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01览:317 别把青蛙煮熟 ● 蔡深江 作者:冬冬
主题:别把青蛙煮熟 ● 蔡深江
作者:冬冬 10:09pm 29/11/2004

别把青蛙煮熟

--------------------------------------------------------------------------------

● 蔡深江

  该不该敞开双臂迎接赌场的设立,我并没有强烈的选边答案,因为建与不建,都是理由。也许对一些人来说,没有强烈表达反对意见,就算是苟同,但我更关注的是眼下似乎正悄悄进行的“软推销工程”。

  以“冷水煮青蛙”的比喻描述赌场议题的发酵,应该是贴切的。对这个不是没有人提过的建赌场建议,过去政府是坚决反对的,甚至是持一种想都别想的态度,因为早一辈的人靠毅力、远见和准确判断力建国,不希望赌博这种“坏事”破坏了胼手胝足的纯朴信念。但是,自时任贸工部长的杨荣文准将在3月12日国会辩论贸工部财政预算时,透露政府可能考虑在南部岛屿开设赌场,外界就认定决策者对此课题已心里有数。

  到今天,讨论的焦点已“顺利”朝“怎样的模式最适合”发展,“摆脱”了要不要建的纠缠,这是令人警觉的。特别是媒体受邀到巴哈马群岛实地见识的,是贸工部长林勋强建议如果要建赌场,应是参考对象的赌场模式,更顺水推舟把赌场的可能概念给软性推销出去。接下来公众的讨论可能被导向“如何在巴哈马群岛的现有模式上提出改进”,青蛙早已无法意识到水温的策略性提高。

  政府采取开放姿态,一再表明还没有定案,欢迎各界讨论。但从过去言出必行的作风,一些人估计赌场迟早要建,只不过按程序必须进行与民协商的讨论,更重要的是要让“反对派”的声音尽早释放、消化。这样的揣测固然是对决策者的调侃,却说明了民间对政府的施政手法长期感到疲惫,表达出一种无论如何声音得不到重视的无奈。

  政府成员对建赌场课题持不同看法,可以算成是一种进步,因为过去执政党予人口径一致的印象,内部谈好的事,无论决策过程有多大的意见分歧,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永远是方向不二的共同团队。但是,赌场课题,人们看到的是有限量管制的各自表述,至少我的理解是内政部长黄根成代表了不倾向开设赌场的声音,因为他说,允许合法赌场需要付出社会代价,它会带来很多社会问题。

  国家发展部长马宝山提出中立意见,他认为开设赌场是重要和影响深远的课题,应该举行对话会听取大众的意见,让人们了解决策过程。至于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代部长兼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维文医生则发出不妨考虑的声音:“如果计划书令人满意,我们既能取得经济效益,又不牺牲社会价值观,我们才会进行这项计划。”

  新加坡政策研究院举办公开论坛,邀请国内外专家学者从各角度评析开设赌场的利弊,也让与会公众表达意见,是理性探讨问题的积极方式。建与不建赌场的人显然无法通过意见的交换说服对方,但重要的是,意见的表达至少能让站在不同利益观点的人了解不同的想法,一旦有了决定,决策者能在做或不做的同时,把失望一方的感受考虑在内。

  诚然,按“别在我家后院”的心理,反对建赌场的人会说,要赌到别的地方去,别把问题带到家门前,这不过是一种道德立场的等差。然而,这些坚决反对的人几乎不可能改变立场,因此,在概念形成的初期尽量让不同意见提出,未尝不是能量分段释散的谋略。

  要注意的是,万一把青蛙煮熟了,这块土地就少了该有的民间聒噪;这一注绝对是赌不过的。我们固然不能奢望以类似公投的方式让少数服从多数,但是,要如何处理人们的期望与失望,决策者必须有更完整细致的思路。

  近日读米奇·阿尔博姆(Mitch Albom)写的《在天堂遇到的五个人》(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谈的虽是看待生命的种种思索,但我认为,思考赌场的建与不建,可以同样借助作者触摸心灵的手法,学习感受别人所维护的意义。把书名改成《在赌场遇到的五个人》,或许能帮助我们理解,原来赌场的课题是这个社会必须整体承受的,正如自己的生命里一直有着别人的生命,而别人的故事与自己的故事会在无法预料的时空交集,类似巴哈马天堂岛的赌场的存在,或者不存在,不再是简单的一个利益或者道德的考量。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冬冬 29/11/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