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0页
01览:086 早报选读:李邪--- 给他一双翅膀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李邪--- 给他一双翅膀
作者:费言 11:25am 31/03/2005

● 李邪

  最近为了社区演出,我们和3位失学青少年一起排戏。

  基于个人和家庭问题,他们辍学几年,不久才重返校园。

  其中一个的遭遇令人感慨。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有学习障碍,课本密密麻麻的字,完全无法解读和书写。老师责备他不够用功,骂他愚蠢,还用课本敲打他的头。几年来,他也以为自己笨。直到一天,他的母亲从电视得知阅读障碍,恍然大悟。他反而陷入挣扎,该通知老师吗?如果老师知情,他就得转到特别学校。这么一来,他就显得更“不正常”。他宁被视为愚蠢的正常人,也不要成为社会的怪胎。

  这三个率直纯真的青少年,要走的路还很长,可是人生却提早颠簸。跟任何年轻人一样,他们排戏时拿了麦克风就大唱欧得洋,说说学校的无聊笑话,在排练室的墙壁涂鸦(还画得蛮好),渴望恋爱,充满理想,对未来有美丽的憧憬,也有叫人窒息的茫然。也许,因为已经被编入一所工艺教育学院,他们严重缺乏自信。能不能念书,念多少书,在哪里念书,成了自我存在价值的衡量标准。

  我记得读小一时,开学第一天,校长对我们说:“你们来学校,是为了求知识,学做人。”梳两条马尾的我,只有七岁,心里不太明白,却铭记于心。现在,我几乎忘记所有师长的教诲,但这句话始终没有模糊,它一直是对我最深远的震撼。

  求知识,什么知识?学做人,做什么样的人?

  有一次考试,我很得意快速地完成理解问答。坐着审查答案时,我突然觉得一切很陌生。

  这是知识吗?我到底理不理解我的答案?理解会给我彻悟的快乐,为什么我没有那种感受?我只是写了“对”的得分答案,它的存在,没有给我领悟的心灵欢愉。这是知识吗?我拥有分数,却没拥有知识。

  分数和知识是两回事。知识解放我们,分数却僵化我们。

  那个阅读障碍少年,在分数这一环可能零蛋,但他渴望的知识是什么?那些知识,能变成翅膀,超越课本和考卷吗?

  他们不是不会念书,而是教育制度的狭隘僵硬,无法给他分数以外的翅膀。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31/03/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