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0页
01览:181 茅于轼 你在何方? 作者:游黎
主题:茅于轼 你在何方?
作者:游黎 2:08pm 17/04/2005

回应: 李慧玲--他们那天很爱国?(转) 作者: restart 11:25am 17/04/2005

还不出来向同胞宣扬你的宽恕论?

--------------------
宽恕诚可贵忏悔价更高

作者: 游黎
2:28pm 11/12/2003

  茅于轼的<<为什麽要讲宽容?>>,有时把宽容当宽厚容忍 (tolerance),有时则当宽恕饶赦 (forgiveness)。前者意在容异共存,如茅教授说,是缔造人权、民主社会所不可或缺的文明精神。后者不仅容忍异议主张,也以德报怨的原谅罪错。宽容是我们期望的学术和政治修养、风气。宽恕是用来感化犯错者的法律和教育考量。容忍他人的不同意见,甚至对自己的攻击,是尊敬他人的民主权利,也是健康的社会讨论风气。宽恕则不该是理所当然的赐予,因为没有犯错者的诚恳忏悔,宽恕无助于犯者的自新和再教育。

  文中举个有趣的例:“第二次世界大战对对战败国德国和日本没有要求战争赔款,相反还给予了巨额重建援助。结果两个国家基本上变成了和平国家。” 事实是,德日作为战败国,失去军事武备自主权,由不得不“基本上变成了和平国家”,和得到同盟战胜国的宽容,谈不上因果关系。我们也可以从德日两国对战争罪行的不同反省态度,看到不同民族性的后遗效应。德国自布朗特时期,已向世人为发动战争道歉求恕。也对战时大规模杀害犹太人,向以色列和犹太人表示忏悔。而日本至今不仅仍想抹煞像南京大屠杀的史实,战后历任首相,只对侵华罪行低声的说个遗憾,没有忏悔的真诚和勇气。竟有‘顾全大局’论者认为,可以在日本没有道歉的前提下,宽恕南京大屠杀等等罪行。日本不久前已立法修改军事作为防御的政策,恢复使用军事主攻权。

  茅教授认为,上次海湾战争后,对伊拉克要求赔款,施行经济制裁,受惩罚的是伊
拉克百姓,而萨达拇仍然挥霍无度。“这种尖锐的对比使得萨达拇形像更为可恶。其实这才是第二次海湾战争的原因。”这麽说,美国发动第二次湾战,是为惩罚形像可恶的萨达拇和拯究痛苦不堪的伊拉克人民?这不就是布什花了不少唇舌仍不为世人信服的出师理由?

  看不出这段有关湾战的评语,和宽容扯得上关系。这段末语是:“它的基本经验教训就是对广大人民的制裁不可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历史上对战败国的制裁,总逃不了殃及百姓,除非独裁腐败政权不再统治战败国。这不又是为美国进军伊拉克,改朝换代平正?至于茅教授说的 “如果对他 (萨达拇) 的指责集中在对人民的独裁压迫,他或许会服气。” 书生学者的温文敦厚,对独裁者的谅解宽容,莫过于此。

  说茅文只讲宽容不讲追究、惩罚、认错、正义是不公平的。但这后几项不是文章要点。文章主要论点是,那怕是对滔天大罪,即使犯错者没有忏悔,也得对他们有宽容精神。应该以德报怨,避免冤怨相报。文章举对待强盗小偷杀人犯一例,说“应该以直报怨,该制裁的要制裁,该处罚的要处罚,但是要与人为善,从教育出发,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就连这一段的末语,也升华到认同基督教的“ 别人打你左耳光,你再把右耳光给他打”的“内在合理性,很有生命力。”

  茅教授的宽容,小至强盗小偷杀人犯,大至四人帮恐怖分子战犯独裁者,一律从宽
处理。却忘记了即是源自基督精神的西方法律,执法时的刑罚判决,也考虑犯错者是
否有忏悔之意。法庭在判刑时,有诚意悔过,可以减刑降罚。没有忏悔的宽容,不仅是纵容罪过,也不能收到儆百之效和避免重蹈历史覆辙。

  宽容和歉悔是个人、民族涵养,难以强求。比如,死不认错道歉,乃大和民族劣性,奈何?但正义的申张,需要日本对侵华犯下的罪行,受适度惩罚,作适度赔赏。既使中国受难者和家属不宽恕,日本不道歉,历史正义也得申张。

  同意茅教授说的“表示改悔的行动...对过去万人之上的领导人来讲,绝不是容
易的事”。既然如此,我们宁可把希望和信心放在绳之以法,严惩罪行,维申正义的
法律制度,而不对宽容精神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

2003-12-07

作者:游黎
主题:宽恕诚可贵忏悔价更高
送交:游黎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游黎 17/04/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