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4页
编选文章
03览:340 星期天评头踩足—24/10/04 作者:闻达星
主题:星期天评头踩足—24/10/04
作者:闻达星 11:23am 25/10/2004

回应: 早报选读:庄永康-----打通文化的任督二脉 作者: 费言 2:05pm 24/10/2004

这期的主题是“无你是麦按怎?”(“不然你要怎样”—登不上外交舞台的闽南话))。“无你是麦按怎?”有个前提——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简单二分法来治理事物,必然得承受简单二分法的恶果;虽然美其名曰:Anticipate Change and Stay Relevant(预测改变、与时并进),实则一面破坏一面补纰漏,荦荦然现世报,无你是麦按怎!

菜鸟既是菜鸟,水准的落差很大。黄凯德以为他能驾驭‘希望’和‘欲望’这两个概念,并把它们敷衍成文,成果证实他不能。

公孙笑的《中华文史可以趣味盎然》说:

“翻开收藏了三十多年的中学华文课本:《中国文学史初步》、《唐宋诗词选》、《唐宋小说选》、《镜花缘》、《现代短篇小说选》、《北京人》和《现代独幕剧选》等,文字密密麻麻,内容深奥,望之生畏。记者当年对古文一知半解,深受背诵诗文之苦,印象中当时也没什么课外书,帮助消化。”

根本是违心之说,就为了制造一个‘昔不如今’的说法,是在‘卖’政策。当年拿到这些课本,虽然知道很难,不过内心有一种文化自豪感,有一种要读懂它的冲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种学习动力比单纯强调‘趣味’强上千倍。

李阿姐的水平也是每况愈下,她的《寻找到岛国的理由》根本是个不可能的任务,她连自己的理由:“如果不是家,我为什么要选择到这里来?” 都不相信,那么别人有千百个理由到这里来,她又怎么能确定呢?这也是简单二分法:人家不来,就得寻找理由,然后去迎合别人的心意。

儒家经典《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虽然最高目标是‘止于至善’,却不是从‘蠢动’开始,而从‘知止’开始,可见古人是辩证地看问题。从‘知止’到‘能得’要经过那么多的过程。不能知止而一昧蛮干;拼老命‘预测改变、与时并进’,是离开‘道’很远的。老子说:“知其雄,守其雌”,就是说:谁不知道某事物的好处,但是仍然要守住对立面,才最有可能享受甜美的果实。

周兆呈撂开要为读者传达点什么的文风,专心一志地谈《2046》的新加坡,在一片辱骂和赞誉声中谈王家卫的作品,果然不落窠臼,如清风徐来,让人耳目一新。

庄永康的《打通文化的任督二脉》,对《中华文选》的赞赏就是对公孙笑说法的最佳回应。华校生谁不记得文选的第一课:巴金的《繁星》—‘我爱月夜,我也爱繁星’;文言文的第一课:沈复的《儿时记趣》—‘余忆童稚时,能张目对日,明察秋毫,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庄永康说:

“文化,就像畅流人体全身的经枢脉络,不是其中一个acu-point(穴道)。正如金庸小说描述的,中了武林毒掌,解救的大师要打通流过这人腹背的两条主要经脉,叫任、督二脉,脉络通畅了,人才有救,绝对不能只往这人的某个穴道猛戳。”

把自己的根给切了、阉了;“现实的吊诡是,华文教育出来的人是失败的一群,以往的教材大概也没什么好提了。于是当我们发现语文不精时,乱点穴道,说华文很难,说教师呆板,说我们不是中港台所以半桶水即可。点中了哑穴,下一代当然讲不出话。”——无你是麦按怎?

‘跪着提意见’的蔡深江这回把文章写得极隐晦,要不是他把重点抽取出来,加大字体成为摘要,我还看走眼,以为又是左右手的游戏。蔡说:

“我们可以谴责田总急功近利,可以批评体育被物化,更可以指责决策者不重视栽培本地人才,但种种异议背后,应该意识到这就是新加坡争取成功的优先选项,也是决策者所认同的手段,而不单单是田总本身的问题。”

没错,整个就是那只‘无处不在、无处可见’的巨手在运作。好用的就是‘外来人才’,不好使的就是‘外来人渣’。把人家的孩子带来训练成材,不能和球星签球会(东家不打打西家)等同起来;连防止虐待动物协会都呼吁领养小宠物是一项终身事业,必须从一而终,更可况是人。不必多说,这正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无你是麦按怎?

林二姐认为‘双文化’人才,是当前最in的时尚词,是‘无处不在、无处可见’的巨手最完美勾勒和殷切期望,顺着这种简单二分法的思路,林二姐害怕‘双文化人才’将会是一种新的变种异体。她说:

“变种的异体,却有着一脉相承的共同点:都是决策者的产物,永远摆脱不了政治纠葛,存在或者灭亡、是茁壮是痉挛,从来由不得自己。……我更关注的倒是,斩断缰绳后脱缰突围的骏马,能不能找到足够的辽阔草原奔腾,或者一如既往,出师未捷、即在干枯的荒漠中枯萎。”

(损林二姐两句:林的例子是骏马,最后却是用‘枯萎’来形容那只马,修辞欠妥。)

林二姐这一招就是‘知其雄,守其雌’。所有知识分子不是不知道政策的好处,而是鲜少出来讨论坏处。赵高指鹿为马,取惟惟而舍谔谔(直言),‘惟惟’者难道不知道鹿不是马吗?也不尽然。不过他们懂得审时度势,掂量自己的利弊,美其名曰:为大局着想。此外也找出大堆自我开脱的理由,他们会说:反正鹿和马都是四条腿的吃草畜生。

懒惰思考,随便附和,罪名是同谋。威利的父亲说:“让独裁者有机可乘的人,要负上比独裁者本人更多的责任!虽然沉默的旁观者没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观其实与支持同罪。”

林二姐说:“在新的国际格局中,国家的主流精英体制和既定观念,有多大远识超越语言的狭隘视野,来吸纳和善用这些条件同样卓越的精英分子,而不是使苦心栽培成材的‘精英’,终是只能沦为‘华文’精英?如果新加坡引以为豪的精英体制,没能做好这最基本的准备,那么‘双文化人才’终究将又是同个时代特殊产物的变种异体,在政策下轰然诞生、黯然枯竭。”

连说了两次的‘枯萎、枯竭’,林二姐的焦虑可见。无你是麦按怎!



大马华人网站

闻达星 25/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