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01览:235 早报选读:曾昭鹏—批判不只是姿态而已 作者:闻达星
主题:早报选读:曾昭鹏—批判不只是姿态而已
作者:闻达星 09:16am 12/02/2005

回应: 对新政府是该提升期望了 作者: 冬冬 11:21pm 08/02/2005

批判不只是姿态而已

--------------------------------------------------------------------------------

● 曾昭鹏

  本地英文报交流版在去年跨年之际,有一场引人深思的讨论,两名作者分别以年轻国人的道德勇气,以及他们是否具备批判性的思维为主题,探讨年轻人的心态。这里甘冒以偏賅全的指责,尝试去概括他们的意见。他们认为要为个人信念挺身而出,需要有道德勇气,但是我们的社会环境却造就了缺乏批判性思维,并愿意随波逐流的年轻一代,他们如同“迷失的羊群”。

  这两篇文章在英文报上引起回响,其中有一篇回应让我至今印象深刻。作者指出批判性思维必须情理兼备,而新加坡年轻人对社会、对政治冷漠的背后,掩藏的或许是超越个人追求以外的空虚。我们不在乎所以我们沉默;我们的沉默让我们失语;我们失语因为我们不在乎。

  这名作者进一步说明当我们对个人的终极关怀没有深切的认知时,言论限制的开放只会让人为反对而反对。他以一个问题作出总结:“当所有的障碍都被拆除后,我们的年轻人是否还有任何可以把持的价值系统?”

  怀着同样的疑问,我也还在不断问自己在生活中关心什么。月初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会举办的部长论坛上见到学生向内阁资政李光耀积极提问时,我从一些未经修饰的问题中感觉到,也许只是也许,我们的年轻一代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把声音。

  后来,我才发现其中一名提问时以“专制”来形容李资政的学生,就是向英文报投稿的年轻人之一。他那套“我们已经享有稳定所以应该取消内安法令,允许小众意见”的说法,轻易被李资政以政府包装好的“我们的团结是多么敏感和脆弱……”的现成答案所否定。我不知道他那时有没有一种“政治失恋”的感觉。

  月前在一次聚会上,朋友的一些话让我得到不小的启发。不管政府在任何政策上采取什么让我们无法认同的立场或说法,只要我们还有接近甚至相同的理念,我们可以继续在这个群体的私人空间里,以一种距离与公共体制并存,并且保留与之对话的选择。问题是属于这一代的年轻新加坡人,是否太轻易放弃我们(被“赐”予)的有限空间?

  其实,连我自己也没有答案,但是面对“行动”起来的政治标准和政党召唤,年轻的我却清楚知道批判不该只是姿态而已,也应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生存状态。因为我珍惜且重视批判姿态以外的反思过程及其中所收获的个人终极关怀。

  也许我们不精致的想法因为没有具体的落实方案而被轻视、也许我们粗糙的观点因为没有人生经验而显得很不成熟、也许我们青春的意志因为没有经过重重考验而感觉薄弱,但除了告诉我们不可以行差踏错,否则就会毁家灭国的预言,这里是否还允许其他的想像?难道我们永远只为不让国家领导人一语成谶而努力?

  “我有犯错的权利/我的过失让我坚强/我正踏入未知的地域/我从未飞翔,却有展翅的感觉/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有血有肉/我不是石头做的/我有犯错的权利/所以不要管我”,收音机传来英语流行曲Right To Be Wrong,娓娓唱出年轻的生活宣言,也唱出了年轻的请求,其中有种希望得到肯定却也带着倔强不妥协的味道。我们好不容易看到参与的热情在年轻的心中重新燃起,接下来就得看谁真的愿意听出并看好年轻人勇于质疑、勇于思考的诚意和决心了。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闻达星 12/0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