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0页
01览:208 早报选读:蔡添成—反对很容易 作者:闻达星
主题:早报选读:蔡添成—反对很容易
作者:闻达星 09:33am 09/04/2005

反对很容易

● 蔡添成

  李显龙总理最近对精英课题所发表的一席谈话,引起部分国人争议。他过后澄清说,一些人误解了他的谈话,他的原意跟人们争论的看法恰好相反。

  他要说的是:政府要建立的是一个能让每个新加坡人都能扮演各自角色的社会,成功者要记得履行自己的承诺,协助需要帮助的人,而精英阶层也要对外开放,接纳非大学毕业的成功者。

  如果精英在新加坡不是一个敏感课题,总理的谈话应不至于引起强烈的反应。这场小风波提醒我们,除了种族关系是异常敏感的课题之外,还有不少课题也是敏感的,精英课题是其一,是否应该允许开设赌场,也是另一个敏感课题。

  精英和赌场在很多国家都有,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奇事。人们之所以对精英课题有如此强烈的反应,跟“新加坡强调精英治国”这个根植于人们脑海中的强烈印象,脱离不了关系。

  理智上,人们接受社会有较成功者、较不成功者和失败者,所以要由精英来领导国家前进。不过,当领导人公开强调精英的重要时,一些人难免会感到不自在,以至于厌恶或排斥这样的说辞,不希望新加坡有朝一日会变成按国民身份地位,把他们分门别类去贴上“品质标签”的社会。

  把理智和感情放在天平的两端,是很难取得平衡的。现实的需要是对外时,新加坡必须同世界各国,包括美国竞相争取人才,对内则要培育本土精英,确保精英阶层能获得源源不断的补充,最终目的是增强新加坡的整体实力,让我们有新的动力、冲劲和创意去提升发展的层次。

  人才的培养,需要一段长时间,速成方法是争取外来人才。如果政府得完全照顾每一个人的感受,最好的方法就是采取保护主义,保护本国人免受外来人才的竞争。但是,新加坡要向前发展,就不可以关闭大门,除非我们愿意为此付出代价,愿意接受经济倒退、降低生活水平和物质要求。

  当把理智和情感一起考虑的时候,情感的好恶既是主观,也是见仁见智的。但是,我们不可能违反社会自然演变的模式,只因要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在,而要求一个社会完全没有精英。

  同样的,在赌场课题的考量上,赞成者和反对者各执一词,是一场道德与金钱、理智与情感的拉锯战。

  从道德的立场来考量,当然是要杜绝赌场,保护每个人免受赌风的侵蚀,最完美的局面是完全禁止赌博,以为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不准赌博,就不会有烂赌和家破人亡的社会悲剧上演。

  事实上,这可能吗?我们大概忽略了要赌博,并不需要上赌场。爱赌的人,没有赌场,还是有很多方法可以满足赌欲,身边的一切事物,只要有或然率,都是可以赌的。

  开不开赌场,就跟要选择道德还是经济利益一样,作出任何一个选择,都得为此付出代价。关键在于我们是否有条件完全拒绝开赌场。难道有钱不要赚吗?如果可以刺激航空业、旅游业、交通业、旅馆业、餐饮服务业、保安业、娱乐业等一系列相关行业的发展,制造很多的工作机会,使很多失业者能找到工作,开赌场难道完全是坏事吗?

  新加坡博彩公司每年都把部分赌注收入用于资助公益事业,帮助贫困老弱者。既然大家都认定开赌场收益可观,何不充分利用,也把部分收益用在慈善事业。把容易得来的钱,用在具有建设性的社会工程,不也能发挥积极作用吗?

  所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刀子既可用来切菜切肉,也是杀人的工具,任何东西都有它的危险性,最重要的是怎么去使用它。政府在考虑任何政策或考虑它们对社会的利弊时,都得想想该怎么去掌控平衡。

  反对很容易。我们大可毫不犹豫地公开拒绝精英、拒绝赌场,高举道德旗帜,让一些人开心,让社会不受污染,但是这样做是不是划得来,就很值得大家深思了。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闻达星 09/04/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