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01览:266 早报选读:李慧敏-----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府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李慧敏-----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府
作者:费言 8:50pm 24/11/2004

● 李慧敏

  最近《联合早报*言论》版上刊载了几篇关于“强势政府”的讨论,基本上这些篇章的作者们所持的观点有三种:一、高度肯定强势政府的价值;二、质疑强势政府的必要性;三、综合以上两种论点,认为强势政府和强势民间有并存的可能性。

  这三种看法都有值得大家思考的方面,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到底怎样才算“强势政府”?这个“强势政府”有什么特点?人民在里头扮演什么角色?阅读了这些作者的篇章,发现似乎不同的作者对“强势政府”都有不同的理解。在没有划一概念前提底下,很难进行更有实质性的讨论,而更多时候是这种讨论就成为表面上是慷慨激昂但实际上却是毫无意义的骂战。

国家政体不等于国力

  在进一步讨论之前,先让我针对陈金顺其中一个篇章《新加坡永远需要强势政府》(10月7日)提出一些看法。首先,作者提到“印尼人民以民主运动推翻了强势的苏哈多政府,现在却明显感到后悔……希望印尼能再出现另一个类似苏哈多的强势政府。”

  第一,我不清楚作者对"强势政府"的定义是什么,但是如果拿苏哈多作为“强势政府”的例子,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说,强势政府就是威权政府(authoritarian government),也就是把统治权力集中在自己手里的那种政府?

  我的第二个疑问是:我不清楚作者所根据的资料是否具有代表性,也不知道文中“明显感到后悔”的印尼人指的是谁。但我们应该不会不知道在苏哈多统治印尼的32年里,这个“强势政府”让多少印尼华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成为沉默的一群。

  第三,在苏哈多“强势政府”的领导下的那个时代里,印尼有多少贪污腐败的现象,我们不是不知道的,而正是由于是威权政府的关系,正是由于那样的政府太过强势了,人民在这30多年里也只能忍受这个政府所做的一切事情。

  记得当菲律宾前总统马可斯政权被推翻后,菲律宾也历经了天灾人祸的动荡时期。那时候也有报道反映人民缅怀马可斯的时代,但是如果我们以为菲律宾人民怀念的是马可斯的强权统治,那么我们可要奇怪菲律宾人民为什么选择了目前作风和马可斯完全不同的总统领导他们?

  作者还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印尼人)要选择一个军事强人当他们的新总统?我倒想问的是:如果印尼人真的要军事强人来治理国家,为什么在总统选举中,身为“军事强人”的维兰托在第一轮选举中就落败,而且是败在一个非军人出身的女性美加华蒂手中?

  这个千岛之国所面对的问题很多、很复杂,未必是我们能想像的可以靠一个“军事强人”所能解决得了的。印尼人要的是生活的稳定,他们推翻了专制,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而他们更通过手上的那一票表达了他们对国家的希望,但这未必就是在默许新的领导人开历史的倒车回到“类似苏哈多政权”的威权统治当中。

  另外,在同一篇章里,作者还引用了中国古代的例子来说明“强势政府”的重要性。他说:弱势的中国,换来的却是强势的西方民主大国的群起围攻与奸淫掠夺。

  首先,这里的“强势”和“弱势”指的不应该是政府,而是国力,包含了军事作战能力、对外关系上的筹码等等,不能与国内政治制度混为一谈。而说到古代中国的政治制度,至上的皇帝将国家的资源集中在自己手中然后任意挥霍,这不正好说明那是一种“强势政府”吗?为什么对人民这么强势的政府在面对外敌的时候却又显得力不从心呢?

  此外,作者更指出台湾需要强势政府来稳定政局。请问,一个有台独倾向的“强势政府”,能使这个区域稳定吗?台湾在国际地位上相当尴尬,所以台湾在外交上所展现的姿态,我们很难说由于强势或是弱势政府造成的。

拥有“强势政府”的危险

  在六七十年代,也就是冷战其间,许多东亚、东南亚政府在治理国家时,采取的就是一种强者的姿态,社会由国家所支配,个人必须受制于群体。这是为了发展国家的缘故,也正因为如此,人民变得很渺小,许多人的利益也在这个过程中被牺牲掉了。

  虽然这换来了某些国家/地区(韩国、台湾、新加坡)经济的高速增长,然而我们不能就此认定拥有威权政府就是保证国家发展的真理。因为从印尼、菲律宾等一些也是由威权政府统治的国家里,我们看到的是权力、财富都集中在一个人手中,而人民却过着贫困的生活。

  所以我们能马上下定论认为政府强大就是好事吗?美国第38任总统福特说:一个能提供一切你所需要的强大的政府,也同时是一个拥有强大能力从你身上夺去一切的政府(A government big enough to give you everything you want is a government big enough to take from you everything you have)。

  多少年来,我们新加坡人被灌输着一个观念,就是我们的政府很能干,什么东西都会帮你安排照料好。因此,我们也变得很依赖权威,以为在上头领导我们的就一定是“人才”。可是,怎样才算人才呢?学历越高就是人才吗?

  冷战早已结束,我们来到了一个事事难以预料的时代里,政府已无法为人民决定什么事情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在自由竞争的市场里,没有人能够真正掌控股市的升降、油价的波动。当你无法很好的控制资金的流动,当跨国公司纷纷弃你而去,当失业率问题一直是你胸口的痛,当人民发现你背负着的强大的力量不足以兑现你的承诺,当人民开始发现你不是上帝,请问你还能够向你的人民展现一种强者姿态吗?

小政府,大自信

  我们把选票投给了执政者,就是说明我们把这个管辖的权力托付了给这个政府,让它代表人民处理国家的事务,包括就业的、安全的、外交上的。

  这不是强势或弱势的问题,而是责任问题,是胜任与否的问题。人民选择了它,自然因为它让我们觉得它是能干的。但我要再次强调:一个能干的政府不表示它就是一个拥有过剩权力的政府。

  接下来我想问的是:如果政府的权力太多,样样干涉,不敢或不愿将权力下放给人民,这是否说明这样的政府对人民没有信心?而对人民没有信心,又是否意味这个政府对自己不信任?其实,一个拥有大民间、小政府或“有限政府”(limited government) 的社会不一定表示政府就是无能软弱的。情况很可能是恰恰相反的。

  如前所述,我们处在一个事事难以预料的时代里,没有人拥有绝对的知识或智慧抓住这个时代的脉络,这个时代里已经没有一个既定的答案等着你去揭晓。

  换句话说,在这样连政治人物也没有办法把握方向的动荡时代里,我们还要指望一个英雄式的“强势政府”来带领我们走出埃及吗?现在我们要改变的不是环境,因为环境已经改变了,现在我们要改变的就是我们以为政府样样行、我们需要强大的政府为依靠的那种心态。

  这并非是在否定政府的作用,但是我们在期待一个有魄力、有效率的政府处理国家事务的同时,或许我们也应该希望政府的作用更隐性一些,让我们的公民社会更壮大一些。因为只有在一个容许百花齐放的环境里,我们才能够感觉到生气与活力,而国家能否持续发展下去靠的或许不是别的,而是这股能不断自我更新的、旺盛的生命力。

*作者从事媒体工作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4/11/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