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01览:257 早报选读:董桥—苏珊.桑塔注疏 作者:闻达星
主题:早报选读:董桥—苏珊.桑塔注疏
作者:闻达星 2:25pm 21/01/2005

董桥—苏珊.桑塔注疏

苏珊.桑塔一九七二年写的那篇〈On Paul Goodman〉文字最明媚。她说他们见面谈话彼此都叫名,一个叫Paul,一个叫Susan,可是在她脑海,在跟别人谈起他的时候,Paul Goodman永远是连名带姓的Paul Goodman。我不认识苏珊.桑塔。六十年代在美国认识她的是我的同班同学殷允□。七十年代在英国学院也有两个朋友认识她,他们都说在他们的脑海,在跟别人谈起她的时候,Susan Sontag永远是连名带姓的Susan Sontag。

圣诞前几天传来她的噩耗,我不断想起我旅英时期的那位南非同学,《从前》书中〈伦敦七六冬天〉的那个摄影家。苏珊.桑塔的《On Photography》是他敬爱的经典,一九七八年他整装回国之际,我们几个朋友在一本新版《论摄影》扉页上签名给他送行。一九八三年他脑癌在辛巴威去世,才三十九岁。我的书架上那本Doris Lessing的《In Pursuit of the English》是一九八一年他寄给我的圣诞礼物,扉页上写两行漂亮的英文字:「追忆七六年冬天在伦敦谈论莱辛和桑塔」。

我读苏珊.桑塔的书读了三十年了,我读的向来是她悼念文化挑□文化过程中翩然衍生的那许多感应:"my evolving sensibility";那许多情趣:"the interestingness of the problems raised" 。事态在蜕变,观点在蜕变,旧日的激情在蜕变,眼前的领悟在蜕变,谦卑的弥补并不重要: "I disagree now with a portion of what I wrote, but it is not the sort of disagreement that makes feasible partial changes or revision" 。重要的是即时的交流带来即时的火花,火花匆匆熄灭了,她说她从来不想带领你去迦南,她只带领自己去迦南:"I was not trying to lead anyone into the Promised Land except myself" 。于是,一生写了那一文稿,算得上正正经经的评论的并不多:"I am aware that little of what is assembled in the book counts as criticism proper""。依题探幽,上下演绎,运笔往还于绳墨边缘的一串遐思,也许只能归纳为她略嫌浮华的"meta-criticism"文类。于是,我喜欢她的书像喜欢一个女人:忍受她的偏见撩起的龃龉,纵容她的水灵惹起的流言。我一边怀疑她的思想是不是左倾,一边庆幸她左得那么渊博,那么鸿蒙,那么让共产国家的御用写作班子显得那么亢奋,那么不雅,那么乏味!

苏珊.桑塔的〈Noteson "Camp"〉列出五十八条Camp的现象与徵兆。她真的那么campy吗?我问过伦敦那个认识她的朋友。她的人和她的书只是一个aesthetic phenomenon,朋友说:一、桑塔稚嫩而无稚气;二、桑塔怀旧是为了弃旧;三、桑塔崇尚艺术却也崇尚自然;四、桑塔思想不具性徵,文笔十足阴性;五、桑塔善于诱人而一生不为人所诱;六、桑塔是鱼竟不知鱼之乐;七、桑塔在历史肃穆的殿堂追求现代无性的高潮;八、桑塔相信生命毫无凭据,只有绉眉面对生命,生命才变得有凭有据;九、桑塔学术感应过密,人生反应过疏;十、One must have a heart of stone to read 《Illness as Metaphor》without laughing;十一、她不是Susan,不是Sontag,是Susan Sontag。——苹果日报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21/01/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