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编选文章
03览:106 星期天评头踩足-30/1/05 作者:闻达星
主题:星期天评头踩足-30/1/05
作者:闻达星 11:09am 31/01/2005

回应: 早报选读:王嬿青—冬天与夏天的对话 作者: 闻达星 11:08am 31/01/2005

[1]
‘华山论剑情意结’是‘度’的另一个好教材。如果‘论剑’可以在山顶、山腰、山脚,那么管你在什么山,用的是宝剑、木剑、树枝甚或以指代剑的‘剑气’,比划出来决不可自称‘天下第一剑’。背负‘第一剑’的虚名,就是情意结的具体表现。

人家下天山还需要七剑咧!对付火云邪神这样的高手,偶尔还要双剑合璧、万佛朝宗……退一万步说,孟尝君也需要鸡鸣狗盗之徒。

[2]
小女人王嬿青在冬晨的淮海路,啜着热饮等待来自夏天《众议院》的连线,那种踌躇满志,仿佛已取得‘天下第一剑’--担心失望会更大。‘心’的虚幻力量是很大的;天台智顗禅师把‘心’作了六种比喻:知心及物如梦,如幻,如焰,如化,如镜中像,如虚空。

[3]
公孙笑在《布什就职演说的搞笑版本--都是电脑译的错》得出结论:

“相对而言,咱们的‘匈牙利鬼’比起美国的‘5月上帝’,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我觉得缺乏内在的逻辑;洋人不懂中文是必然,会中文才是偶然。美国佬不懂/谙中文和华人不懂祖宗的语文怎可相提并论?

电脑翻译软件还在初步阶段,不信你输入‘pap’让它翻译,它会用中文告诉你,是个‘乳头’。

[4]
小布什不懂他祖宗的语文才是真正的笑话:

“Our enemies are innovative and resourceful. So are we. They never stop thinking about new ways to harm our country and our people and neither do we.”(我们的敌人不断创新和很有办法,我们也是。我们的敌人从没停止找出新办法来伤害我们的国家和人民,我们也是。)

neither在否定语句时,其作用和either(也)是一样的。

[5]
庄油条的《旧路名的五个联想》有一句很重要:“新加坡在殖民地时代便开始有华文路名”,读来很具反讽。自去年八月新总理上台后,许多冠冕堂皇的语文课题,听得我们耳朵都生老茧了,结果国家文物局前天推出的‘新加坡河历史漫走路线’这个新事物,在长达6公里的8个看板上,还是英文‘独沽一味’,华文报不当一回事‘如实’报道。最高层的上情连‘中达’都不可以,有人把头转向另一边,有人阳奉阴违,还不如回到殖民地时代。

八个看板除了鱼尾狮公园和驳船码头两个景点之外,其余都是对殖民者的怀念,为什么在对待华文说明和路标方面不学学殖民者呢?

[6]
蔡老大的《深呼吸》用了一个典,他说:

“(在泰国)类似或更具巧思的创意广告大把,让人在赞叹的同时,搞不清楚本地的创意能量在政策的大力配合之下,到底还在哪一座桥底等待张良。”

“在哪一座桥底等待张良”?亏蔡老大还曾是某名校的中文主任,对中文典故似乎不怎么在行。他把‘进履’和‘抱柱’两个故事搅浑了:

[进履]:《史记·留侯世家》载:秦末一老父,在下邳桥上故意将鞋子掉到桥下,命张良为他取鞋、穿鞋,张良见他年老,忍怒取鞋,跪着为他穿上。老父又经再三考验,将《太公兵法》传授给张良,使张良后来成为刘邦的军师。

[抱柱]《庄子·盗跖》:“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即桥底),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对不起,我不为他找台阶下。

[7]
中国舞狮的特色是把狮子的形象和动作高度艺术化,尤其是头部造型的脸谱化,艺术家把凶猛意义掏空,而赋予刚毅、憨厚的个性,广为民众所喜闻乐见。新加坡狮则是开倒车,把狮头还原一半,成为一个与动物园狮子一样比例的狮头,其结果就是一只迪斯尼Lion King式的卡通狮。

这个新加坡狮最重要是‘政治正确’,概念是吴前总理在2002年提出,由现任武总会长献给新总理的一个殷勤,只要‘他’记得‘他’,其他无需旁人置喙。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31/01/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