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编选文章
02览:130 读诗偶得(23) 作者:闻达星
主题:读诗偶得(23)
作者:闻达星 11:51am 04/02/2005

甲申年杪,友人寄来贺年片,卡片上抄录一首七言绝句,看后浮想联翩,遂成此文。乙酉在望,谈‘鸡’肯定政治正确。

唐·崔道融《鸡》:

买得晨鸡共鸡语,常时不用等闲鸣;
深山月黑风雨夜,欲近晓天啼一声。

首联如果按白话翻译很简单:买了一只公鸡对它说话,有事没事听它啼叫——未免失之蹇拙;其实作者是用了‘鸡窗’的典故,他把士大夫读书求学问的态度隐在对晨鸡的描写里。

鸡窗,典出《艺文类聚·卷九十一》引南朝宋刘义庆《幽明录》,大意是讲,晋朝时的宋处宗曾经买了一只长鸣鸡,非常宝爱,就经常把鸡笼放在自己的窗前。不料这只长鸣鸡居然会说人话,镇日和宋处宗清谈,而且语言十分优美有理趣,宋处宗的言谈水平也由此提高了许多。

相对于古人虚心学习、不耻下问,今天的人狂妄了——以宇宙主宰自居,已经不大向大自然学习;‘有禽其心,有兽其力’听来空泛。鸡从司晨家禽沦落为仅供口腹之欲的满足。禽流感横行时,为了人类自身的安全,大量用二氧化碳屠杀鸡只使我想起奥斯威辛集中营。或许H5N1病毒是开启人类智慧的另一把钥匙……。

言归正传,自宋处宗,后人遂以“谈鸡”、“鸡谈(谭)”、“窗中碧鸡”来形容畅谈、清谈,如钱起《秋夜作》:“窗中问谈鸡,长夜何时旦。”卢照邻《南阳公集序》:“是使名流俱至,免翰阗门;爱客相寻,鸡谈满席。”罗隐《寄征士员外》:“窗晓鸡谭倦,庭秋蝶梦阑。”有时则可用“鸡窗”来表示书斋。

又,罗隐《题袁张逸人所居》:

蒲梢猎猎燕差差,数里溪光日落时。
芳树文君机上锦,远山孙寿镜中眉。
鸡窗夜静开书卷,鱼槛春深展钓丝。
若使浮名拘绊得,世间何处有男儿?

他说落日余辉、红颜知己、举案齐眉、鸡窗展书读、鱼槛春钓,这些个儿女私情、小资情趣都是男儿应该享受的人生。换作今日,可能还要飞车去抢购288大元的DV相机,把这一切都录下来更过瘾;末一句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是被名利所困,不敢仗义执言,只会阿谀奉承,个个都成了无LP的太监,怎么顶天立地?就没有真正意义的男儿了。

当年北宋词豪迈,南宋词旖旎,词评曾有‘南风北渐,雌了男儿’之说。

罗隐的‘世间何处有男儿?’配崔道融的尾联‘深山月黑风雨夜,欲近晓天啼一声’就很好懂:在无尽深夜晦明难辨时,惟待报晓鸡啼叫一声,人们才可知道:黑暗即将过去,早晨已经来临了。

古人尊鸡为德禽,有文、武、勇、仁、信五德。不过唐人韩偓却不作这样想,他观察斗鸡(唐代斗鸡之风甚盛),却说斗鸡是忘恩负义、残害同类的家伙:

何曾解报稻粱恩?金距花冠气遏云。
白日枭鸣无意间,惟将芥羽害同群。

斗鸡从不念旧,不曾报答一饭之恩,却认为主人有今天的光景,全是靠它好勇斗狠打拚出来;它说一切得来不容易,万不可当成‘理所当然’。金踞是指鸡的后爪装上刀之类的武器,好让它在格斗时置对手于死地,而雄鸡头顶上的花冠,让人们误以为它就是君子,那种气焰几乎要高达天际了。白日无事到处叫嚣,靠着一身的芥羽(《左传》孔颖达疏曰:“介,甲也,为鸡著甲。”),到处邀同类,有什么看不爽的,大家下场比划比划……。

其实写的和诠释的都是人,干鸡大哥什么关系?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04/02/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