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02览:189 早报选读:陆锦坤---- 期待公平正义伟人的出现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陆锦坤---- 期待公平正义伟人的出现
作者:费言 2:41pm 05/12/2004

回应: 每日一词:Politician 作者: 闻达星 2:31pm 04/12/2004

● 陆锦坤

  最近,《联合早报*言论》版上有几篇文章,都在讨论新加坡应该出现怎样的理想政府。大家的意思是,强势政府可以接受,但不要强人政府。

  以笔者所观察,人民行动党自创党以来就本着“三个坚持”让有才干,有品德及有理想的人脱颖而出为社会服务。第一坚持是“选贤与能”,选出从政者要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第二坚持是从政者本身必定要有廉洁与公正的品德,不官商勾结,公器私用。

  第三坚持,是从政者都必要有为国奋斗之意志及理想。也因如此,人民行动党才能经历多次的大选而迄立不败,继续组织政府,为民服务。

  第一代行动党政府领导者对国家贡献是巨大的,他们绝大多数是属于前述“三个坚持”之人物。但他们一生为国服务直到退出政坛的总收入,可能少于现时某些政联企业总裁的一年收入。

  在当时贫困的时代,人民都向往有好的政治人物出现,能为人民解决民生问题,甚至民权问题。第一代人民行动党的领导者的确不负众望,带领人民走上康庄大道,解决了大部分民生问题。这样的勤政爱民的政府当然得到人民全力支持,而渐渐的成为强势政府。

  一个强势政府是由具备强势领导之各政府组织,再加上人民支持的力量所形成。强势领导是须靠民主宪政的制度,包括推行公正,公平的选举制度,及有一群有使命感及有献身精神的人一起来推动建设,这群人也包括事务官亦即我们所谓的没有政党身份之公务员。

  强势政府必须在政务官亦即当选为内阁成员之从政者与事务官共同合作下才能形成一股进步的力量,并在人民支持下以高效率执行好的政策,以达至社会进步。

强人政府最终都付出代价

  强势政府是绝对遵守制度,严守三权分立的宪法精神。由于强势政府亦即在国会中拥有超过半数国会议席,因此能顺利通过一般议案,而不必浪费时间,当然效率高。但是当强势政府在国会中不只超过一半,甚至超过四分之三强之议席,则如政府要随时修改宪法条文以利其继续执政,有时也易如反掌。

  因此,权力之大,如使用不当,后患无穷。若我们视宪法是政府与人民之契约,那么当强势政府拥有超过四分之三强之议席,则这份契约之时效就落入强势政府领导者的政德与良知里,人民没有能力起制衡作用。

  如果一个政府在国会虽有超过一半以上议席,但执政党议员之主体性强,执政党内部意见发生分歧而无法有效整合,那么政府就必须以较长时间及力量去说服不同意见之执政党议员或反对党议员,这样的政府也就不算是强势政府。

  在进步的民主国家,不论执政党或反对党议员,一般而言,其自主性较强,故在国会议决时,不一定都遵守党的立场来投票。有些民主国家,如在大选中没有单一政党是能取得绝大多数席位,而必须与其他政党结盟,共同组织政府。

  一般上,这种联合政府难有强势作为,故也不算是强势政府。其实强势政府与政治强人所领导之政府,在本质上有所不同。

  政治强人领导是靠一个人长期累积的威望,利用其权威及行政权来挑选自己的班底,并部署及掌控政府的各组织以取得执行权力,并能以一言堂之指令,高效率的推动社会建设。

  若这强人是廉能者,当然有好的政绩。但自有人类历史的记载,这种强人领导最终不免有错失,而产生后遗症。从历史及经验中也告诉我们,要塑造一个政治强人,是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及冒极大与太多的风险。如中国近代历史上的政治强人毛泽东,及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等等,最终都有犯上巨大错误让其国家付出大代价。

  从人性权力贪婪的角度而言,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腐化,所以,权力必须给予制衡。当一个权力严重失衡的社会结构,如国会一党独大,而该党内之决策、执行、监督又未做到分权制衡,以至根本无发挥监督功能。如果又缺乏反对党制衡的话,历史告诉我们,在这样的政治环境里,具有强民意基础的政治强人,有时可能更会玩弄权术,使社会弊端丛生,而腐蚀国家辛辛苦苦多年来已建立起来的根基。

超出一般常理的伟大行为

  在新加坡,由于执政党长期执政,又是个好政府,故渐渐的有时难免有自负的心态,而造成政府所说,所做之决定永远是对的。最终使得人民有时不得不在无奈与妥协中生活,尤其是选举游戏规则之规定与改变不只让反对党不满,也让一些人民反感。

  人民觉得,既然被公认为好政府又一定能赢得大选执政,又为何还如此怕输?其实,这样做法反而不只失去风度,也让人觉得好似有损诚信。

  虽然在许多情况下,世界上任何执政党都会或多或少利用其执政的资源优势及动用行政资源来吸引选票,不过一般上手法都较含蓄,否则成熟的选民会以“正义与公平”之前提来加以拒绝。

  现时我国之政治环境是处于非常特殊的情况,我们的政府不只是强势政府,简直是超级强势政府。政府不只能轻而易举的通过任何法案,也可以不费力的修改宪法。

  目前,在国会推动通过法案基本上大都只是形式罢了。换言之,我们国会立法效率可以说是世界上所有国家数一数二高效率。至今,大部分人民没有异议也没有不放心。

  但是问题是:在往后十年二十年,从政者的素质是否还能拥有原先的“三个坚持”之人品。若这特殊的政治环境,反而更进一步被利用来培育出一,二位强人政治人物,而又不幸的是品德不良之强人,那么整个国家将成为什么样子?况且,现时我国之政局与人民素质,的确没有必要有政治强人领导,只要强势领导便足够了。

  如果说世界上没有执政党有义务去培育反对党,甚至说世界上没有执政党不去压制反对党,就如世界上没有父母亲不将自己的遗产留给自己儿女,一样是属于常理。

  那么看看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二,身价429亿美元的美国“华尔街股神”华伦*巴菲特(Warren Buffelt)订下的遗嘱,是将他的遗产交到巴菲特家族基金会以从事慈善用途,而他们所生之三个子女一毛钱都拿不到。这样的胸怀,是多么的令人感动与敬佩!

  巴菲特认为,将遗产回馈社会只是伸张“公平与正义”的行为。又如美国国父华盛顿,拒绝连任总统,而选择回归故里,都是以社会与国家之长期利益,做出前瞻性的优良决定。

  换言之,这些伟人本着国家的长期利益及社会之公平与正义,而能做出超出一般常理的行为,我们是否也可以盼望我国也有政治领袖能如巴菲特与华盛顿一样,以国家永续存在与繁荣及社会公平与公正为前提,而做出超一般政党之自私思维,勇敢的创造权力制衡的环境?

  近50年来的历史,清楚的说明只有在一个民主自由开放的社会,才能使政治人物与人民去学习如何具备有政治文化的反思力量。也只有这样的社会才能避免绝对的权力,绝对地腐化的局势。

*作者是本地商人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5/12/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