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02览:056 早报选读:吴韦材-我要,我就是要 作者:闻达星
主题:早报选读:吴韦材-我要,我就是要
作者:闻达星 11:53am 20/11/2004

吴韦材-我要,我就是要

--------------------------------------------------------------------------------

● 吴韦材

  到香港头一件我要做的事就是搭电车,我太怀念电车了,那种在车上又摇又摆、抽抽撞撞的感觉小时是我最爱,当然我们也有过电车,只不过后来“进步”就没有了。但香港人不是这样想的,有些事物他们很早以前就知道应该保留,因为进步不一定就得把一切扫到干干净净。香港不只还有电车,而且是港币两元能多远就搭多远。也并非他们不会做生意,是他们明白社会上有些事物本来就不是生意而是有义务那么做的。港人当然不会因为电车某条路线亏本就马上收线,不不,社会是社会,社会不是一家企业公司,交通是人民的福利,人家明白什么叫做社会责任。

  除了电车我还要搭天星渡轮。因为我觉得假如能够珍惜一些回忆那么我的人生就能感觉丰盛些、结实些,甚至立体些。天星渡轮就是香港给我的立体回忆。30年前,我第一次在渡轮前方看着整片香港的霓虹灯闪烁地亮起来,之后也看过数不清的次数,30年后今天,我还是在渡轮前面看着整片香港的霓虹灯历经沧桑地亮起来。乖乖,这就是时空的魅力,就是体验的感动,也就是历史的感觉。假如一个地方里很多人都有同样的回忆并且能够保留住它们,那么该地方就能累积很多人的人生和历史。为什么那样很重要呢?因为所有不同时空里的大众回忆就是所有时空里的集体体验。因为香港就是如此在无限次的渡轮来往间逐渐长大的,因为苏丝黄的一头长发曾经飘荡过在维多利亚海湾的风里,噢?是的,感觉是绝对个人的,但你必须尊重它,就因为是所有的个人组成了社会,而且个个都是张开眼睛听着一切长大的人。我们都会记得一切。搞不好,是永远都会记住。关键是爽还是不爽,是要提还是不要提罢了。

  还有很多我要的。我要拼命地讲广东话。因为我从来就不觉得我说了广东话之后我的华语就会变得不够好。我觉得能够多用一种语言我的脑筋也许更会灵活些。噢,怎么啦,广东话不是语言吗?广东话就必得被定义为“方言”吗?而方言就一定等号于“土”和“不够格”,不够官气派,并且还能使人落后吗?哦,那香港人一定是愿意落后了,他们连开立法议会都讲广东话。大概是只要开任何议会都得用英语才够格,最好是学足英女皇的发音,飞哩菲咧地,大概如此才能显示对英国人创立立宪制度的永恒尊重。哈哈哈哈哈。屁。

  我要的,当然还有很多很多。但谁在乎我要什么呢。假如我一直都是处在人家给什么我就只好接受什么的状态,假如我对自己都没信心,连自己真正想要的都不敢承认,假如我觉得自己可以不介意被安逸但麻痹的生活所收买,那恐怕不必多久,连我自己都不再会知道我自己原本是要些什么了。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20/11/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