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编选文章
03览:081 华文在新加坡的前途 作者:繁林
主题:华文在新加坡的前途
作者:繁林 10:01pm 22/11/2004

眼下的新加坡华人,有许多没把华文学好,这会是因为华文难学,还是另有其他原因如学习意愿使然吗?

犹记上世纪80年代中某一年,新加坡日本大使馆有回为属下日文班招生,结果公众人士反应无比热烈,馆外一大早便出现人潮,清一色是华人的他们,你推我挤,把大使馆的篱芭给挤倒了。

日文也者,与华文一样将汉字派上用场的语文也。有学日文经历的人们还都知道,日文文法清规戒律多,是一门外国人要学好谈何容易的语文。

但,上世纪80年代中的新加坡华人,通过拒绝让孩子上华校而为华教敲起了丧钟,冷遇华文的同时,他们群中,刮起了一阵日文热。

如此这般面对华文与日文冷热有别的当时的新加坡华人,他们中有人甚至数典忘祖,公然出口贬低华文,对华文表明不屑。

是这样的,那当时的新加坡学校,已规定华人学生都须把华文当第二语文、作为一个科目来学。这项规定,令少数华人家长怨声载道以对,他们置疑起学华文的必要性与明智性来,更不讳言“于心不忍”见孩子学华文。但如此这般视华文为毒蛇猛兽的他们,他们的孩子如果表态要学日文,他们相信会欣欣然以对的。

同样是使用汉字的两种语文华文与日文,新加坡华人竟曾经一冷一热以待,受到冷遇的,竟还是母语文华文。个中原因何在呢?
\;
这会是他们认定日本语文才好不优美,日本文化才值得他们深深向往使然吗? 基于这样的一个理由而爱上日文的新加坡华人,当然并非没有;但更多得多的,应是认定日文已如同英文,也如同豪宅与名贵车般,是种学会了能抬高一己身价的身分象征(Status Symbol)语文,因此而对它另眼相看的。

上世纪80年代中那当时,日本经济兴旺如日中天,来到新加坡的日本人,不管是来经商的还是来旅游的,个个珠光宝气,日文因此而被新加坡华人目为富人的镀金的语文。

但华文呢?在那当时,中国仍然贫穷,中国人的语文华文因此而毫不光鲜,被新加坡华人看不起,尽管这华文,也是他们的母语文呀。

物换星移,时移势变。日本虽然仍然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经济发展近10余年来停滞不前;如今令新加坡人刮目相看的,是改革开放20余年来起飞再起飞的中国经济。中国人开始富起来了!

新加坡华人其实并不讳言他们是因中国开始富起来而重视华文的事实。明而且显的事实是,在一些新加坡华人的心目中,华文已是种“身分象征”语文,学好它,好不光采的美事一桩也。

中国的经济受看好会腾飞再腾飞,中国人因此而普遍富起来之日可期。这一点意味着,新加坡华人普遍重视华文的那一天,已指日可待了。

当那一天终于到来时,届时的新加坡,以华文为媒介语文的学校也许还未复现,但会有许多华人成年人乐意在工余之暇,自动自发认真学习起华文来。

届时的新加坡,其中国大使馆如果开办华文班,相信不会出现人挤人挤倒篱巴的热烈场面。聪明的新加坡华人成年人相信会说:“华文也者,我当年上学时学过的语文也,我且生活在有一定华人文化氛围的华人社会,我进修华文,在家学,学好学精的条件具备矣,何劳舟车之劳到中国大使馆上课去。”

上世纪80年代的新加坡,有华人争先恐后学习日文,但日文最终并没有在该国扎下深根。日文也者,外国人不易学好的语文也。华文呢?

新加坡华人既然足不出户就有可能把华文给学好乃至学精,华文之于他们,就怕他们不肯学,他们如果因视华文为“身分象征”语文而群起积极主动学习它,华文在新加坡华人社会会重现当年(如该国独立前后那些年)的风光,绝对有可能的,尽管届时的新加坡学校,华文的教学仍然位居次要。


本文修改于: 10:03pm 22/11/2004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繁林 22/11/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