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3页
01览:300 早报选读:余云---- 工作为何不再美丽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余云---- 工作为何不再美丽
作者:费言 1:21pm 03/06/2005

● 余云

  我们这代中国人,许多从年轻时就热爱这么一句名言:工作着是美丽的。

  《工作着是美丽的》,是女作家陈学昭一本书的书名。书的内容记不清了,好像是与丁玲同时代的老作家晚年的人生回顾?可这句话却脱离了原本依附的躯体奇异地流传下来,成了我们和上一代中国人的共同记忆。

  工作使人有格,给人以尊严,工作令我们的人生富有意义。我们从来没有想像过不工作的人生,没有质疑过这句话的正确,就像从来没有怀疑过太阳的存在。

  可是,事情显然已悄悄改变。

  90年代以来,在我们周围,越来越多中年上班族以早日退休作为目标,越来越多年轻人踏入职场不久便已困倦,越来越多亚洲人由于环境因素而被忧郁症缠绕。

  你自己呢?

  当人们以为找到了和自己的兴趣还吻合的工作,而其实你的人生价值和你工作机构的目标是两回事,你的才华在工作环境里并不能实现,理想失落的你不知道“为谁而战”,在其间不过是虚耗空转。

  当人们发现自己只是公司赚取利润大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而这个围绕商业利润中心的机器为了旋转得越来越高速而把螺丝钉越拧越紧,并不顾及你的疼痛和磨损,你的感受根本无足轻重;

  当人们终于明白在工业化时代个人面对大制度的绝对渺小,工作只不过是工作——一份营生、养家糊口的薪水而已,并不附着什么意义;

  你还认为工作着是美丽的吗?

  中国杂志《周末画报》做了个呼唤城市人回归田园的专题,提早退休步下大学教坛推动绿色运动的香港人周兆祥博士在“城市职场处处无可恋”的小标题下说:

  恐怕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社会和一个时代,像今天的工业化社会那样,有如此大比例的人天天如此厌恶又惧怕自己的工作,并为事业前途担忧且无奈。大家身心受到巨大威胁,由早到晚日复一日为生存而挣扎:人人那份工作一般都没有保障(多数雇员都没有把握手上饭碗保得住多久);人人都为经济烦恼(即使手上有财产亦不易保值);人人都为健康担忧(生活压力巨大、作息秩序失衡、环境污染、人际关系疏离);工作逐渐失去意义,奋斗难以取得满足感,生命方向迷失,心灵空虚。

  西方工业化比亚洲早几十年,对人“异化”状态的认识和治疗也早很多年。有一年在加拿大旅行,和一对从新加坡移民到多伦多的中国年轻夫妇同车。男的是电脑工程师,女的任职会计。他们似很满意新生活,理由之一是工作环境人性化:如果你过了傍晚5点还待在办公室,洋人上司会很不解,继而严肃告诉你:现在已非工作时间,你应该回家和家人在一起。

  故事并不新鲜。同事公干回新,也说起在欧洲工作的妹妹目睹她工作状态的惊惶。大家都知亚洲人——最典型的是日、台、港和新加坡人的过劳状态和把自己变成工作机器的无谓。这也是许多孩子一旦到了西方留学、工作就不想回家的缘由之一?

  周博士说,40年前,西方知识分子和专业人士有感于建制生活摧残人性、磨损心灵生命,纷纷跟社会主流价值观和制度一刀两断,躲进山林野外自耕自足,或搞另类简朴生活社区,或隐姓埋名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像一台家电,将插头抽离电源,与主流文化相忘于江湖。

  怀疑工作的意义令人沮丧。虽然工作不再美丽,无法痛快拔掉插头的多数人仍须为生存继续工作下去。冤有头债有主,可怕的是,在人人似乎身不由己的大体制里,我们甚至不知道是谁让我们的工作变得不再美丽:谁能够负责,谁又该反思?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3/06/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