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0页
02览:054 早报选读:曾昭鹏:行政吸纳政治 作者:蔡培强
主题:早报选读:曾昭鹏:行政吸纳政治
作者:蔡培强 02:23am 11/04/2005

    报章日前的调查显示,新加坡政治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由民生课题所主宰。坦白说,那是一个了无新意,让人看了就想昏睡的结论,感觉似乎有点无聊。有朋友就这么问道:你到底住在哪一个星球?政治这种事,在新加坡也需要调查?

    对一些人来说。调查只不过是通过如同“红包是什么颜色“的设问,得到预料中“红包当然是红色”的自然回应,只因为答案实在太明显了。必须承认的是,和柴米油盐相关的民生课题该是新加坡人(包括我自己)的政治宿命。

    从个人的角度,作为一些议员认知中属于拥有“自由派倾向”,并且“希望本地政治环境更加蓬勃”的年轻国人。我对同跻不比年长国人更认同反对党的调查结果是失望的;不管是其发展的面向、力度和速度方面,它都与个人的主观期待有所落差。这也许和自己过于相信“时代已经不同”的口号,错估国内政治社会的大环境发展有关。

    作为参与报道的其中一名成员,我当然不能够违背调查结果,从而做到完整交代本地政治图景及选民取向的一种忠实呈现,但在整个工作过程中,我仍旧不断反复思考为何新加坡的政治操作会从独立后的意识形态竞争转变为“哪一个政党比较会解决(民生)问题”的较量。有人说是务实主义,有人说是政绩。

    受访的一名本地学者指出: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对过去跨党政治竞争的意识形态差异并不熟悉,今天许多的年轻人认为新加坡没有摆放政治的位置,只有设计完善的行政机制;他们在一个让他们相信抽象政治理想多余和不切实际的制度中成长,因此他们专注于日常生活的物质层面。”

    本地学者的分析可谓透彻,本地“去政治化”的社会环境让重视的物质和经济生活被架空成为另一种政治诉求,并随着社会步和繁荣而逐渐深化为主流的政治意识。不仅是个人权利(言论自由或政治空间)或文化艺术长期被冷落,对国家存亡起关键性影响的国土安全政策或国际外交关系也鲜少进入国人的视野,或做任何思想上的有机联系。

    学者金耀基曾提出“行政吸纳政治”的概念。这里或能借用来解本地政治。他说:“‘行政吸纳政治’是指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政府把社会中精英或精英团体所代表的政治力量”,吸收进行政决策结构,因而获致某一层次的‘精英整合’,此一过程,赋予了统治、权力以合法性,从而,一个松弛的,但整合的政治社会得以建立起来。”

    把总理最近发表有关扩大精英阶层的言论作为一种政治策略来解读,并从政府一直不断完善行政和咨询机制的举措来看,本地政治新格局还有待时间去生成。



创意网站

留言簿

蔡培强 11/04/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