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01览:322 早报选读:谢仲贤—敏感新闻 作者:闻达星
主题:早报选读:谢仲贤—敏感新闻
作者:闻达星 1:34pm 05/02/2005

敏感新闻

--------------------------------------------------------------------------------

● 谢仲贤

  “这只是个孤立事件,你们可以不写吗?”

  记者经常会接到这类暗示放弃追踪某些新闻的要求。我最近向某个政府部门询问一些最新数据时,就有官员提出这样的要求。令人费解的是,所要求的数据早已在国会曝光,我当时只是询问最新的资料。因为有关部门迟疑,左等右等,等到的却是一封以“这是孤立事件”为由,请记者把这个新闻“杀掉”(kill the story)的电邮。

  要“杀掉”一则新闻不难,但是总该有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孤立事件”绝不是最好的理由,而且只会留下许多联想空间。不过,要求记者把新闻“杀掉”,绝不是孤立事件,不管是政府部门还是私人企业的公关,都经常会以“敏感”为由,请传媒低调处理某些新闻或完全放弃报道。

  一般所理解的“敏感”课题,即指凡涉及宗教、种族、语言和安全的课题,都必须谨慎处理,以免分化社会或挑起各种族之间的猜疑。曾几何时,“敏感”这个字眼,已被负责跟传媒联络者附加了多几重的意思,当他们不愿公开某些资料时,就理直气壮地以“敏感”为口实。

  敏感不敏感,到底该由谁来定义?会影响一个公共部门形象的资料,就是敏感了吗?会引起公众议论或反弹的数据,就是敏感的吗?会揭露政策不足的信息,就是敏感吗?政府部门可否自行判定因资料“敏感”而拒绝提供?果真如此,“敏感”就被严重地滥用了。

  这让我想起不久前,官委议员倪敏医生在国会上建议政府让公众利用特设的“绿色通道”去获取官方资讯。也就是说,除非资讯是属于高度敏感、可能影响保安、危害种族与宗教和谐或干涉个人隐私的,都应通过“绿色通道”发放。她认为政府发放更多信息,会给人民感觉到责任感和参与感,促使他们更加积极地提意见。

  其实,政府并不是没有发放过敏感的信息。九一一事件的后续发展,是政府逮捕了企图攻击我国多个目标的回教祈祷团成员。由于涉及恐怖事件的都是回教徒或马来族,若处理不当,会引起社会分化,挑起反回教徒的情绪。不过,政府并没因此而漠视问题的存在,反而通过反复的公开讨论去消除猜疑。

  倪敏医生要求设绿色信息通道,是个不错的建议,可为公共部门定下明确的指导原则,以判断哪些信息可发放。但是,在落实这个建议的同时,也必须培养国人对知情权的认识。一般人目前似乎没有这个概念,所以政府部门只是片面地看到发放信息的负面影响,而公众也不会坚持要政府部门公开某些信息。

  好些国家已制定了信息公开法,规定除了涉及国家机密和个人隐私的资料之外,任何人都可向政府部门查阅。这就是民主国家对人民知情权的尊重。新加坡应否制定类似的法令,是另一个值得争论的课题,不过即使没有法律规定,对知情权的探究及建立知情文化,都有助深化公民对政策的了解,推动对政策的讨论。

  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下,才可能要求国人积极参与制定政策。政府部门如果再动不动就把“敏感”抬出来,只会把信息堵住,使之不能流通。

  如果下回还有人要求“杀掉”我的新闻,我会先请他“杀掉”自己的旧脑袋。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05/0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