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01览:130 星期天评头踩足-23/1/05 作者:闻达星
主题:星期天评头踩足-23/1/05
作者:闻达星 12:36pm 24/01/2005

回应: 早报选读:蔡深江—感觉上的贫穷 作者: 闻达星 12:35pm 24/01/2005

哈里王子闹笑话了,笑话之大,足以让公孙笑写一篇《谁需要‘神奇保姆’》来赚吃。

作为第3号皇位继承人,哈里王子错在‘政治不正确’;然而身为年轻人,叛逆、犯错、做傻事本是正常。管他是不是含着银匙出世,最重要的是有人愿意出来鞭挞、教训这小子,那才是一个健全的社会。有一种社会,在众星拱照下,领导人永远英明神武、永不犯错,那才需要担心……

卡米拉的有翼卫生棉--查尔斯错在‘养不教’。他没把欧洲人对战争的深刻反思和切身之痛告诉自己的孩子:

19世纪末,欧陆因帝国主义为重新瓜分殖民地,争夺世界霸权而导致内战连连。在1899年第一次召开的海牙会议,会议宣称其主要目的是限制军备和保障和平,由于各怀鬼胎,最后未能达成任何协议。

经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各国迫切希望补充和发展海战与陆战的法规,于是第二次海牙会议(1907年)再度召开,并达致公约。内容包括白旗代表投降,参战者必须穿著军服,不得抢掠,不得虐待战俘,有责任保护文物等等。可惜的是,虽然经多方努力,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还是在欧洲爆发。

一战之后,1928年巴黎非战公约签署。公约表明:国际间的争执应以非武力的方式解决,反对以战争作为国家政策手段,这个精神后来也写入联合国宪章。美国近期在阿富汗、伊拉克的所作所为,就是严重违反这个近一个世纪前定下的协议,才会引起欧洲国家的强烈反弹。

国际红十字会1929年在日内瓦再度召集各国共商和平协议,获得大多数国家的正面反应,并加入不准使用毒气等条款。

1936-1939年西班牙内战是二战的前奏。当时对法西斯主义的崛起,西欧大国因怕了战争而采取绥靖政策(appeasement),姑息养奸,助纣为虐造成二战(1939-1945年)的恶果。

同样的道理,当赵薇穿上日本军旗拍些服装照时,年轻人很多认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其实是历史教育的彻底失败,他们不知道:
1、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
2、1931年九一八事变
3、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
4、1937年12月南京大屠杀

所以说,哈里王子的愚蠢不是‘感觉上’的,而是千真万确,报上都有得卖:
《独立报》:“一个极低劣品味的玩笑。”
《每日电讯报》:“划时代意义的愚蠢。”
《卫报》:“哈里王子似乎不太热衷于成为皇室成员,反而积极试演乡村呆瓜这个角色。”

如果不想说‘绝对’的话,至少也是‘相对 ’的愚蠢。

吴韦材的‘相对贫穷’,不就是上届大选民主党‘new poor’的概念吗?可是经‘吴友’蔡老大的巧笔,却变成‘感觉上的贫穷’,他俩说的是同一件事吗?

蔡老大说:“人民之所以会对‘贫穷’有深刻的体认,……是因为在建国后改善人民生活的进程中,也同时把人民的期待值提得很高。……类似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若要完全责怪孩子的不懂事,其实是很片面的挣扎。但问题总是要解决。”——才是整个‘感觉’的所在,不是‘真实’的,是因为‘宠坏’的缘故。蔡老大的‘感觉论’说明:
1、他已经脱离物质上‘捉襟见肘’的阶段很久了,精神上已经进入晋惠帝‘何不吃肉糜?’的境界。
2、他对执政党有宗教般的虔诚,对‘从来都不提起的事’都往好的一方面去想。

蔡老大说:“与其说新加坡人活在相对贫穷的状态,不如说是活在‘感觉的贫穷’之中。……明明是活得很舒适,却因为无法舍弃眼前的舒适(这可是自己奋斗得来的),而日益觉得生活担子重了,觉得政府不了解民情了,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辛苦了。生活变得紧张,却同时在追求更美好的过程中,失去了享受努力成果的心情。”——依蔡老大的‘心水清’逻辑,国人比较需要的可能是心理医生。

同样是谈国人的贫穷问题,周兆呈的《没有了理想主义的大旗》至少更具批判性。一个没有理想主义的国度,虽然最不想成为福利国,却自我成就最具反讽意味的福利国(不是感觉上的)。

2001年大选前夕,当时的李副总理宣布部长和超级公务员减薪10%,并推出经济援助配套共8大方案,据说最大获益者是老人、失业者和中小企业。2002年4月以尚达曼为首的经济检讨委员会税务小组的‘7大建议、3大税务调整’的改革建议,最大获益者也是老人、失业者和中小企业。
2003年8月,当时的李副总理再提出10.27亿新元的援助配套协助‘国人、商家’共度难关。2004年8月新总理上任又再旧事重提,要和国人同甘共苦、共创未来。到了2005年再次推出新‘计划包括由政府初步拨款五亿元,设立最终总额达十亿元的社区关怀基金(ComCare Fund),以资助社理会的社区援助计划;由人力部推行重新就业援助计划(REAP),以提供培训和就业辅导,协助失业者觅职;由国家发展部协助邻里组屋区商店改善经营或协助有意停业的店主;以及加速翻新组屋电梯,方便老年人出入等’,对象依旧是4年前的那些可怜虫,而且处境每况愈下,援助额比海啸难民更多,让人觉得挫折感满大的。

二三十年前本是勤劳、充满创意的人民,踏入廿一世纪后,竟成嗷嗷待哺、无法自理的‘丐帮’、‘伸手牌’,差点儿就要成为现政府的‘政治黑洞’;如果蔡老大还坚持是‘感觉’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黄浩威的《‘世界级艺术馆’能包容异己吗?》是篇完美的短文,几乎无懈可击,不必旁人去评头踩足,大家直接找原文来看就好了。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24/01/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