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4页
01览:119 早报选读:董桥------ 龙应台看海的日子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董桥------ 龙应台看海的日子
作者:费言 2:44pm 29/10/2004

● 董桥

  那天,龙应台发电邮说她搬进了香港大学给她安排的沙湾径寓所:“每天面对海,特别有写作情绪”,要我去看看她望海的楼台。很快,她传来了一篇很新的作品,题目叫《这是个不信任的年代》,还起了栏名叫《亲爱的安德烈》。她说台北《天下》杂志要她每期写一篇五千字的稿子,她想这样写些她旅居香港的所见所闻所思。那是她跟她儿子的通信,情怀壮阔,思绪明媚,西学阡陌中缀满松下智者的幽思,我读完转给报纸老总林平衡一阅。

  《天下》杂志是我成大同班同学殷允芃开办了几十年的著名刊物。我和允芃既是应台的师兄师姐,《亲爱的安德烈》专栏林老总又觉得应该每个月选个星期天全版刊登,我于是要求这位师妹让香港的师兄跟台北的师姐一起宠一宠她的安德烈。她答应了,《这是个不信任的年代》在香港见报。其实,龙应台不当台北市文化局长以来,笔下每一篇文章台北、香港、新加坡、吉隆坡、中国大陆和美国都争着刊登,有的同步,有的先后,有点像抢亲。

  她当官辛苦,经济挂帅的世代里凝眸烟波,凝眸处不平添许多新愁。前年年尾她步下庙堂,我反而释然:迪化老街参药行的老板又在破旧的檐下等她品茶,等她细说乱木孤城的血色斜阳,多好!去年年初,台湾沉入选举总统前夕的长夜,台北的天空闪烁着太多银纸剪成的假星星,我坐在民生东路旅馆里的阳台上等待黎明,担心的是亮起来的也许又是水银灯照射的假黎明。

  那时期,我师妹跟我聊过她的动向聊了好几次。三年局长的一叶扁舟再也摇不到她清梦里的外婆桥了,香港天上飞翔的老鹰起码还可以诱惑她随时抬头寻找一只又一只的惊喜。她很喜欢这里的老鹰:她真的来了这里的城市大学,满了合约她又真的接受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陈婉莹教授的邀请去当访问教授了。陈婉莹办这个中心越办越出色,我只瞧不惯中心名字里的那个“及”字:稳稳妥妥一个“与”字为什么不用?新闻和传媒没有主次之分,老人和海也没有,张爱玲译成《老人与海》才顺当,绝不会说《老人及海》!

  香港从来不懂得讲究中文,可是我倒劝了龙应台这几年不住台湾住香港。上星期我还劝她不要辜负她那座望海楼台,潜心多写文章,跟我分用报上的篇幅。她想了好几天。

  台湾国民党已经吊着历史的尿袋坐在院子里打盹;执政民进党一味吞服台独的春药遥望上海的背影自我泄欲;香港刚刚变成四九年十月之后头几年的大陆,章伯钧们还没有划成右派,少小的章诒和们满心相信往事可以如烟。这一刻,龙应台仿佛五十多年前流亡南下的读书人,香港仿佛亮着风灯的客栈:一壁炉火,半盏冷酒,一顿粗饭,一床久违的温暖,静夜里偶尔传来的几声咳嗽,撩起的也许是江南故人多病的惦挂;天亮后几个顽童喧闹的争吵,联想的也许是台北权力走廊上打碎酒杯的喟叹。终于,我师妹决定写一个《沙湾径25号》的专栏,每星期先写一篇,写惯了会写两篇:思考中的独白,山道上的启示,蓝海边的顿悟,讲堂里的叮咛,都写。 (传自香港)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9/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