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编选文章
03览:032 星期天评头踩足—21/11/04 作者:闻达星
主题:星期天评头踩足—21/11/04
作者:闻达星 12:37pm 22/11/2004

回应: 早报选读:蔡深江—谁的过意不去 作者: 闻达星 12:35pm 22/11/2004

黄凯德说:“黄娜的丧礼到底收到了多少帛金,从街谈巷议的窃窃私诘,到平面媒体的穷追不舍,直至电视上话题性清谈节目不无‘公审’色彩的民意诉诸,仿佛已经从一种也许无伤大雅的好奇窥伺,变成了另一种暴力式的集体焦虑。……很多人都想做好人,很多人只懂得以金钱的方式去做好人,很多人只会跟着别人做好人的方式去做好人,原本应该是正义和怜悯的追求和流露,竟然只能以‘帛金’作为暂时性的注脚。孔子说‘乡愿,德之贼也’,应该也就是这个道理。”

仲尼说‘乡愿,德之贼也’,说乡愿是对道德的戕害,有点语焉不详。幸好孟子有较好的发挥:孟子曰:“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他说乡愿者之流,‘这种人,要指摘他,却又举不出什么大错误来;要责骂他,却也无可责骂的,他只是同流合污,为人好像忠诚老实,行为好像方正清洁,大家也都喜欢他,他自己也以为正确,但是与尧舜之道完全违背,所以说他是贼害道德的人’。但是民主社会似乎是以‘乡愿’为民意基础,孔孟‘亟亟凸显自己比别人正确’,会不会对于促进“不分彼此”毫无帮助?

读李阿姐的文章《房屋是怎样建起来的?》,我很想问文章是怎样写出来的?我实在不知道她要代表哪一类的乡愿:

“让我感到可惧的是公寓的旁边,也就是正在发生拆迁流血事件的平房对面,就是朝阳区政府。再走向前到神路街那边,等着动手干活逼迁的民工各自拿着铁铲,坐在政府大楼外面。我看到他们的脸上木无表情,心里一阵难受。这些民工,农村家乡里的土地不知道有没有被占用,是不是也遭遇逼迁的命运。而生活扭曲着他们拿着铁铲,木无表情地在等着。据说,喷雾后他们会进去一番厮杀,把人驱赶,有的被打伤,出来的时候同样也是流着鲜血。”

该不是鼓励‘械斗’吧?

庄永康的例子很好玩:1994年,伦敦东部有名小学女校长禁止学生观看一出由莎士比亚名剧《罗米欧与茱丽叶》改编的芭蕾舞剧,理由是该剧“公开宣扬异性恋爱观”。我相信女校长不一定是同性恋者,她不过冒天下之大不韙,做个反差很大的示范;在世俗社会里,禁止某剧指其‘公开宣扬同性恋爱观’,是狗咬人,不是新闻。反之,禁止某剧指其‘公开宣扬异性恋爱观’,则是‘矫枉过正’的人咬狗大新闻。

庄永康显然没有从自己的例子受益,他认为自己‘持平’的那一套还是比人高明的。他说:“少数权益争取者必须明白,他们争取的是平权,不是特权。亟亟凸显自己比别人正确,对于促进不分彼此毫无帮助。”所以还是要帮他改一下句子:

“乡愿争取者必须明白,他们应该确保平权,而不是特权。亟亟凸显自己比别人正确,对于促进不分彼此毫无帮助。”

蔡主任的自我批评是让人满意的。他说:“关于事件种种,其实怎么说都无法让全部人满意,因为大家根据各自的不同理解和难免的猜测,作出并不一定符合事实的判断。……经过黄娜事件的冲击,我相信这个社会再一次看到了“社会能量的释放”;有感人且难得的拥抱,也仍有学习改进之处。

他为读者描绘了脏乱的一面:

“由于媒体生态的特殊性质,在这些议题上媒体该如何扮演恰如其分的角色,诚然并不容易准确把握。肯定的是,必须要有公评,也要有自省。但这不是说,详尽报道和满足读者的知权有错。本地媒体在一些时候甚至是跑在官方之前,看到并提供必要的参考信息。然而,除了引导公众追知事态的发展,在报道尺度的拿捏,是过犹不及,是放大了某些枝节,还是渲染了猜疑的部分等等,应探讨未来可以更恰当处理的模式。不要忘记,内省力量是媒体的公信力的基础。”

有些人的洁癖发作了,他们认为我们的社会会因此而分化、没有共识、壁垒分明,“原本应该是正义和怜悯的追求和流露,竟然只能以‘帛金’作为暂时性的注脚。”

其实‘黄娜事件’之所以会呈现脏、乱的局面,我觉得是社会健康、面色红润的明证。主要是没有政治力的介入,对垒的各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也必不怕政治不正确,结果是媒体跑过头——流鼻涕了,也受到教训。反观尼诰大道惨案的‘主角’王耀标,由于政治力的介入,把他定调为‘舍身救人的工地英雄’,头顶着光环,后头就没得玩了。所以说:

有乡愿可说就直须说,莫待无乡愿可说时,到时八卦和渲染也来不及了。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22/11/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