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6页
01览:047 早报选读:梁耀祖------ 文化资产何去何从?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梁耀祖------ 文化资产何去何从?
作者:费言 6:06pm 17/11/2004

● 梁耀祖

  20世纪的前半段乃霸权主义肆虐之时,武器的质素和多寡决定一个国家的强弱。踏入21世纪,国际舞台上的地位视乎经济的相对强弱,而许多分析家都认为文化的“软性力量(soft power)”将左右一个经济体系的兴衰,因此文化产业近年来越来越受到重视,已发展国家和地区以此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点项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成立了专案,系统地推动创意文化产业的概念。

  近年韩国流行文化大行其道,使其曾徘徊崩溃边缘的旅游业从沙斯(SARS)的谷低反弹,让韩国今年年底将创下550万海外游客人次的纪录,首号功臣非韩剧莫属。随着电视连续剧《蓝色生死恋》《冬季恋歌》《夏日香气》等在亚洲各地播放,挑动了无数观众的心弦,众多的游客前往韩国,为的就是亲自体会电视荧屏前刻骨铭心的感动。

文化资产的魅力

  文化产品的经济价值不容忽视,一部《冬季恋歌》为剧中的外景地点如江原道的春川、龙平滑雪场、南夷岛和汉城的闹市明洞带来无尽商机,而男女主角裴勇俊和崔智友也备受日本主要企业青睐,频频曝光拍广告,带来可观的收入。有人估算单是一部《冬季恋歌》就在日本创造了近四亿美元的商业价值。

  不要以为只是影像媒体可以发挥“软力量”,其他文化资产的魅力也不遑多让。比如说日本京都的金阁寺吸引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四季变幻莫测的瑰丽景色固然是卖点,可是对于那些喜爱文学的旅客,三岛由纪夫的小说《金阁寺》为这世界文化遗产添上了不少神秘色彩,促使现代的文化旅客络绎不绝地前往观赏。

  笔者前往风情万种的巴黎,除了体验弥漫街道每个角落的浪漫情怀,更急不可待把眼前的映像跟心中的文学想像结合起来。《钟楼驼侠Hunchback of Notre Dame》和《基督山恩仇记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中一幕幕扣人心弦的情节仿佛历历在目,那种心灵的充实并不单纯是“到此一游”那么肤浅,而是文化的吸引力作为头盘,事物的亲身体验乃是主菜,然后以现实与想像的结合为甜点,教人毕生难忘。

  即使一般人认为沉闷乏味的历史,只要动动脑筋,稍作包装,未尝不是另类的文化资产。韩国的京畿道旅游局专门针对那些在仁川国际机场等候的外国游客,推出了游览南北韩非武装地带板门店(Panmunjom, 又名inter-Korean Demilitarised Zone)的行程,既让旅客消磨等待的漫长时光,又可亲自体会大韩民族分隔超过半世纪的痛苦。国家的分裂是一件大家不愿多提的遗憾事,可是韩国竟大方地向外国人展示自己久未愈合的伤口,这开阔的胸怀已经超越追求商业利益的考量,而是深信文化真实的一面乃最能触动人心之处。

改变观念让软力量发挥作用

  根据以上的例子进行反思,撇开政治的因素不谈,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究竟有没有韩国的雅量,尝试以两国历史上的微妙关系作为旅游主题呢?很多人会对这个敏感话题嗤之以鼻,觉得上述的建议是荒谬的,因为这样做很可能触动两国经常绷紧的政治神经。

  这说法不无道理,问题是难道韩国没有面对如斯的问题吗?思想的突破在于理念的不断革新,毕竟15世纪前我们的祖先认为太阳乃银河系中心之说荒谬;19世纪认为人可以在天上翱翔的梦想家也会被当时的社会权威人士耻笑其无知。终日抱着前人订下来的观念为座右铭,排斥其他一切新思维,文化产业又何来进步呢?软力量从何处来呢?经济的动力怎样可以得到解放呢?

  近期兴建赌场的舆论闹得沸沸扬扬,支持与反对者都理直气壮,提出论点和数据为自己的立场注入强心针。根据新加坡报业控股市场策划与发展研究部一项全国性调查的结果,有53%的国人支持设赌场,反对者也有47%。考虑到调查结果的误差,两边可谓势均力敌。正如白士德在《你在看热闹吗?》(10月30日《联合早报。话廊》版)一文里提到,如果政府决定允许业者开设赌场,需要付出不小的政治代价。

  赌场风波可以说是政府对文化资产的表态。困难在于就算政府立刻采取弥补措施,并提出其他理由去试图缓解政治压力,我相信会使不少有志之士(包括笔者)感到惋惜。既然文化软力量已经成为在国际经济体系里争先的重要筹码,那么建赌场犹如对文化产业者一记当头棒喝,也可能牺牲一直以来辛苦经营的旅游形象。环顾全世界,除了拉斯维加斯之外,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旅游胜地都不是以赌场吸引力作重心,那我国建赌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呢?

赌场外汇收益是目标还是手段?

  其实最关键的议题,并不是以充满假设的统计模型运算出来的收益预测,而是赌场对于我国旅游形象的长远影响。政府应该澄清,他们站在什么立场去审视建赌场的提案,答案不是对或错的技术问题,而是提出对我国旅游口号“Uniquely Singapore”的重新诠译,这也是新的领导班子表现他们能够“知其所以然”的机会——究竟我们视赌场的外汇收益为目标还是手段?

  可是我国的精英大多精于效率性的管理,弱于人文知识及通才精神。连部长对赌场的初步提案,重点也只是赌场营业额必须占据度假村总营业额三成至五成。这反映规划已经沦为一种单从经济效益考虑的行为,忽视规划本身对社会生态环境和人的真正影响。

  这点可能就是整个赌场风波背后的悲哀。文化资产依赖源源不绝的创意,而创意本身是精而通,既要“精”的集中,也要博大,融汇贯“通”的能力。城市规划就是把不同的知识和元素精而通地处理,发展为一个文化和经济活动百花齐放的环境。

  经济的发展与文化资产的累积自古以来都是“两人三足”游戏,前者的猛冲只会让双方面都绊倒,不但事倍功半,甚至可能得不偿失。政府的下一部棋能否巩固我国的战略优势,大家拭目以待。

*作者是本地法定机构奖学金得主,英国剑桥大学经济系荣誉学士;美国耶鲁大学国际与发展经济硕士班应届毕业生,目前是一名房地产规划师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7/11/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