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0页
01览:391 早报选读:庄永康:不经意的文化震荡 作者:蔡培强
主题:早报选读:庄永康:不经意的文化震荡
作者:蔡培强 01:41am 18/04/2005

    印尼给了我另一轮的强力震荡。不,与地震,海啸无关,那私人艺术馆“好藏
  之”主办的李曼峰(1913-1988)画展所引致的。或者可以说,是因为画展开幕的场合与前前后后,带来的一些思想上的冲击。
               :
    那个周末(4月9日)下午我来到新加坡美术馆,参加了李曼峰的生平与画艺的座谈;晚
上,恭逢画展开幕之盛,到乌美科技园的展馆去。画展由李文献部长主持开幕一,到场观礼的有一些新加坡宾客。不过令我耳目一新的,是盛装赴会的一批热心观赏者,他们的光临使得会场可以用水泄不通来形容。

    杯酒言欢的这批宾客,看去都是华入,但作风举止与新加坡华人有明显的不同。试想,要是出席的是一名“东南亚先驱画家”的画展,狮城人便很少以男士西装革履、女士绮红偎翠来赴会。他们的“时尚”并非世界超前的潮流,甚或是带了点昔日新加坡的风味,但看得出他们对这个场合的恭敬与隆重,把它当作是一次人生难得的交心之旅。

    同数名嘉宾聊了几句。原来他们都是从印尼来的,搭飞机、住酒店,就是要出席这名“先驱”的画展开幕礼。说话带着东南亚华人的随意和真率:“李曼峰,在我们那边很出名啊。我们都是雅加达来的,要给他support!”

    曾经对世界各地华社有所好奇和略有涉猎的本人,开始对“印尼华人”这个概念细加体味。  其实印尼华人——尤其是年长一辈,对“印尼人”和“华人”两种身份都有深刻的认同,并有高度的自豪感。尽管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印尼华人遭受排华浪潮的苦难,身份认同的问题也一度令他们万分尴尬。

    出生中国广州,三岁到新加坡,19岁到印尼找生活的李曼烽,他的时代意义看来也不单只是一个画家而已。对许多当时和后世创印尼华人来说,李曼峰或许也是一座文化桥梁。更或是才华洋溢的文化偶像。四十年代,他在印尼得奖学金到荷兰浸濡画艺,画坛上崭露头角,便有点像古时候新科状元的意味。

    更加重要的是五十年代,李曼峰一直连任印华美术协会主席,并曾一度率团到中国写生以及作展出交流。1960年,李曼峰被独立后第一任总统苏卡诺邀请成为印尼公民,并于次年被任命为总统府顾问画家及藏画主管,整理出版《苏卡诺藏画集》(有东京版和北京版两个版本)。

    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苏卡诺通过李曼峰与印华美术界打交道的妙闻逸事。1956年1月7日,印华美术协会举行第一届画展,开幕前两天,苏卡诺便要李曼峰陪同前往;参观一个多小时后,当场定购李曼峰的五幅以替厘岛为题材的油画。印华美术协会以后两度展览,苏卡诺都邀李曼峰到总统府,然后以八辆摩托车开路。前往观赏。。。。

    那天,在新加坡美术馆举行的华语座谈,北京学者水天中和本地画家萧学民都以美术史的角度,说明李曼峰的重要性。对中国来说,五十年代的这批“海外华人画家”的成就,也不啻是一次文化震荡。

    出生雅加达的48岁画家张盛全《印尼名字Benny Setiawan),则以带有感性的语调,忆述“画伯”李曼峰对他的熏陶与影响、自学成功的这名画家,念中学的时候曾经参加青年美术研究会与印华美术协会。而1990年则和一些水彩同道创办了印尼水彩画会。对张盛全来说,李曼峰毫无疑问是”印尼先驱画家。

    李曼峰生前是虔诚的基督徒,因此他认为自已在日治时期大难不死。在印尼获得深造与成名的机会,在新加坡定居的稳定生活,都是上帝对他的恩赐。“我的一生是很幸运的,我出身寒微,但许多看来不可能做到的事,我都做到了。”他尝对传记作者、画家欧阳兴义说。

    李曼峰画展,在他生前死后都曾在新加坡举行过。但这次展览却似乎蕴含着另一层特殊的意义:画家把我们几乎已经遗忘了的一个时代送回我们的眼前!

    不,不光是他的画,他的和平鸽、金鱼、雄鸡、客座风情、荷兰中国印度景物、五十年前( 1955年4月18日)的炭笔素描——中国代表在万隆亚非会议上……;也不光有关他应不应该被尊称为新加坡先驱画家的议论。李曼峰给我们唤回的,是印华社会历尽沧桑后的一幅面貌,也是新加坡华社募然回首看到的一面镜子。

    印尼的华社,风雨如磐四十年,语文被封禁,文化受压抑。但是现在,这个华社之中热爱艺术,有念旧情怀的人们飞到新加坡来了,带来了亲善,献上了祝福。微笑,祥和,没有仇恨,也没有伤痕。然而我们的华社,宗乡会馆领导人今天都愁闷着,青少年都不感兴趣了,我们这些老头子还要作出牺牲吗?华文念多了也恐怕有不良影响;屋里多挤进一个“先驱”,还有位吗?

    不过,文艺之风似乎没有一面倒,新加坡美术馆的座谈上,主持论坛的郭建超馆长给与会者宣布了好消息:李曼峰捐献给国家博物院(美术馆前身)的一张粉彩和五张油画,都将在馆中展出,并被视为珍贵的文化遗产。美术馆也将重新出版画家欧阳兴义所写的两部传记——南洋画伯李曼峰》和《悲鸿在星洲》。美术馆也继续主办华英双语文化讲座。

    文化震荡?应该是吧,我想。

本文修改于: 01:48am 18/04/2005



创意网站

留言簿

蔡培强 18/04/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