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03览:046 天地有正气--回应安焕然《爱宽柔,请留一份厚道》 作者:jyeengo
主题:天地有正气--回应安焕然《爱宽柔,请留一份厚道》
作者:jyeengo 00:27am 05/02/2005

当!当!当!开学的钟声响起了。每一年,家长与学生们都带着期待和兴奋的心情迎接新学年。可是今年,新山的父母与学生,特别是宽柔中学的初中生,心情特别别扭。因为问题还没有解决。学子们只好带着满心疑惑、望着茫茫前程,蹋上学途。

独中,逃不开政治

安焕然在其刊登在星洲日报,题为《爱宽柔,请留一份厚道》的文章里提到“但若从华教意识、民族大义来看待,再夹杂政治因素,此事恐怕没完没了”,“面对243方案的冲击,若政治性的来看待此事,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可见安君本身也很清楚,从华教意识、民族大义的角度来看待,宽中改变初中数理课本用语的行动完全师出无名。是对华教不利、对民族不义的。之所以会‘没完没了’,恐怕是宽中不理新山华社的意愿,一意孤行的结果。如果政治性的来看待此事的话,则更是服从于当权者不平等教育政策,作茧自缚的举止。可是,为何安君又自相矛盾的说“宽中这次的改用课本,不是不可以,只是时机未到”?这是被人误导了,还是没有了立场?

既然此举是对华教不利、对民族不义、作茧自缚的,而宽中又一意孤行,那要避开广大民众质疑,最好的方法,就是把所有反对的言论,不管有理无理,都标签为政治性。然后再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警告民众别把‘肮脏’的政治带入神圣的学府,免得沾污了宽柔,要大家留一片净土给宽中。于是乎安君说道:“我认为这事最好是从技术层面去探讨去批判”。

这种言论令我想起一则许久前在网际网络上流传,教人孝亲敬老的故事:有一对住在郊区的贫困夫妇,每天省吃俭用,为的就是凑钱供他们唯一的孩子就读大学。终于,这个孩子成功以标青的成绩完成学业。可是,当那对贫困的夫妇老远从乡下到城里出席这孩子的毕业典礼时,这孩子却因为见他们衣着老土、寒酸,而希望他们不要在他的朋友们面前相认他为孩子。这个时候老夫妇的心碎了。为人子女又岂可如此忘恩负义呢?宽中又岂可以这种方式来对待多年来含辛茹苦抚育宽中成长的新山华社呢?

我国华文教育长期被拒于国家教育体系外。不管是先祖们南来时,英殖民时代,黑暗的日治时期,战后,独立以至现今,这种情况从来不曾改变过。尤其是近几十年,当局更致力打压华教的发展,以逐步实现所谓国民教育的“最终目标”。独中,正是这种政治迫害的产物。

47年前,新山华社毅然拒绝政府津贴,使宽中变为全马第一所独立中学。从此,为了宽中可以独立自主、不受干扰的发展,新山华社出钱出力者有之、声嘶力歇的摇旗呐喊者有之、被扣留者有之、妻离子散者有之。但新山人仍然坚定不移的站稳政治前线,为宽中(及华小)抵挡种族主义者的打压及迫害。为的,就是要让教育回归教育,让宽中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办好树人事业。一所全马最大的独中得以耸立在新山,全体华社在金钱上的鼎力支持,与政治上坚决抵挡任何企图变质独中本质及消灭华文教育的做法与政策是两个主要因素。如今,宽中又如何可以自诩清高的对华社的意见漠然以对?其实,如果真是要‘给宽中老师和学生预留一个安静的学习空间’,安君应该把呼吁提给极力打压华文教育的当权者,而不是反过来对长期无冤无悔支持宽中的新山华社给予严厉的批判。

从技术观之,亦然

就算单从技术层面来探讨此事,改变教科书用语的措施实是百害而无一利。多少
专业的教育研究报告已经证明单一语文的教学对学生学习及掌握知识最有帮助。数理科用英文课本,不但不能提高学生的英文程度,反而牺牲了一定程度的学科知识的吸收(请参阅 《语文障碍对学习的影响》陈业宏博士)。联合国的教育报告书也提出应该尽可能延长母语教学的年限,最好是让学生可以使用母语完成小、中到大专的教育过程。

安君可能很幸运的能以单一语言及教学用语完成学业,所以不理解以多个不同语言(不管是教学语言或是教科书、参考书用语)学习的痛苦及伤害。身为一个华小、国中以至进入本地大专的学生,我的学习过程就是在语言不断改变,或多种语言同时运用的情况下完成的。个中的困难,是每一个经历这种学习阶段的人都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在大专时期,由于教学语言及参考书的用语不同,这使得我们同时以两种语言学习。其结果是在学科的理解上多了重重困难,所花的时间及努力也事倍功半。如果连大专生尚且如此,初中生又如何消受呢?

许多反对宽中这项行动的人由始至终都以教学的有效性,以及宽中对此改变的技术准备来质疑宽中这项行动。而关心此事的民众或家长,尤其是子女为宽中学生的父母,更必然如此。宽中却一直拿不出有力的理由及证据来证明此项措施的有效性。还时时表现得傲慢无理,没有诚意。请问这到底是谁不诉诸技术?

请尊重人权

安君把自己拔高到道德审判者的位置上,把反对者判为‘不厚道’、‘过火’。说反对者‘情绪化’、‘不尊重’、‘关了良性对话的门’等。尤有甚者是为反对者扣上运用‘文革式批斗手法’、‘搞斗争’这顶大帽子。其目的就是要把所有责任推给反对者,让反对者来背这个黑锅。谁不厚道,呼之欲出。

安君为论证反对者‘过火’,提了4点例子。这4点例子却再再证明了安君不尊重基本人权的态度。分发册子或传单是根本的言论自由权利。至于向谁分发则更是依据分发者的喜好了。而办讲座、要求对话、阅读册子传单则是基本的知情权。讲座主讲人名单不须提交安君审核了吧?安君本身大可也多办几场讲座,支持宽中改变教科书用语,这没有人会阻止;可是要混淆群众的目光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对错真的不再重要?

安君认为“再去针对谁对谁错,已没有多大意义”,也要大家给宽中一年时间实施这项措施。这是一种企图瞒天过海、生米煮成熟饭的计量,也是不敢面对真理的态度。错了就是错了,勇于承认、勇于改正是成长的必然途径。岂有是非不分、含糊了事的道理。既然已经知道是泥沼,为何还要一脚踩进去?踩进去了要再出来这么容易吗?如果今天我们让宽中改变了教科书用语,要再改变回华文,谈何容易。

宽柔乃华社共有的资产,关心宽中发展,关注宽中教学方针的改变,乃是市民的义务,也是权利。批评批判也只是爱的表现。向华社开诚布公的报告宽中的进展及改变,更是宽中对家长及华社的责任。闪闪缩缩、畏首畏尾不是办教育者应有的态度,更不是一间学府应该表现给学子学习的榜样。还望宽柔诸公为后世立标。



大马华人网站

jyeengo 05/0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