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02览:159 星期天评头踩足-6/2/05 作者:闻达星
主题:星期天评头踩足-6/2/05
作者:闻达星 12:51pm 07/02/2005

回应: 早报选读:庄永康—年轻学子的价值取向 作者: 闻达星 12:50pm 07/02/2005

大头绝代男说:“过程总是比结果重要,专情应当自有收获。”谨借此向网友们贺年(包括聊天室的守将们)。

品酒专家庄布忠说欧洲大富豪开Party,只用5到8欧元的白酒和红酒,结果人家也宾主尽欢。他说:“如果你可以携带自己的酒出席宴会,那么,你也可以(自带菜肴)……。实际上,如果你对口味的要求那么高,为什么不留在家里,品尝自己爱喝的酒,还可以省下红包钱。这么一来,别人就不会看到你有多么失礼。”--是一个很好‘无为’的例子;如果自以为‘有为’的话,结局不一定会更好。

李阿姐说:“生活在一个等待风暴的地方,那种感觉是很奇异的:我既明白风暴带来的刺激,但又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似的。为什么大家需要期待风暴?期待什么时候哪个官员挥动手上的正义之剑?是因为平静太久了吗?平日许多讲话和指示、下达的文件、颁布的规定,这些的作用都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么不堪风刮呢?一场风暴除了能够收一时的震慑之效,能够改变什么?制度如果不改变,风暴再刮几次会有用吗?……等待风暴是一种扭曲的心情,因为本来是不应该等待的。风暴来了,好像受到刺激,好像什么也没有得到。”--社会弊病到处存在,清官不值得期待吗?为什么当‘清官’出现时,反倒踌躇了呢?这是因为李阿姐的老庄哲学发挥作用,她知道: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问题出在内因,而不在表象;佛家云:“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老庄的‘无为’哲学常被人误解,大家喜欢照字面翻译:‘无为’就是什么也不做就是了。其实‘无为’是一种经验的总结,也是一种前瞻的远见;它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结论,也有广府人说的:“无谓既嘢,就不好做啦!”的意思。高延第说:“尚口者穷,多为者败,徒长诈伪,无益于事。”

孟子曰:“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

老聃云:“爱民治国,能无为乎?”“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谁能在浑浊中安静下来等待澄清?谁能在安定中变动起来而慢慢趋前?)

庄记赶在乙酉鸡年来临之际,把一锅乌漆墨黑的老油换上新油,炸出来的油条果然松脆,香味四溢。庄记云:“对新加坡来说,一个对深层文化嗤之以鼻,对学问追求不感兴趣,对社会风气只有唯唯诺诺的学生阶层,是危机的开始。”他知道:“任何潮流是不会突然冒出来的,它必然是长期铺垫的社会工程底下的产物,水到渠成眼下便开花结果。对于这样的结果,明眼人也不会感到惊讶。”

蠢动有为的结果往往与原先的期待相反,西哲说过:“恰恰是赶着去建设天堂的努力,造成面前的地狱。”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就讲了一个寓言:红衣主教为了秉承耶稣的意愿、信仰的自由,为实现人间奇迹而努力。他要让人民崇拜上帝,就必须先有面包,而要有面包,就不得不拿起凯撒的剑。结果耶稣降临时,群众把他包围,影响了红衣主教的权威,被当成异教徒抓了起来。主教进到牢狱和耶稣谈判,央求耶稣不要来妨碍他的事业。主教对耶稣说:你没必要来,至少暂时没必要来。

有人以为事事‘改革’,翻动每一块石头是在‘创造历史’;看到天灾人祸特别兴奋,一口咬定是恫吓人民心归政府的契机。沙斯、禽流感、海啸、恐怖主义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原动力,每经过一波悲剧,社会就会‘成熟’一步,所以他们会说‘和平安定’不是‘理所当然’的。

老子说:“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政治清明,战马还给农民去施肥,这是老氏的理所当然);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政治乌烟瘴气,怀胎的母马也送到战场去,是‘理所不当然’的)。”

这是只知‘变’,而不知‘常’的妙用。让我们比较东西方的历史观:查尔斯·提利(Charles Tilly)在他的欧洲国家形态研究中说,过去一千年来,‘战争是欧洲国家的主要活动’,所以欧洲史只有战乱;即使到了今天,小布什的‘反恐大计’还不是先发制人的以战止战。而东方历史家钱穆说:“历史不能只管突发事件,只载动与乱,不载安与定。使我们只知道有‘变’,而不知有‘常’。……(《论语》里)只有颜渊,孔子说:‘吾与回终日,不违如愚’,就写不下。所以孔子的学生,别人都好写,颜渊似乎无事可写,但却特别重要。历史上有许多无事可写的人,而特别重要的。……但看到西洋史,其体例确乎同我们的纪事本末一般,同是动、乱和变,一些不寻常的,而没有写出长治久安、安安顿顿的历史。实际上西洋史也正是如此,故西方人重外不重内,知变不知常。”

蔡老大写道:“教育(部门)不应该慷慨地让位给出位的做法,却吝于向传统让步。”那些手持鸡毛当令箭的高官们同样也是只知有‘变’,而不知有‘常’。

庄记说:“说白了,这是本地教育与文化艺术‘去政治化’的结果;而‘去政治化’,本身就是一种政治。”配以威廉·詹姆斯的“自以为有资格对别人的理想武断,正是大多数人间不平等与残暴的根由。”--如大师庄布忠说的:鲍鱼还是配白酒比较能衬出其鲜味。

在老子眼里,‘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这些‘有为’的人蠢事干尽,明明是些傻子,难道会叫他们‘精英’咩?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07/0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