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60页
02览:105 早报选读:黄绮芳---- 请给予空间,不是标签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黄绮芳---- 请给予空间,不是标签
作者:费言 10:45am 28/03/2005

回应: 精英主义的精髓 作者: 费言 10:38am 28/03/2005

● 黄绮芳

  在海外的新加坡人初次见面时,总离不开“在哪里毕业”的问候,似乎除了同戴过一款校徽可作为亲切的依靠之外,就别无其他血脉相连。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是新加坡小,没有省市或乡下可认同之外,另一原因就是其教育制度对我们的影响根深蒂固。

  最近和两位朋友分享新加坡的回忆,免不了扯到学校和教育的话题。

  杰得过奖学金,毕业自海内外名牌大学,目前还担任相等于总经理的职位。可是他坦言始终觉得自己比别人笨,就因为他小六离校考试放榜时,母亲二话不说就从分配到中学普通源流的名单上寻找儿子的名字。他其实被分配到特别源流班。

从所谓“流氓中学”毕业的翰如今是出色的广告人,因为年少时学业天份不及艺术天份而被教育体制视为异类,愤而到美国寻找自己的天地。至今他仍对自己上进权利被剥夺、才华绽放的机会被埋没而耿耿于怀。

  而我,不是天才也不属蠢材,如今也遗憾当年的教师任由我浮沉,让我彷徨到成年。虽然童年有过名列前茅的光彩,却从不认为自己也能梦想出类拔萃,因为中学以来的奖杯和奖学金从来都是那些“奶油上的奶油”捧走的。

撕去后还留下胶渣

  我们三人如今日子过得信心满满,谈到求学的经历时,故意互比谁的经历最“惨”。然而,三十岁的成熟玩笑挥不去成长期残留下来的自惭形秽。

  新加坡教育从我们七岁(小一A班B班C班或中二1班、2班、3班)起就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这些标签留在我们心灵深处,就像粘在日记本背后的劣等价格印记,撕去后还留下粘糊糊的胶渣,刮之不去,日子久了会变成黑印。即使用力去刮去搓,还会留下除不去的抓痕。

  最近新加坡又推出了新的精英标签,它是给新加坡传统精英以外的“成功人士”贴上的表扬贴纸。从报道上得出的结论,他们的共同点应该是努力实现理想或生意有成的人士。因为他们“成功”了,所以可以归类为“上等人”。

  只是,实际上,他们或许从没要求被脸上贴“精”,或者成为“上等人”。他们甚至很可能都是要挣脱过期标签的一群人。

  他们也许会感谢这样的抬举,也或许像被遗弃的孩子般,不屑遗弃者的“变脸”。毕竟他们靠自己找到了出路,不需要谁来插上一脚。

  每多一个标签,就会有一批人被排除在外,难怪我和朋友无论修了多少个学位、夺得几项广告奖,对自己的小成就感到多么的自豪,却总是很矛盾地觉得自己不足,经常觉得自己很中等。

  拥有才华和特殊成就之士值得推崇和表扬,但他们也不过是拥有不凡勇气的凡人。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给予他们最大的空间和支持,而不是画蛇添足的标签。 

  再精致的家具,也要看买回去的主人如何通过摆设突显它最大的优点,营造房子的和谐。识货的主人会除下价格标签,因为这只会引来狭隘的眼光。

作者是早报驻上海特派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8/03/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