引咎辞职”,这些在国外常见的词语,近来又频频出现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当中。现在,一些地方如四川、重庆,实际上还出台了关于干部辞职的文件,四川就有这样一条:“领导干部存在严重过失或不当行为,虽没有触犯刑律,也必须自行提出引咎辞职;对应当辞职却未提出的领导干部,将直接免职。”

  警告、记过、革职等等处罚的机制在中国党政之中原来不是没有,但是现在越来越公开,越来越受瞩目,这与舆论监督的互动越来越强,与中国政务的进步有关。

  权力本来就附带责任,重大的事故发生了,经过深入的调查,除了刑事问题上升到法律的层面以外,厘清行政责任,“问责”确是该做的,这既是给民众一个合理的交代,也是为了杜绝错误再度发生。

  只要求权威而不对过失公开承担责任,并不是维护权威的最好方式。民众即便无可奈何,也会通过横向与其他国家地区的比较,对自己国内处理重大事故的手法窃窃私语,政府的权威并非就不会被动摇。

  在“问责”体制成熟的社会里,民众对于“引咎辞职”一般不会太在意。但一个社会如果“问责”传统没有建立,所积压的不满到有一天得到一个释放的小口子时,其危险是民众可能会不管“问责”的原则是否得到遵守,“问责”的过程是否公正,只要听到“人头落地”,大家就有“大快人心”的畅快。

  而这样的口子开始松动时,舆论形成压力,“问责”很容易就变成当时政治需要所走的一步棋,而不是理性和稳定的制度。职责划分不清、“问责”程序不明、制度没有建立,但却开始高姿态“问责”,那恐怕才是让省长、市长睡不着觉的根由。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7/06/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