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3页
01览:267 早报选读:严孟达----- 为何吵不起来?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严孟达----- 为何吵不起来?
作者:费言 3:49pm 04/06/2005

● 严孟达

  日前台湾年代电视台现场直播台北市议会的质询,只见一位貌美可人的女议员跟帅哥市长马英九火爆对质,双方各不相让,两人同时抢着说话,听不出他们说的是什么,大抵是议员不满市长“公器私用”,又不满市长经常以反质询回应议员的质询。

  女议员这边越讲越凶,市长那边强自保持风度,口头上却一点也不肯退让,如此火爆“质询”,新加坡街上看人相骂都没其精彩,台湾国会内这样面红耳赤的争吵场面,相信台湾人在电视机前已见怪不怪。

  也难怪台湾著名学者、作家、文化评论家龙应台最近在新加坡的一个论坛上说,新加坡人在开不开赌场的问题上“争吵还不够”。她说:“在一个公民社会里,这种‘争吵’是非常必要的,我却没有看到。”

  的确,像开赌场这样好吵的课题,在台湾肯定可以吵个日月无光,暴力和非暴力的抗争也会层出不穷。

  新加坡人都知道内阁在设赌场的课题上并非立场一致,只不过内阁成员一向不会对外界公开歧见,而且政府一旦对争议性的课题作出决定之后,内阁成员便会口径一致,把不同意见抛开一边。

  我国近日刚宣布巴士地铁起价1到3分钱,现金付费涨一角。对这样可以炒起情绪化反应的课题,也显得相对平静,何来“吵得不够”,而是吵不起来。原因很简单,公共交通理事会在批准加价时也同时宣布设立400万元公共交通基金,帮助低收入家庭承担部分的车资涨幅。第二天,全国工资理事会在提出今年的工资指导原则时,特地为低薪工人请命,呼吁各公司企业特别照顾这群工友。

  看到这样的民怨疏导手法,又叫人怎么吵得起来?政府这些年来已把处理人民情绪的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防争制吵的经验丰富,像设赌场这样的争议性课题,政府以一年的时间耐心的让各界发表看法,最后作出了决定也不忘表示尊重反对者的意见。

  另一个例子是有关政府给已故前总统黄金辉举行国葬,而之前去世的另一位前总统王鼎昌却没有获得这样的待遇,在民间和报章上引起议论纷纷,总理通过新闻秘书发表答复解释,却又引来另一轮争议,几名读者显然不为总理的解释所说服,而再写信给报章。但是,总理并没进一步针对这些读者意见作出反应,使得这场争议还未“吵”起来便偃旗息鼓,想看一场好戏的人难免失望。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政府不想在国葬问题上跟不同意见者争论下去,也许是政府一来觉得这样的事不便谈论得太深入,二来这也可表示政府尊重公众的发言权利,政府没有必要每样议题都要以较大的声音盖过异议者。

  在新加坡,政府是政治议程的主导者,是任何课题的发牌者。很多时候,许多争议性课题还是由政府先提出来试探民意或集思广益,不怕争吵,只怕民间不愿多发表意见。这是新加坡多年来存在的强势政府使然,所以龙应台一年后、两年后或五年后再回到新加坡,仍可能发现许多原本应该吵得很凶,在台湾可以吵翻天、吵到乱的课题,在这里却会变成“反高潮”,让人兴奋不起来!

  龙应台的看法事实上也暗示新加坡是个吵不起来、懒得吵,甚至不知如何去吵的社会,这一点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台湾的例子负面因素也许是很明显,但其潜在的积极面,新加坡人也就很容易忽略。台湾人接受了他们的社会和政治生态,也自然而然发展出与新加坡人明显不同的人文气质。也正因为这样,新加坡和台湾在所谓“公民社会”的发展道路上各有自己的方向,而且彼此越离越远。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4/06/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