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编选文章
03览:244 星期天评头踩足-13/2/05 作者:闻达星
主题:星期天评头踩足-13/2/05
作者:闻达星 12:29pm 14/02/2005

回应: 早报选读:李慧玲—国际与大 作者: 闻达星 12:28pm 14/02/2005

春节联欢晚会的《千手观音》除了让人震撼之外,还是震撼,还要加上一种宗教的感动。晚会过后,已被中国观众票选为‘完美感人’节目的最高荣誉。

周兆呈说:“(当年)伊拉克残奥会主席在看完《千手观音》后曾说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话:没有双手意味着残缺,可对于长着一千只手、一千只眼的女神而言,人类的所谓健全也是残缺的。这或许也是观众在欣赏美仑美奂的舞蹈之后的人生感悟,更提升了节目的哲理思考。”--没错,舞台上的观音造型不过是20双手,已经那么感人,要真显现千手千眼,那是何等的境界。

‘千手千眼’是一种精神境界,而不是一种客观存在,但是这种境界是绝对需要的。大悲心陀罗尼经说:观音菩萨过去在千光王静住如来时,静住如来曾经为他说一《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大陀罗尼》,并且要他持此心咒,于未来恶世中,普为一切众生作大利乐。观音菩萨当时听了这个咒之后,立即发出宏大誓愿:“设我当来之世能利乐一分众生者,令我即时身生千手千眼。--这么一折神话,‘务实’者当然嗤之以鼻。

刘再复在他的《性格组合论》里,说崇高与怪诞的二重组合,在现实主义文学中是不存在的,主要发生在浪漫主义艺术中。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一个很好的说明,他说:“真正的怪诞是赋予丰富的包罗万象的内在内容以极鲜明的外部形式,并加以大胆的合理化,而达到高度夸张的境地。不仅应该感觉和体验到人的热情的一切组成元素,还应该把它们的表现加以凝聚,使它们变成显而易见的,在表现力上是不可抗拒的形象。”

在印度经典中,就有湿婆和乌玛交媾一次达一百年之久的故事;大乘佛经里有不少多手多眼的造型,大多慈眉善目,鲜有凶神恶煞的形象。藏密则不同,他们认为要救度众生,有时也得金刚怒目,也就是明王像;一般是多面多臂,手持各种法物的忿怒像。密宗认为,佛、菩萨由于大悲而示现威猛之像,以智慧的光明摧破一切烦恼业障。

‘千手千眼’顾名思义是工具和手段,观世音真正修行的法门,是所谓的‘耳根圆通法门’,单字-‘闻’,通俗一点叫做‘寻声救苦’,最近就有人猛修这个法门,不过评语不好,大家都说‘闻’是好像‘闻’了,不过反应比较像电话答录机。

蔡老大说:“如果有一天,公众能坦然面对“揭衣起义”,处“裸露”而不惊,我们的社会就能在实质意义上多元起来。”--我觉得很奇怪,‘多元’起来,就得‘坦然面对、处裸不惊’?那么原本不能坦然,大惊小怪的算不算一元?值不值得重视?只手只眼的坏处,不就很明显了吗。

庄记说:“原则上我们是不应该支持翻版的。尤其是本身搞创作、搞演艺的人,支持盗版,等于把自己的饭碗砸碎,打击自己的同行。盗版是贼,因为盗版的厂商并不须要给绞脑汁的人付稿费,也不必在制作成本上投资,本钱只是复制器材和空白的光碟片而已。……翻版问题可说是20世纪遗留给人类文明世界一个最大的矛盾。在道德上,翻版等于吸别人的血,是站不住脚的。但是在经济运作上,它却是那么理所当然。”--说来奇怪,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向来都是道德让位給经济,惟独知识产权这个问题,‘经济’让位給‘道德’;以建赌场的逻辑来说,翻版是个国际性的客观存在,不翻白不翻,为何不建立一个世界最大的翻版中心呢?

庄记说:“只有知识产权问题处理得当,原创才得到鼓励,才会使整个社会创意源源。盗版的确是在偷东西,当一个社会的最高生产技能是偷窃的时候,能走多远可想而知。”--在现今这个社会里,脑力劳动被无限吹捧,而体力劳动则惨被践踏,这才是问题的根源。为什么世界上许多角落,有很多童工每天劳动16小时以上,一个月却赚不到1美元的微薄工资;反观所谓的演艺‘小天后’、体坛健将为几个产品代言,拍几支广告,就可以买一间百万豪宅,这是什么天理?按理推演,这些‘天皇天后’级的演艺人士、体育界明星,应该靠广告代言收入维持奢华的生活,而其他一切演出和表演都应该‘无偿’奉献,让社会分享,这才是平民百姓眼中的理所当然。

那些有金钱补偿才有的‘原创’,不要也罢,徒为社会制造更多的精神垃圾和渣滓。

英国经济学者E.F.Schumacher观察说:“一个社会真正拥有的休闲时间,似乎与其所使用节省人力的机器之数量成反比。”他说在美国或德国,你会发现那里的人们日子过得比任何地方还要紧张。要是你转到像缅甸这样的几乎是在工业发展尾巴的国家去,你会发现人们简直闲得不得了,可以好好寻寻开心。于是大都会里的人为了摆脱压力,就拼命找乐子,压缩以最原始方式定义的生产时间,减到一个无足轻重的地步,更不要说还有什么尊严可言了。如果你用这样的角度来看工业社会,你就不会訝异发现有尊严、有名望的都是那些帮我们填满剩余96.5%‘休闲时间’的人,主要就是艺人和运动员。Schumacher这么一说,就平白为我们看问题增添了几百只眼。

说回伊拉克残奥会主席的那句话,他说“对于长着一千只手、一千只眼的女神而言,人类的所谓健全也是残缺的。”不啻是自认拥有三头六臂的人的一记当头棒喝;那些人自我感觉良好、信心超级膨胀、蠢事干尽,需要李阿姐的浇头冷水:

“我觉得可怕的不是良善的宏伟愿望。如果这些官员不是还习惯于说说大话实际不当一回事,就是无知地过分迷信‘国际’与‘大’,将外国的一些概念简单化,罔顾自己的基础和条件。是因为它们迫切地要提升自己的城市,而显得那么浮躁,好高骛远吗?说大话糟,一心只想为‘大’而做‘大’事更糟。这样的出发才真正的可怕,比发展缓慢的杀伤力更强。” 本文修改于: 7:33pm 14/02/200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闻达星 14/0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