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02览:209 早报选读:伍碧虹—保留各自语言文化,同时培养国家认同感 作者:闻达星
主题:早报选读:伍碧虹—保留各自语言文化,同时培养国家认同感
作者:闻达星 09:34am 03/12/2004

回应: 巴别塔倒塌之后 作者: 闻达星 6:07pm 02/12/2004

保留各自语言文化
  同时培养国家认同感

--------------------------------------------------------------------------------

  谨回应《联合早报·言论》版于12月2日刊登的吴俊刚专栏《我是新加坡华人,有问题吗?》:

  我非常同意吴先生的观点,即我们的不同种族文化,可使我们的多元种族社会更有特色。我们也应该视自己为新加坡华人、新加坡马来人或者新加坡印度人。

  事实上,这正是我在国会里提出的看法。我们应该重视和保留不同种族的文化和遗产,但也应该同时通过母语课程,培养对国家的认同感。

  我因此也在国会提出,我们的华人作家,应该创作更多华文文学作品。

  我在国会里说:“我们应该利用每一个机会,包括母语课程,灌输国人对国家的认同感。在教导不同的母语时,我们应该朝着重本地课题和共同经验方面努力。我们也应该支持华人知识分子的文学创作。

  “我认为,一个衡量改革是否成功的准绳,是我们的书店里是否有更多由我们的华人作家写作的华文书,和有越来越多的新加坡人阅读这些创作。这些书不但应该有我们熟悉的本地课题和背景,也应该用新加坡特殊的习语,来表达新加坡作家的感想和思想。”

  吴先生在文中提到瑞士。我在国会发言时,也以瑞士为例子,指出不同的语言可以在那里共存并享有同等地位。不过,我也警告,虽然这是我们的理想,在新加坡,我们不能把这样的情形视为理所当然。我们在强调母语的时候必须保持敏感。

  我也在国会里说:“在新加坡,我们在原则上公平对待所有语言的做法,在实行时却不能视为理所当然,尤其是当教育部的报告书,主张让人们有更多机会,在课程内和课程外有更多使用华文的机会。我们必须注意这对非新加坡华人非蓄意的间接影响。我们应该从我们大力推行‘讲华语运动’的经验中得到启示。虽然我们只是鼓励新加坡华人多讲华语,这不但加深了少数种族不安的感觉,也加强了不同种族新加坡人的种族意识。”

  我也指出:“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华文或者母语,只是我们必须保持敏感,在适当的情况下才使用,也要意识到我们是生活在一个多元种族社会。”

  我也要借这个机会澄清,我并没有说强调母语可能导致我国成为一个“分化的社会”。很不幸的,我的意见被媒体误解了。

  相反的,我认为学习华文应该得到支持。我以前在马来西亚的学校没有机会学习华文,因为教学用语是马来文。不过,我在家里说福建话。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41岁,还在学习华文。可惜我在小时候没有这样的机会。

  对于我的华文文化和遗产,我感到非常骄傲。

  但我更以身为新加坡人而骄傲。

  新加坡是个独特的多元种族国家,有许多值得我们奋斗和牺牲的理想。

  在我的国会演讲里,我引述了政治元老拉惹勒南,在新加坡仍然是马来亚的一部分,还不是一个独立国家时所写的两篇文章。新加坡的信约便是由他所写的。

  在他于1960年所写的文章里,拉惹勒南注意到“在马来亚的大部分人,对他们的族群文化更有归属感。一个华人、马来人或者印度人会对自己的族群文化感到激动,对马来亚文化却没有同样的感觉。我想部分原因是我们还没有培养出一种深厚的国家意识或者认同感。”

  那是1960年。

  44年后,特别是在我们取得独立后,我们应该已经培养出更强烈的国家意识。

  然而,这次的辩论显示,因为语文和文化息息相关,当我们谈到语文问题时,依然带有强烈的情感。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不过,我相信,在我们保存各自的文化时,我们应该致力于建立一种能够引起我们更大共鸣的国家认同感——因为这是属于我们新加坡人的独特认同感。

淡滨尼集选区国会议员
伍碧虹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03/12/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