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0页
01览:195 早报选读:李慧玲---- 安徒生的生日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李慧玲---- 安徒生的生日
作者:费言 8:26pm 03/04/2005

回应: 是哪个蠢蛋把网页阉割了? 作者: 费言 8:22pm 03/04/2005

● 李慧玲

  昨天是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on)的200岁生日,中国许多报刊都用了相当大的篇幅,从不同角度纪念这位童话故事作者的诞辰,而世界多个城市纪念安徒生的活动也掀开序幕。我从这些报刊中,再重新认识安徒生,阅读他不幸的童年和孤寂的人生,还有他的作品在中国的影响。

  年少时鞋匠父亲逝世,母亲改嫁给另一鞋匠后又染上酒瘾,他的童年生活一直相当清苦。安徒生没有正规学历,4年在文法学校的经历并不愉快。他14岁离开家乡奥登塞小镇,独自到哥本哈根。他当过小演员,也梦想成为哥本哈根皇家芭蕾舞蹈团的演员,却没有成为独舞者。所幸后来得到了一笔奖学金,使他能够改行写作,之后他创作了《即兴诗人》的自传体长篇小说,开始有了点名气。

  安徒生的出身,使他比谁都渴望成名。但是尽管有了些名气,他仍跨不过上流社会的门槛。他被讥笑为连母语都没有学好就胡乱写作的人。他的几段爱情中,有的因为门不当户不对而遭遇阻挠。这些挫折,想必又更使这位童话故事的作者,在现实生活中更渴望往上攀爬。有后人考证他是个趋炎附势的人,一心只想跟名流交往。30多岁时,他在写给朋友的信中也曾直截了当地说:“我的名字开始熠熠生辉,这也是我活着的唯一理由。我觊觎声名和荣耀,与守财奴觊觎金子如出一辙。”

  他一生最看重的作品是自己的小说和戏剧,童话在创作体裁中居次,然而这位作品被翻译成多国文字的作家,身后最为人称道的却是他的童话。

  安徒生的童话,结尾总是透着淡淡的忧伤,《小美人鱼》的结局是小美人鱼不愿以伤害王子来换取自己的活命,选择投入大海之中化成泡沫。《卖火柴的小女孩》是在新年的早晨,留下了一个脸带微笑、冻死街头,“手里仍握着一把烧过的火柴梗”的小女孩。

  我重新温习安徒生,在介绍文字中找到知识、思考和姿态。各媒体都尝试找寻各自的角度,而阅读者总是可以有自己的联想和搜索。至少,安徒生的200岁生日在中国是个事情,值得一书。

  把这些报刊放一边,除了安徒生,我不能不想起岛国,心里潜藏害怕回家的感觉又重现。如果不是人在外边,我或许不会这么直接被提醒,这个创造和我们一起成长的童话作者的生日,去思索他的人生和作品的关系。尽管岛国是个中西文化汇集的地方,在我们的英文报刊也不一定看到这样的深度。尽管现在似乎越来越重视文化艺术,我是不是不应该期望在行政人员中看到文化胸怀和眼界?

  安徒生200岁生日那么重要吗?当然不是,但是更深入地去了解安徒生、联想安徒生是重要的。在国外生活的几年,享受的不仅是独立生活的自由,更让我珍惜的是包括这些即时到手的书刊杂志中所创造出来的文化空间,让人感觉除了汲汲营营的追求物质生活之外,人的精神还在。在这样的空间里,人不必太过费力地去合理化精神存在的必要、文化的必要,急不及待地去论证它的价值。

  是啊,读者、消费者没有兴趣啊,要维持逐年增长的盈余啊。岛国真的无奈得只能依照市场机制行事,只能旁征博引来证明全球如此、大势所趋?还是因为过于精明,只愿意选择在自己所要介入的领域中介入?又或者,我们连哪些应该介入,不能单凭市场运作的认知都没有?

  岛国多的是文化商品,一些城市重视文化和艺术,踏实静默得像在开博物馆,目的是要让游人参观、了解和提升。岛国的喧闹,总是让我感觉态度更像文化艺术工作者和管理者联合主办展销会,目的是让游人参观、消费、做买卖。组织展销会的技术岛国完全具备,也擅长把展销各地找来的成品,当作是骄人的成就。培育的过程往往不是完全略过,也要从可见的成本效应来计算投入。

  小时候看安徒生童话,有的是英译本,有的是中译本。有深度的作品是超越语言的,小学班上搬演过《国王的新衣》,同学们总是为肥肿的国王造型而觉得有趣。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当时是用英语还是华语演的,只记得到故事结束时,对于那光着身子的国王、他身边不敢言心的官员和不假思索一语道破的小孩,自己不是很理解,但也从来都笑不起来。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3/04/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