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8页
编选文章
02览:387 星期天评头踩足—9/1/05 作者:闻达星
主题:星期天评头踩足—9/1/05
作者:闻达星 4:12pm 10/01/2005

回应: 早报选读:庄永康—不建赌场该建什么 作者: 闻达星 4:11pm 10/01/2005

很喜欢庄永康那句:“有个请愿团体便说,(‘政府’要建赌馆)世界上没有所谓‘只怀一点孕’这回事……”——‘怀孕’这码子事只有‘有’或‘没有’,至于成不成胎,有时不得不要仰仗一点天意。

前几天在中天电视看到蔡康永与四位在南亚海啸前线报道的年轻记者对谈。他提到某个人类学理论认为:人对周遭人、事、物的感应能力其实停留在原始部落时代,仅能对身旁二三十个人有亲密的心灵感应,离开这个范围就无能为力了。这说明什么呢?当我们在客厅舒适的沙发上‘旁观别人的苦痛’时,真的会因‘通讯的发达缩小了悲伤的距离,放大了悲伤的力度’吗?很少人严肃检视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做为一个社会人,你之所以悲不悲伤,大多来自‘政治正确’、同侪的压力(peer pressure)或某种自求多福的原因。我承认少数‘特异功能’人士能‘感同身受’,其余不外乎自欺欺人。

我想起孟子‘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的说法,他老人家总共举了两个例子:
1、“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近距离。
2、“嫂溺不援,是豺狼也。”——近距离。

3、淳于髡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远距离。
孟子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近距离’援之以手;‘远距离’援之以道,孟子说:“你难道要我用手去救援天下的人吗?”

人类的所谓‘怜悯之心’其实是‘挂一漏万’、‘顾此失彼’的。国际海啸专家已经在15年前警告南亚可能发生灾难的危险,先进国家却坐视不理;和今天‘慷慨救灾’的捐款数目相比,或许设立一个预告系统还不及其十分之一。更令人吃惊的是,全球在过去50年来所创造的财富以戏剧性的倍数增加,不过不同族群的贫富鸿沟也跟着加深。何立慧(Hari Venkatesan)在晚报的专栏写道:

“小小的地球上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儿童因得不到营养而死亡、成千上万的人民因贫困或战祸而丧命。这些难道不也该得到我们的共鸣和支援吗?

或许是因为这次地震水灾,较集中地、较尖锐地突出了一场大灾难,使我们的注意力不得不被它吸引过去。而前面所提到的贫困、疫疾、营养不良者却散居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因而得不到我们的关怀。”

Constance Singam 在今日报的专栏写道:“过去一个星期来,我只觉得麻木、悲哀和无助。”他总共提了3个大哉问:
1、一个人要如何体会灾难所带来的震撼?
2、个人要如何去明了一个民族的无助感,或者亲眼目睹自己所爱被巨浪卷走的心头之痛?
3、个人如何去评估大自然的威力和灭绝性?

‘小女人’王嬿青说:“(昨天还在海浪边嬉戏)此情此景,历历在目,事隔一月,灰飞烟灭!……床头摆着我最喜爱的照片:老公抱着女儿在普吉岛的游艇前,顿时旖旎的大自然,碧海蓝天在呼之欲出的亲情和爱情前黯然失色……叫人醉心!”——你说她文笔不听使唤也好,词汇不足也好,总之就是体会不到那种悲恸。

社会的表象总是由意识形态来修饰、填补能指秩序的空缺、隐藏其非一致性。齐泽克告诉我们,意识形态其实是意识形态幻象。‘真实界’惟有在口误、梦、笔误时才显露自己的存在,没有人愿意公开坦诚与主流不一致;Constance Singam 感到麻木和无助透露了一点那方面的讯息,他之所以‘悲哀’是因为他‘相信我们住在地球村。我们必需戴上一个环球悲痛的面具和全球性感同身受的怜悯和重建的决心”——已进入政治正确的层次,看到没有?王嬿青的‘力有不逮’,也真实反映她的空洞;这里决无贬义,若要‘强说愁’那才是违心之言。

星爷的《月宫宝盒》里,至尊宝对紫霞说:“曾经有一段感情摆在我的眼前,但我不知道珍惜。现在想起来追悔莫及。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我—爱—你!如果非得要在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那当然是一派胡言,星爷是当成喜剧来演的。现在有人说,南亚海啸的’悲伤是必须注上有效期限的,否则悲伤将失去意义‘,那将是两个星期——哈哈哈哈!你以为人类的情感可以像电脑一样:Select All→Delete→Refresh 吗?要能做得到的话,首先你的‘悲伤’只不过是政治正确的‘悲伤’,而之后你的‘不悲伤’也是政治正确的‘不悲伤’,因为要过年喽,对不对呀?

李阿姐有关中国赈灾情况的随笔,让人发现中国人对政府赈灾的看法真是七嘴八舌:
1、首先是对捐赠的钱财物品是否真能到难民手中,充满怀疑。
2、有人写道,自己曾见到红十字会的救灾药品被卖到药店和个体诊所。
3、有人联想到豆腐渣工程和官员贪婪的嘴脸。
4、有人认为有人利用这次跨国界的灾难非法募捐。
5、有人的怀疑,认为所谓的“自动自发”是在大家受到压力的情况下形成的。
6、有人怀疑一些个人、地方急于显示“爱心”,是为了炫耀。有地方上说是年龄最大的捐助者90几岁,最小的8个月。
7、对于中国的救援,官方媒体多次以受灾国如何感激,中国形象如何伟大的角度进行报道,让人读了暗评中国有自夸宣传之嫌。

李阿姐说:“中国人对一场惨烈天灾的反应,引发了多种联想和解读,有的是因为过去的经验所导致的,有的则是因为处理方法上的粗糙所予人的印象。各种怀疑都有其原因。”而她个人的看法则是:

“我不排除一些人存有心机,借这次慈善行动达到种种个人目的的可能性。怀疑相对来说,是容易的,但是自己总是更愿意去相信人善良的一面,总是选择相信人们的真诚。这终究是件好事。”

加上李阿姐的看法,这里我们总共看到8种说法,姑不论正确与否,我们可以看到的是:那是一个热烈参与的公民社会,充满生气和热辣精彩。不像这里,只有主流的声音,其余销声匿迹。连个赌场的课题,庄永康还需要引述来自香港的嘲讽声音:

“有趣的是,岛国这事竟然也引起外地媒体的窃窃私语。被当地称为‘左报’的香港《文汇报》上个月有篇评论文章,数落新加坡。该文一方面讽喻政府的‘广泛征询民意’只是做做样子;另一方面则说,由于宗教团体反对而业者又在条规面前踌躇不已,政府是‘猪八戒照镜’,里外不是人。”

赌场课题‘政府无定论说’固然可笑,不过也不一定会建成,世事常常人算不如天算。这次的南亚大海啸把所谓的‘濒水生活方式和娱乐’(waterfront living and recreation)冷到冰窖里去了;所谓普吉岛或马尔代夫式的度假方式现在说出来,可能还要去漱口。况且从大海啸的破坏程度,拥有海岸线的国家接下来要认真检讨濒海的建筑管制条例,来自中国的赌神会发现置身云雾飘渺高原的许多好处;投资家在这个节骨眼上,看来要把计划书永远KIV算了。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10/01/2005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