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0页
编选文章
02览:276 星期天评头踩足-27/3/05 作者:闻达星
主题:星期天评头踩足-27/3/05
作者:闻达星 1:33pm 28/03/2005

回应: 精英主义的精髓 作者: 费言 10:38am 28/03/2005

大头绝代男比韩山元强,因为他知道Meritocracy是个贬义词,原来是指‘英才教育’;而韩山元之流却告诉我们:今天的‘精英主义’是那么original、那么自然、那么明显、那么无可避免,别无其他选择、只好不断的修正它。

其实,如果精英主义的包容性那么强的话?总理应该指示他的新闻秘书发表文章褒扬敢于批判的李邪——面对强权仍有直言的勇气,不也是精英的气质吗?

美国社会学家派深思(Talcott Parsons)就是赞成英才教育(Meritocracy)的。他认为这种站在起跑点的平等是为教育提供了一个相同的机会,重点在于个人的全情发挥。因此,学校教育可以突破社会阶级的垄断,开放社会流动的机会。在英才教育趋势下,他们相信传统世袭的、或庇荫的(ascribed)社会地位会渐渐式微,代之而来的是依靠个人禀赋及后天努力,累积自个儿的功绩(merits),从而获得应有的成就及社会地位,达到自我实现的境地。

今天的‘精英主义’不但把教育理念悄悄移植到政经方面,还多了机会主义色彩。他们不必栽培或提供均等机会,他们只管坐收成果;只要认可‘成功’的人,他们都给予‘精英’的标签,那么‘精英’不就像‘勋爵’‘拿督’一样,是个汽水瓶盖而已吗?

结构功能论虽然认为‘英才教育’可以消除社会的不平,反对者则持不同的看法:他们指出学校教育透过‘才能’、‘功绩’促进社会流动只是一种假象,它利用此种假象合法化并再制了即存社会阶级间不平等的权力支配关系。学校教育的选择、分配机制,真正的决定因素是社会即存的不平等分工和地位关系,不是个人的‘能力’。

此中的佼佼者就是布迪厄(Pierre Bourdieu),布迪厄透过‘宰制’的概念来思考社会。依照他的说法,从最微枝末节的日常行为里,像饮料的选择、穿着品味的表达,都可以发现‘宰制’关系的存在。或许一个最自然不过的问题,我们会问:为什么被宰制者会同意被宰制,甚至和宰制者站在一起拥护现状?如汉·刘向言:“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布迪厄分析国家精英,他们经过考试的激烈竞争,这些相当于旧政权之贵族的子嗣,为了要建立宰制的关系,以便垄断经济权力,官僚体制及知识上的权力。他们必须要建构现代化的国家及有关共和国的迷思:精英管理、自由化的学校、公共服务。

统治者为了使学校得以维持社会再生产的作用,也就是说确保一家独大,学校必须有效地进行社会阶层的再生产并使它合理化,所以布迪厄认为所有的教学行为都是一种象征暴力,因为它是透过一个专断的权力来强制一个任意的文化。就事实而言,判断学业成功的标准是社会标准而不是学术成绩的标准。籍着英才、天分的意识形态,学校把‘社会自然化’,把社会不平等转变为天生能力的差距。学校把社会不平等转换为公平竞争的结果。

布迪厄说现代社会充斥着为累积‘象征资本’而引起的斗争。精英阶层拥有经济资本、社会资本和文化资本以确保他们下一代(‘继承人’)的成功。什么是经济、社会和文化资本呢?让我举个简单例子说明,星期天早报上常有财经文章教导读者如何成为一个精明的投资者,如《了解后果确保‘贷贷’平安》、《怎么选择收益投资工具?》,这些文章不只教人家如何理财,还反过来为‘精明’的投资者立个样板。问题是,要成为‘精明’的人,首先就要有累积‘象征资本’的能力,才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那些借大耳窿、刷爆信用卡的,并非不精明或愚蠢,他们只是没有选择/或者社会不给他们选择的余地。

又好比,访谈稿—‘新精英’沈财富虽拥有千万身家却说‘我还想奋斗20年’,文礼通道邻里店家只要6万元就想关店走人,如果以此来反证精英都是楷模、是国家的未来希望的话,那是只见独木不见林的。有累积资本的人可以选择精明,没有累积资本的人,不但保不住原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资本,还因为错误连连而消耗掉原有的资本,一败涂地,这是我们所说的‘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境地。

布迪厄举例,精英的‘继承人’对学校的要求,都能够从他们生长的家庭环境中获得。所以这些继承人从家庭所获取的知识、举止和形象,不但被认可,而且还转换成学校里的竞争优势。相反地,那些与学校制度差距较远的学生,必须全部重新学习,而且还得经过一个脱离原先文化的过程,才能获得学业上的成就。

布迪厄的说法获益于伯恩斯坦(Basil B. Bernstein)的教育符码(Educational Code)理论。伯恩斯坦的研究,主要是讨论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在语言形式的表达方面和中低劳工阶层的孩子是有区别的。他认为,中上层家庭的语说型式(form of speech)倾向于精致型符码(elaborated code),中低层的家庭,语说型式倾向于限制型符码(restricted code)。精致语说型式比限制型在了解各种经验间的关系上高明许多,还能让使用者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学校教育所用的语说型式偏向中上阶层所熟悉的精致型符码,使得中上阶层的孩子在入学前已经具备这种语说型式,因而在教育起跑点上,比中低阶层的孩子处于较佳的位置。中上阶层的子女所接受的语言训练形式越佳,其子女向上流动的机会就越多;文化不利阶层的子女被淘汰的机会也就相应越大。

宋朝寇准和张咏是好朋友,寇准后来拜相入阁,而张咏则到陈州任知府。张咏虽然常对幕僚称赞寇准,说他是个奇才,不过不爱读书,略嫌学术不足。有一次寇准来到陈州拜访张咏,临走前向张咏请教学问,张咏对他说:“《霍光传》不可不读。”寇准回家后马上找来拜读,一直读到‘不学无术’那句,他才悟然一笑,说:“张公是在说我呀!”——这位寇先生在自知之明方面,也比韩先生之流强。

大头绝代男实在不必太在意阴谋论。有些人老了变应声虫而不自知,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附笔:老蔡的下巴装回去了没有?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闻达星 28/03/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