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01览:237 早报选读:梁耀祖----- 学语文不需要什么“正当理由”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梁耀祖----- 学语文不需要什么“正当理由”
作者:费言 11:59am 01/12/2004

回应: 早报新闻:“双语不易、单语不行” 作者: 费言 2:34pm 25/11/2004

● 梁耀祖

  跟在英语环境浸濡的新加坡人不同,我的母语是广东话,但是书写的文字大致上跟官方的华文差不多。初来到新加坡读中三,坦白说我的英语只达到一般小六学生的程度,因此跟同班同学的抱怨刚好相反。

  我总觉得英语难学,高级华文课是最轻松的课。有幸我在小学阶段努力学了三年“普通话”(华语),会话不成问题,书写更加不用说了,华文考试的前一天压根儿就是“假期”,这个畸形现象往往令同学恨的牙痒痒的。

  可是上英文课我便判若两人,仿佛如临大敌一样。请不要误会,学校的英语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即使我的作文就像家庭里的脏衣服,每天清洗“污迹”还是挥之不去,但是老师从来没有放弃我,她鼓励我利用假期的时间写英文日记,然后给她批改。

  还有一次,老师举行了一个串字(spelling)测验,我竟奇迹地拿下全班最高分,她当众赞扬我每天放学后努力耕耘的事实,借此警戒其他自以为英语能力高的同学,不要因为自己的既得优势便对英语掉以轻心。我一边听着她的一番话,一边抓紧书桌下的一本笔记本,一本记录了5000多个英语词汇和解释的笔记本。

  我就读的传统英校,没有人会公开抱怨英文难学。英文在新加坡是强势语文,外国学生心里有数,不敢公开诉苦,否则更加抬不起头见人。因为避也避不开,大多数只好硬着头皮,不敢出声,逆流而上。会考的英文书籍,里头全写满了华语解释,乃不足为外人道也。

  即使学好英语的漫长过程充满历炼,我从来没有说过"I hate English"(我痛恨英语),纵然付出的努力与考试收获有时候不成正比例,可是我慢慢意识到掌握英语让自己走进了前所未有的学术殿堂。

  从第一本小说Kane and Abel(作者为Jeffrey Archer),到迪更斯(Charles Dickens)的《双城记》(A Tale of Two Cities),到现在的《经济学家》(The Economist),《财富》(Fortune)杂志等,不知不觉地发现我原来可以在两种语言之间穿梭往来。读过一本英文书籍,我可以即时用中文跟朋友谈论,反之亦然。

  我不敢妄言自己达到把两种语言融会贯通的境界,但是可以告诉你,高度掌握双语是非常奇妙的体验。

  高中时代,开始深入接触新诗,课上第一次听到“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郑愁予《错误》),“情人的血特别红,特别红,特别红,当情人与情人(当你和我)氧化成凤”(余光中《情人的血特别红》)等名句,心灵的震撼不比朗读《荒原》(The Wasteland, T. S. Eliot著)的一刻为低。小小的方块字,竟然可以表达这么委婉深邃的信息,真的感受到我能驾驭华文是多么幸福的事。

战略战术可以导致失败

  华文是一种漂亮的语文,也许乃老生常谈。但说也奇怪,笔者在外地认识的日本人、韩国人,甚至白皮肤,不折不扣的西方人,其中学汉语的,动机往往就是仰慕文字本身的魅力。其实在日本和韩国的大学,上汉语课根本就是一种时尚。

  京都大学的初级汉语教科书名为《我是猫》。那边的朋友非常热心地讲解课程的内容,即使他们对汉语所知有限,不过书本上布满蝇头小字,还是让我肃然起敬。

  两年前在欧洲的火车上,笔者偶遇一对瑞典夫妇,寒暄几句后,他们竟说出一口流利的京片子!原来他们曾经被派往北京,为奥运禁药委员会办事,两人利用工余时间学习汉语,即使现在已经离开中国,还是定期上汉语课。我问他们为什么那么坚持学一种异国语言,他们的回答简单而干脆:"It's just a beautiful language, that's all."

  学一种语文,其实压根儿不需要任何正当的理由。近年中国的经济起飞,这是有目共睹又逃不过的事实,走到报摊一看,林林总总的时事杂志,封面上找不到“中国”两字的例子恐怕不多,而里面文章的内容大致上都是无数跨国企业在神州大地找到了盈利增长的泉源,数以千万的投资将继续涌入中国。既然中国的崛起明显得近乎露骨,那么总理提出的“正当理由”,便有多此一举之嫌。

  但是政策的正当性并不是达成目标的充分条件。即使是出师有名的所谓义军,战略或者战术层面的失误可以导致失败,三国时代的刘备军,他们的抗争不是合乎皇位世袭的儒家思想正当性吗?可是后来就算诸葛亮“鞠躬尽瘁”,汉室还是无法复兴。

尝试抱唯美眼光看华文

  从比较贴近现代的例子来看,以前政府鼓励国人去读工程,“正当”的理由也是对经济有利,可是我国出产了不少工程师,其中又有几人成为著名世界级的工程师呢?

  理由的正当性固然会影响人们的行为决定,可是结果的高低却是两码子的事。你问一问每个专业的翘楚,认知他们选择这门行业的动机,我敢打赌他们的理由并不是他的行业最赚钱,而是最热爱自己干的事,觉得工作可以让社会变得更美好。名成利就固然是 实现理想的证明,但充其量只是副产品而已。

  从笔者个人层面审视,我对于华文的热忱,只是出于一种对这优雅文字的仰慕和承担。很多朋友非常奇怪,觉得既然我的英文程度不俗,为什么不索性以英语把文章写出来,让文章接触更广泛的读者群体,我笑而不答。

  其实我要用笔的威力来证明,只要是素质高的文章,一定会有读者赏识。哪怕是多依赖英语的本地读者群体,我深信只要继续撰写,漂亮的辞藻和深刻独到的分析终有一天会为华文这弱势语文带来转机。那是微笑背后的坚持,笔锋背后的承担。

  有人曾经说过,美丽无所谓过与不过,生活在世界上,每个人都愿不断地追求美,极限是不存在的。审视人如是,审视语言也如是,那么我们也许放下正当的理由,尝试抱着一种唯美的眼光去体验华语的存在价值,可能会发掘到新生的学习动机。

  推广语言像推广商品一样,只强调功能是上世纪的宣传方式,必须提升人们的心灵享受,才能提升价格和需求。如果有一天,操流利双语的人被人投以拥有一辆Porsche跑车的目光,大家自然会蜂拥去学华语,哪管什么理由正当不正当呢?

* 作者是本地法定机构奖学金得主,英国剑桥大学经济系荣誉学士;美国耶鲁大学国际与发展经济硕士班应届毕业生,目前是一名房地产规划师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1/12/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