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54页
01览:324 早报选读:梁耀祖-----应该知其所以然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梁耀祖-----应该知其所以然
作者:费言 11:26am 23/10/2004

梁耀祖

  “所谓的名将是指那些懂得辨别该后退的时机和逃跑的方法的人,而只知道突进和战斗的猛兽只能成为猎师的助手。”

  最近笔者重读田中芳树原著,史诗式战争长篇小说《银河英雄传说》,再次碰上这发人深省的名言,细细琢磨后,感慨良多。把这句话放在新加坡的竞争背景上看,同样深具反思意味。

  成龙的新作《新警察故事》在香港卖座,片商在报章上刊登的广告大字标题写着:“香港的拼搏精神回来了!”今时今日还在强调积极向上,超越自我的“拼搏精神”,笔者不禁摇头叹息。

不能再“埋头苦干”

  拼搏精神诚然是工业时代的核心价值,但是随着1989年柏林围墙倒下,工业时代寿终正寝,资讯时代风光登场,今日的知识经济(knowledge economy),需要新的视野和新的经营策略。企业不能再“埋头苦干”,而要以思考鞭策自己不断破旧立新,用创意转化为市场渴求的产品和服务。例如以前生产的目标是预测数据模型的运算结果(build-to-forecast),米高。戴尔(Michael Dell)却一反固有的观念,将生产和订单的数量直接挂钩,也就是所谓的build-to-order,这革命性的转变把整个电脑市场的生态系统完全颠覆过来,因为价格、款式以及素质的选择权都从制造商转移到消费者的手中。那些曾经风光一时的电脑销售人员,突然如梦初醒,发觉自己的服务已经被淘汰了。

  以上的例子将来只会以倍数增长,令产品的边际利润有如昙花一现,随着时间过去而急剧减少。为了维持不断被竞争者蚕食的利润,企业除了要把事情作好(do the things right),更要做正确的事情(do the right things)。管理学者彼得。圣吉(Peter Senge)提出,在竞争激烈的全球化经济体系下,成功的企业必须成为学习型组织,学习的精髓不只是要“知其然”(know how),更要“知其所以然”(know why),反复挑战既定做事方式的合理性和应用性,用思考的燃料烘焙新知识,然后付诸实现革新带来的好处。

  也许读者会觉得奇怪,既然反复思考能使社会进步,更替自己带来巨大的金钱利益,那为什么绝大多数人都一直滞留在“知其然”的阶段呢?对于这个表面上的矛盾,《银河英雄传说》中有以下的阐述:书中的一名虚构人物鲁道夫大帝,人们总是以“邪恶的独裁者”来形容他,少年时代的主角杨威利听在耳里,心里很不是味儿──如果鲁道夫果真是万恶不赦的恶魔,为什么人们还会支持他、给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呢?毕竟独载者之名不是自己册封的。

  “鲁道夫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哪!人民只是敢怒而不敢言。”“人民为什么敢怒而不敢言呢?”“跟你说过啦,因为鲁道夫是个大坏蛋嘛!”

  这个答案无法说服杨威利的幼小心灵,倒是他的父亲的见解和一般人有点不同。父亲给儿子的回答是:“因为人民都好逸恶劳!”“好逸恶劳?”“这样说好了,一般人碰到问题时,都不愿靠自己的精力心思去解决,他们只期望超人或圣贤的出现,为他们承担所有的痛苦、困难和义务。鲁道夫就抓住人性的这个弱点,伺机而动,一举成名。你要好好记住:让独裁者有机可乘的人,要负上比独裁者本人更多的责任!虽然沉默的旁观者没有支持他,但沉默旁观其实与支持同罪。”

人才是企业最重要的竞争武器

  思想的停滞乃人类的惰性使然,这句话其实不无道理,人们依赖各个领域的权威人士替我们做分析,下决定。近几个月香港的“名嘴”(时事评论员)风波,反映所谓言论自由其实只是少数“名嘴”的私有财产,扩大他们自身利益的手段。

  想投资赚钱,大部分人只渴求得到内幕消息,然后大捞一笔,稍为谨慎的便找一个相熟的股票经纪提供“专业意见”。他们哪里知道,无数的学术研究指出就算是明星级的股票经纪,带来的利润其实比一只猴子胡乱选择股票投资的回报为低?

  正因为思想的批判性、活跃性和创造性乃是成败的关键,因此在今日的全球化知识经济体系里,“人”又重拾企业里最宝贵资产的地位。人不再是阿当。斯密(Adam Smith)描述的针线工厂里面埋头苦干的机器附属品,而是超越资本、设备、专利、土地等企业最重要的竞争武器,企业除了要追求市场占有率,资本生产力之外,也要不忘提升优秀人才的占有率与脑力的生产力。

  高盛投资银行(Goldman Sachs)名声极响的交易员马克。韦库民(Mark Winkelman)曾经说过以下一段话:“试想想,市场不是被我们垄断的,所以我们自身的优势从来就没有保证,况且我们和竞争者在同一幢大厦工作,使用性能相同的电脑,坐一样的飞机去公干,住在同一家饭店,更重要的是,我们服务同一群客户——因此除了人才,我们跟其他投资银行根本没有分别。我每天十次都如斯激励自己。”

  可见,企业要在竞争激烈的大环境里脱颖而出,网罗具有超卓才能和自发性的创意人为首要任务。这些触觉敏锐、自我意识强烈的新贵重视自由、自主和生活素质,喜爱接触不同的文化,尝试各种新奇的经验,把跟不同背景的人交朋友视为一大乐事。当然,把他们安置在同一个屋檐下只是开始,企业必须赋予他们适当的自由和资源,用各种方法激励他们用精力让事情发生(make things happen)。

  管理学越趋复杂,这是因为企业一方面要保持所有的雇员的目标一致,但是贡献最多的往往是重视个性、风格与工作条件的创意人才;这个潜在矛盾是每家企业必须面对的课题。

  当大家都在埋头拼搏,奋力完成学校的作业或者公司的报告时,可否放下笔,问一问眼前工作的存在价值呢?一味强调拼搏精神,只是工业时代的旧思维。只知道消灭面前敌人的勇将终有一天会被切断补给,被迫弃械投降而弄到身败名裂。我们必须把精力放在“知其所以然”,才能吸取教训,掌握形势,挣脱思想的枷锁,跨往名将的康庄大道。

  *作者是本地法定机构奖学金得主,英国剑桥大学经济系荣誉学士;美国耶鲁大学国际与发展经济硕士班应届毕业生,目前是一名房地产规划师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3/10/2004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